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蕭勁 : 「黨文化」在西方世界受到挑戰

--在紐約“解體黨文化和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研討會”上發言

蕭勁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27日訊】我想從自己在西方社會的生活經歷來剖析中共黨文化。我們可以從中共黨文化的理論和思想基礎﹐中共用何種形式﹐方法和手段來向中國人灌輸它的理論﹔以及黨文化在我們身上的表現形式。

(一)黨文化在我們身上的表現

在西方自由文化環境下﹐我的黨文化思想和思維方式受到衝擊
九十年代初來美國時﹐我是抱著一個尋找自由的理念來到這塊土地。和美個來到這裡的移民一樣﹐受到各個方面的衝擊。我自己不是文人﹐在大陸是學的理工科﹐並沒有思想準備﹐在這裡我會受到巨大的文化衝擊﹐並且是持續的震撼我的思想和靈魂。這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原來文化這個十分抽象的概念以十分具體的方式在衝擊我。我談一點在文化方面的感受。

以前在大陸時﹐“文化”這個概念在我的腦子裡是個熟悉有陌生的概念。說熟悉﹐從小上學時就每天聽到“文化大革命”這幾個字﹐以為開批鬥會﹐寫批評文章﹐等就是文化革命。而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理解就以為是共產黨說的那一套﹐是四舊﹐過時東西。對孔子的理解是從批林批孔中得到的印象﹕是壞壞壞。後來文革結束後讀到一些探討文化的文章﹐給我的印象都是些學術性和理論性的﹐好像和我們日常生活沒有關系﹐於是“文化”這個概念又在我腦子裡編的模糊了。

到美國人家裡做客﹐主人看到我們是來自中國的年輕人﹐一談話就說到中國文化。他說中國在歷史上有二次被外族佔領和統治的故事。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說法﹐我很震驚﹐我有感到很羞愧﹐對他說的東西﹐好像我成了外國人﹐因為我一無所知。心裡還是有點安慰感﹐原來中國還有令人羨慕的東西。這時我才開始體會到文化是一個國家﹐或一個民族的靈魂。

中共的黨文化讓中國人失去了自信心﹐表現在知識分子身上就是很自卑﹐好像中國人一無是處。﹐老祖宗留給我們的文化遺傳被中共貼上“四舊”的標籤﹔西方是帝國主義﹐一心要顛覆中國﹐中國人只有被迫跟著中共“摸著石頭過河”的選擇。我第一次聽到驕傲的西方人在內心了敬仰中國傳統文化﹐我心裡十分激動。

這樣我開始補課﹐了解儒家﹐道家﹐和佛家文化一些基本知識。我意識到中共把我們的祖先創造的五千年文明毀掉。

宗教和迷信的思考
美國和西方社會的文化基礎是基督教文化﹐總統就職的一個重要見證人是基督教牧師﹐手裡拿著聖經﹐祈求神保護美國和她的人民。連錢幣上也寫著﹕我們信仰上帝。心裡納悶﹐科技最發達﹐財富最富有的美國﹐為啥這般“迷信”﹖

平時發現美國人的生活和思維習慣和我們中國人的差異很大﹐我體會到這是一個文化差異﹐原來文化是個很具體的東西﹐而不僅僅是個學術概念。特別在紐約我們可以體會到﹕表面上我們可以以白人﹐黑人和黃種人來區別﹐但實質上表現在一個群體和族裔的最大差異是這個族裔的文化內涵。形像的說﹐文化表現在我們身上又象一個人的氣質。原始人和現代人的最大差異就是文化的差異﹐這也是人和動物的區別。

跳出迷信的框框
來美國後我遇到最大思想衝擊是所謂“迷信”的概念。共產黨向我們從小灌輸的是一切宗教信仰是封建迷信﹐是科學不發達的時代人們對自然現象的一種猜想﹐是愚昧無知的表現。為什麼迷信的美國人比我們這些有共產主義思想的中國人的科技更發達﹐生活水平更高﹐人也比較有禮貌﹖宗教信仰竟然可以維繫一個社會的道德水平 ﹐顯然不是共產黨所說的封建迷信。在英文裡﹐迷信叫SUPERSTITION﹐也沒有我們在中國理解的那種貶義的﹐不含有任何政治含義。

而宗教信仰在中華文明史上﹐歷史上最鼎盛的時期﹐也是宗教最發達的時期。美國人也十分尊重每個人的宗教信仰。

我意識到這是黨文化把我們的思想變得十分狹隘﹐讓我們排斥一切文明。

博愛是人性中美好的品性
我們從小被灌輸要愛憎分明﹐對敵人要狠。你看今天中國的政壇上﹐只要誰一被趕下台﹐就是一個十足的惡棍﹐昨天在臺上還是黨的好幹部。而在西方社會﹐人們提倡博愛﹐中國傳統文化裡也教導人要與人為善﹐提倡寬容。中共的黨文化誤導我們﹐讓我們變的善惡不分。中共統治五十多年﹐導致八千多萬同胞非正常死亡﹐超過上世紀二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

(二) 中共黨文化如何從形式上來限制人們。

來到美國﹐無論你是學者或留學來﹐還是偷渡來到﹐我們都在同一個起點上。為了謀生﹐教授可能也要打餐館工﹐而非法移民可能會當上老闆。在這裡﹐我們擁有同樣的自由。我們可以自由遷移﹐當農民也沒有人歧視我﹐我們的孩子可以免費的自由的享受小學到高中教育。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我們被戶籍制度限制﹐我們也無法隨意變換工作。農民到城里打工﹐即使賺到錢﹐我們孩子還無處上學。如果說了一些中共不喜歡的話﹐我們可能隨時被鄰居舉報﹐我們就就像生活在一個大監獄裡。

一個真正敢講話的正義的知識分子﹐你的命運可能是在監獄﹐就像高智晟等維權人士一樣。你即使不被抓﹐可能被逼上絕對(據統計中共掌權後從海外回國的知識分子﹐80%被中共迫害致死﹐幸存者在他的專業領域也毫無建樹)。有人還被人視為瘋子或傻子。最後中國的知識分子失去了他的功能﹐有的甚至被迫墮落成為中共的幫凶。我不是要責備他們﹐我是在描述他們實際的處境。從我的父輩到現在年輕人﹐我可以體諒他們內心世界的痛苦。唯有解體中共﹐解體黨文化﹐他們才有真正的自由。

(三) 共產主義理論的荒謬

馬克思創立共產主義學說時把當時生物科學上的一個假說–達爾文進化論作為最要的理論(三大理論之一)。在座如果有機會讀一讀達爾文手稿﹐用生物學知識來認識﹐經不起推敲﹐漏洞百出。最近幾十年考古學的發現﹐現代解剖學和分子生物學遺傳學的發展﹐完全不支持進化論學說(限於時間關係﹐不詳述)。在科學上﹐爾文進化論一直是一個有爭議的學說。然而馬克思迫不及待的把這個學說當做真理﹐是為了盜用“优胜劣汰、物競天擇”這一概念﹐成為革命論和階級論的科學依據。中共又把階級斗爭理論作為殘害中國人們依據﹐而達到了登峰造極。

我們今天在美國享有思想自由﹐是因為美國的先聖們把“人作為受造之物﹐生來平等”﹐讓天賦人權﹐人人平等這樣的概念最為立國的憲法。試想如果美國開國先聖們把達爾文的進化論引入憲法﹐後果不堪設想。

中共一方面打著科學是真理的旗號作幌子﹐完全按照它的需求來曲解﹔同時又把知識分子當做敵人打擊。在歷史上無論在中國或西方﹐知識份子都是整個社會的良知和正義的代表。而中共的黨文化﹐把今天中國的知識分子馴服成中共獨裁專制的應聲蟲或奴仆。

從文化的角度看﹐中共邪黨統治中國的五十多年﹐就如辛灝年先生所說﹐中共把中華兒女變成了馬列子孫﹐袁紅冰先生稱之為亡國奴﹐是十分形像。

站在中國五千年文明發展歷史上﹐統治中國五十多年的中共邪黨只是歷史的一瞬間。當我們跳出中共黨文化的框框﹐就是解脫了它強加在國人精神上的枷鎖。慶幸的是﹐今天已有一千四百萬同胞覺醒﹐聲明退出了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和少先隊)。我們的退黨行動﹐就是在主動的解體黨文化。

越來越多的人在覺醒﹐我開頭提到的那位女士﹐她最近告訴我﹐她沒有加入黨員﹐但曾經加入共青團﹐她已經公開退團了。在坐的各位朋友﹐如果你還沒有退黨(三退)﹐請你退出中共﹐唾棄中共的行列﹐就是解體黨文化的最好方式。

我也特別向大家推薦二本書<<九評共產黨>>和最近的一本新書<<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能夠幫助我們認識黨文化﹐最後解體黨文化。中國人將迎來一個全新的精神復興覺醒﹐讓中華優秀文化復興中華大地。@(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10-27 11: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