李家同:一切從基本做起

李家同
  人氣: 57
【字號】    
   標籤: tags:

我們曾經以腳踏實地的態度建設了國家,現在又面臨考驗,我們希望在科技和教育上有更好的表現,更應該勇敢地面對現實,打好基礎,才能有進步。打好基礎的工作不光鮮耀眼,但是如果全國上下,都肯從事這種不耀眼的工作,我們的科技一定會有很大的進步。

我們國家是一個很上進的國家,我們希望自己有很高的科技水準,有世界一流的大學,有世界一流的運動員。政府也的確推動了很多的計畫,希望能使世人對我們刮目相看。

就以科技來說吧!政府也的確努力了,我們隔一陣子就在尖端科技上投下大把銀子,奈米科技、生物科技等等令人肅然起敬的名詞,常常會出現在政府的預算裡面。

我們的計畫除了喜歡強調尖端以外,還一概要強調所謂的前瞻性,也就是說,我們必須往前看,我們的科技必須和世界上先進國家科技的腳步看齊,人家做什麼研究,我們一定也要做,如此,我們絕對不會落於人後。

但是,我們有時候忘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們之所以沒有太好的科技成就,並不是因為我們在尖端科技上下的功夫不夠,而是因為基礎科技不夠好。

就以奈米科技為例,講的是非常非常精密的技術,教授如要做這類研究,當然是一件好事,也非常值得。但是要落實這種科技,使它成為一種工業產品,而且能夠替國家賺很多錢,那就不容易了。因為我國在精密機械方面的技術落後得很厲害。我們不可能因為懂了奈米科技,而因此提高現有的精密機械的水準。事實正好相反,我們必須先有精密機械上的良好基礎,才可能再上一層樓進入奈米時代。

生物科技的問題也是如此,我絕對贊成有人來做此方面的研究,因為生物科技對人類的確非常重要,但是想要一個可以賺錢的生物科技工業,我們必須小心。因為生物科技如要落實,最後一定要靠化學工業。說得明白一點,我們必須要有自己設計製程的能力。我們雖然有很多的化工廠,但是要談自己設計製程,恐怕仍嫌太早。我們在這方面的基礎仍然不夠,不太可能擔負起這個重責的。

我們常常談第幾代行動電話的研究計畫,如果這是個純粹學術性的研究計畫,當然很有意義。如果真的想要有下一代完全國人自製的行動電話系統,就必須問一個基本問題:我們能設計射頻的類比線路嗎?到目前為止,我們仍不能。

如果要談奈米科技,我建議我們先將精密機械弄好;如果要談生物科技,我們一定要將化工技術弄好;如果要設最新的通訊技術,我們一定要先將類比線路設計技術搞好。

精密機械並不是基礎工業,這是一種尖端科技,要有精密機械工業,必須將基本的機械設計技術搞好,但是,又有誰肯出來提倡我們必須先打好基礎呢?

我一直非常擔心我們的國家不太喜歡做非常基本的東西,我們喜歡談非常耀眼的東西,每一所大學都將科系的名字前面加上「電子」、「資訊」、或者「生命科學」這類名詞,這樣做,儘管換湯不換藥,也能因此找到好學生。

可是尖端科技絕對要建築在基本科技之上,基本科技不夠好,尖端科技就不可能冒出來。我們看到先進國家講一些光鮮耀眼的新科技,必須非常小心,他們是先進國家,早已有了基礎,所以可以做這種非常先進而尖端的研究。我們盲目地跟進,常常做不出所以然。

也許我說的對一般人而言有些難懂,以運動員來做比喻,任何一個運動員要有好的表現,必須先要有好的體格;如果是骨瘦如柴的人,不論如何練習,都不可能搞出名堂來的。

我們國家的教育也有了不注意基本面的現象,就以英文教學而言,好多考上大學的同學常犯一些非常基本的文法錯誤,為什麼呢?我們不是有長達六年的英文教育嗎?難道整整六年,都不能使學生記住第三人稱、現在式和單數的情況之下,動詞應該加S嗎?六年下來,為什麼很多同學在have和has之間,不會做正確的選擇?為什麼明明應該用過去式的地方,卻用了現在式?

六年來,每一位同學都經過了無數次的英文考試,但是他們仍然犯這些錯誤。道理很簡單,我們的考試是不管這些基本文法的。我們的英文考試必須考得非常之難,非常之花俏,至於基本文法,大家相互不理,最後吃虧的是這些學生,他們開始寫論文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英文能力是完全不足以寫英文論文的。如果我們的老師一直注意學生的基本文法,大學生至少寫英文文章的時候,不至於會犯大錯。

有的時候,我們會發現國外有一些學者的研究表現非常突出,如果我們追根究柢,常常不難發現,這是因為他們在數理上的基礎打得非常好。我們再努力,也很難和他們競爭。

有好一陣子,非洲很多國家盛行建造大型的體育館和集會場所,這些都是獨裁國家,國家領導人需要利用這些場所來舉行各種大型的造勢活動,但是這種建設毫無意義。以前台灣都在國家的基本建設上大下功夫,我們將電力、電話和道路都一一推廣到鄉下,我們辦好小學和中學的教育,這些都屬於國家的基本建設,有了這些基本建設,我們才創造了經濟上的奇蹟。反觀非洲國家,因為他們大多不注意基本建設,在華而不實的建設上投下大量的經費,至今仍都是窮困的國家。

就以觀光建設來講,我們很希望別人來觀光,也許會想到在某一個地區建設一個大型的主題樂園,但我們極可能忘了,以觀光來說,我們國家的基礎建設是相當落後的。在英國,任何一個小鎮,都有旅客服務中心,在倫敦,你可以找一家這種旅客中心,他們除了會回答你的問題以外,還可以代訂火車票,而且當場將火車票交給你,我們有這種服務中心嗎?不僅如此,台灣很多景點髒亂無比,我們都有下了火車,立刻步入小攤販陣的經驗,有些景點,充滿了所謂的民宿,這些民宿的水管亂接一通,這種設施,能吸引旅客嗎?再看看台北市,如果你站在重慶南路,想到承德路去搭國光號,你該怎麼走呢?沒有人弄得清楚的。

我們要發展觀光事業,不是做些海報,或者辦些大型活動,就可以達成目的。我們必須給外國遊客一個友善的印象,使他們到達國土以後,會有賓至如歸之感。如果他們不知道如何開始旅遊,應該有人提供親切而便利的服務,我們也應該力求環境的改善,髒亂當然不能有,還應該使全國都有人行步道。

為什麼有那麼多旅客去北海道玩呢?那裡有特別好看的山水嗎?其實北海道最令人著迷的是整個環境。在遊覽車上,我們看到的是一大片的牧場;經過小鎮的時候,你會發現每一個小鎮都規劃得極好,一幢幢的平房坐落在寬廣的人行道兩旁;北海道最最偏僻的地方,都有乾淨的廁所;遊覽車無論到哪一個景點,都看不到小販,因為他們在停車場裡會造一幢大型的旅客服務中心,裡面除了提供一切旅客旅途勞頓所需要的服務以外,也有地方讓很多小販擺攤子賣土產,這些攤子都經過規劃,你也許對他們所賣的東西毫無興趣,但你絕不會有任何髒亂的感受。

我們曾經以腳踏實地的態度建設了國家,現在又面臨考驗,我們希望在科技和教育上有更好的表現,更應該勇敢地面對現實,打好基礎,才能有進步。打好基礎的工作不光鮮耀眼,但是如果全國上下,都肯從事這種不耀眼的工作,我們的科技一定會有很大的進步。

如果我們不願意做打好基礎的工作,我擔心我們的努力很可能會泡沫化。表面上,我們的確非常努力了,但是我們的能力畢竟不能壓倒別人,對於國家社會,這都是十分危險的事。@(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個國家的人民,如果只想到自己的利益,只想到自己的權益受損,只想到替自己伸張正義,就一定不會在心靈中有慈悲的情懷,這種缺乏慈悲心腸的靈魂,可以被稱為已經硬化了的靈魂,也是一種病態的靈魂。
  • 如果有一個歐洲國家國境之內仍有奴隸制度,我們可以想像得到歐洲的領袖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 在台灣的人也該學到一些經驗,我們要知道電力不太能完全自由化的,畢竟電力供應和蔬菜供應,前者複雜得多。
  • 國際救援組織的負責人說如果他們有一千萬美元,他們可以將救援的工作做得更多。換句話說,只要有一千萬美元,很多饑餓的非洲人就可以吃得好一點。
  • 我們當然應該認真地吸收新的學問和新的技術,但我們更應該靜下心來,以無比執著的精神,在某一學問或一技術上不斷地下功夫。時間一長,就很少人能夠和你競爭了。
  • 我希望我們政府有一個「寧拙毋巧」的科技政策,除了鼓勵國人注意前瞻性的技術以外,更應該開始一個國家型的往下扎根的計畫,在這個計畫中,我們要努力地將基礎技術學會。只有如此,我們的工業才可能成為一棵枝葉茂盛的大樹。
  • 我們大學化學系的實驗室中,進口多少特用化學品,我們電腦實驗室裡絕大多數印表機來自美國和日本,噴墨印表機的墨水當然更是來自國外,至於印刷書籍的印刷機器,更加全都是我們要花大筆鈔票才能擁有的,這些印表機中的技術主要的只有兩種:機械和化工。
  • 應用程式可以當機,操作系統絕對要穩定。很多大型電腦要應付的狀況遠遠比個人電腦所要應付的狀態複雜,但是那些操作系統都不當機,否則股票市場、銀行、電話公司的交換機系統等等,如何正常運作?
  • 大陸的海爾公司在短短的十七年內,已經進入「Fortune」雜誌的全球五百名大企業,要進入前五百名,至少每年的營業額要高達一百億美金,而且在美國,海爾成功地打進了很多市場,在兩年內,百分之六十的美國藏酒冰箱,都是海爾公司的產品。
  • 如果我們的眼光只放在大陸,我們的廚具、床單和瓷器最多只能滿足上海人的需要,假設上海人喜歡更高級的產品,我們可能只能滿足湖南人的需要,這將是一種非常危險的發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