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反共救國團」冤案始末 (1)

——文革機密檔案揭密之一
小平頭(丹麥)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一)背景:「兔死狗烹」,犧牲造反派

1966年5月,文革狂飈席捲中國大地,地處西南邊陲的廣西也不例外。

上海的一月奪權後,成立新的政權,毛澤東稱之爲「革命委員會」。接著有黑龍江、貴州、山東等省的造反派也奪了權,相繼成立了革命委員會。黑龍江省革命委員會成立時,《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東北的曙光》;貴州省革命委員會成立時,發表社論《西南的春雷》以示慶賀支援,也表明了毛澤東支援成立新政權的決心。

在此種形勢下,各地的許多領導幹部,原來是壓造反派的,現在則召開表態支援造反派了。在廣西首先站出來承認錯誤並表態支援造反派是賀希明(區人民政府副主席)、霍泛(區黨委候補書記)、傅雨田(區人民政府副主席)、謝王崗(原欽州地區組織部長)等黨政領導幹部。於1967年2月19日發表聯合聲明,支援廣西造反派。

1967年4月19日,廣西區黨委書記處書記伍晉南、廣西區人民政府副主席賀希明、廣西區黨委候補書記霍泛發表「四.一九」聲明的大字報。4月22日,廣西各群衆組織大聯合後,至此分爲兩大派:保守派廣西「聯指」(全稱無產階級革命派聯合指揮部),下又分爲南寧、柳州、桂林、梧州「聯指」和柳州鐵路局「鋼聯指」;造反派廣西「四.二二」(全稱「廣西四.二二革命行動指揮部」),下又分爲南寧廣西「四.二二」,柳州、桂林、梧州「造反大軍」及柳州鐵路局工機聯、桂林「老多」(廣西師院學生造反派)。

「聯指」是支援韋國清(廣西區黨委第一書記兼廣州軍區第一政委),打伍(晉南)、賀(希明)、霍(泛)、傅(雨田)、謝(王崗)、袁(家柯)的保皇派。其成員出身成分紅,党團員多,各單位的保衛、組織、政工幹部和中層幹部大都參與,大多數是既得利益者或者名義上是統治者的依靠物件,因此更傾向維護既往的政權和秩序。「聯指」擁有現當權者以及廣西軍區和幾乎整個縣鄉政權、武裝部的支援。

「四.二二」則是支伍(晉南)反韋(國清)的平民造反派,主要由青年學生、市民、産業工人、下層知識份子及少數幹部組成。他們的成分較複雜,知識層面較高,以往遭際的不平也較多,對官僚階層和現實社會的不公,更具反抗的造反精神。

文革之初,毛澤東利用造反派進行宮廷權利鬥爭,號召民衆造反,向著他和他的小集團之外的整個官僚層發起了衝擊,如批「資反線」,鬥「走資派」等。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對共產黨早有怨氣的平民造反派則趁機造反,利用宮廷鬥爭來追求自己的人權,其具體表現爲「踢開黨委鬧革命」,追查「資反線」整群衆「黑材料」的造反派衝擊學校、工廠、機關的人事、保衛和黨委辦公室,打砸保險櫃。搶走「黑材料」的檔案,在這場反政治歧視、反政治迫害,謀平反、爭人權的文革反抗運動中,極大地衝擊了中共原有的統治秩序。

如果說毛澤東等人利用群衆作爲他們黨內的大清洗工具時頗帶民主色彩的承諾,催發了造反派的産生和壯大,那麽一旦完成大清洗重新掌權後,他們翻手爲雲的鎮壓造反民衆,覆手爲雨地重建法西斯官僚專政,使造反民衆對毛的幻想迅速破滅,繼而産生懷疑和覺醒。其間接的後果是廣西造反派已意識到,必須將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有自己救自己。

文革開始,毛澤東和中央文革要靠造反派打開局面。支援過廣西「四.二二」。如廣西造反派被韋國清和廣西軍區支援的「聯指」打得眼看招架不住時,1967年8月24日,周恩來代表中央表態:廣西「四.二二」是造反派!廣西「四.二二」才得以苟延殘喘。但不久毛澤東在全國逐步掌握了權力,更因此時已覺醒的廣西造反派,不斷顯示出其獨立性,已不聽毛的招呼有越軌失控的迹象。其典型的例子是:1968年5月21日拂曉,柳州「造反大軍」和「柳鐵工機聯」頭頭白鑒平、廖偉然、王反修、李振林等人,爲了對付柳州「聯指」的武裝圍剿,組織幾千人到柳州鐵路局538調度場,搶援越子彈八個車廂11888箱,共計1700萬發。王反修、李振林還以「李向陽」之名給押車的解放軍戰士寫下了收條。事情發生後,區革籌,廣西軍區立即電報中央。

同一天(21日)上午十點二十分,總參謀長黃永勝給歐致富(廣西軍區司令員)、霍成忠(55軍區副軍長)來電:「請歐、霍二人負責處理柳州搶援越物資的問題」,「給群衆組織做工作,搶子彈要追回,要向他們指出,他們這樣做是違背毛澤東思想的,是違背國際主義原則的,這種行爲是錯誤的。」5月25日,歐致富、霍成忠命令駐柳州部隊高炮七0師所屬兩個團、一四四師兩個營的兵力,對柳州「造反大軍」和柳鐵「工機聯」的幾個「據點」實行武裝包圍,強行收繳「造反大軍」和「工機聯」一方的武器彈藥。企圖一勞永逸地解除造反派的武裝。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廣西當局武裝「聯指」,打壓造反派到動用部隊對造反派實行武裝包圍的倒行逆施,激起了柳州民衆的義憤。在部隊把幾個「據點」包圍後,柳州有十餘萬群衆對前來包圍據點的解放軍實行反包圍。群衆高呼:「反對廣西軍區支一派、壓一派,把槍彈暗送給‘聯指’,屠殺‘四二二’!」「廣西軍區爲何不收繳‘聯指’搶走的槍彈?」、「‘造反大軍’不能空手等死!」……解放軍被群衆包圍後,在互相交手中,部隊二十多人受傷,二人重傷後身亡,群衆反包圍又奪解放軍七百多支槍。從此,柳州局勢進一步惡化了。

(摘自《廣西文革大事記1968年》第58頁)此舉與「六.四」鎮壓時,北京市民上街堵軍車聲援絕食學生,同樣可歌可泣!同樣是有「人民參與」的正義之舉!@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文革記錄:在那個荒唐的年代 我殺了自己的父親
  • 文革之罪的首犯是毛澤東,同時是中共暴政集體犯罪的結果,是紅色意識形態洗腦的結果。
  • (大紀元記者安琦澳門報導)一群澳門民眾5日於澳門最熱鬧的議事亭前地,拉起有關九評退黨解體中共的橫幅,引來過往路人圍觀。有大陸民眾對展示出文革時期批鬥的展板,仍然心有餘悸。也有市民公開表示,沒有共產黨人們會生活得很輕鬆。
  • 在國際上有因為歌頌過法西斯和希特勒而獲獎的新聞記者嗎?在中國卻有,不讓反思文革,卻讓歌頌毛澤東;不讓紀念六四,仍舊肯定屠城,因為這是黨中央給全國定的主旋律。
  • 20世紀後期,左右中國命運的鄧小平在長達70多年的政治生涯中歷經“三起三落”,都與毛澤東有關,其中包括毛澤東在文革中親手將他打倒兩次,成為中國現代史上最具有戲劇性的政治人物之一。 (w2006-11-04-voa2.cfm)
  • 《紅衛兵小報主編自述》(美國溪流出版社,2006年)一書值得一讀。作者周孜仁,文革期間是鼎鼎大名的四川重慶大學815戰鬥團的《815戰報》主編,他寫的一篇評論文章《大局已定,815必勝》曾經被毛澤東點名,被算作全國五大毒草只一。可以想像,由這樣一位有著特殊經歷的文革風雲人物寫的文革回憶錄,一定有很強的史料價值和深刻的啟示。
  • 最近中共前國家主席劉少奇的遺孀王光美逝世,現領導人胡、溫出席追悼會,網路上對這位「偉大的現代女性」亦一片讚揚之聲,尤其是對她文革中喪夫陷獄,更是無比同情。王光美無疑是文革的受害者,就數以百萬計的文革受害者的級別而言,王光美作為當時的第一夫人,還毫無疑問是他們中最大的受害者之一。然而,歷史的真相卻往往是矛盾和吊詭的。在中共五十多年的政治運動中,中共黨內的受害者並不只有單一的身份,他們和迫害者的身份常常是合二而一,密不可分。受害者也常常先是迫害者,受害者在意識形態上,和迫害者並沒有任何不同。就我看來,王光美非但首先是一個迫害者,她還是一個「出嫁從夫、夫喪從子」的封建女性。
  • 【大紀元11月2日訊】三峽工程是一個超大型的水電工程項目。早在80年前中國就出現過關於這一工程的 構想,解放後也一直有人積極主張這一工程上馬。為什麼八十年代以前,這一工程始終未能上馬?八十年代當中,又是經過什麼樣的決策程序,使得這一工程得以重新上馬的?我在五十年代就參與過這一工程的相關討論,文革以後也一直關心這一問題,比較瞭解這一項目決策的歷史過程和演變。在此文中,希望通過介紹三峽工程上馬的始末,回顧一下中國水利工作中的經驗和教訓。同時,也就三峽工程的防洪效應、 該工程與中國的經濟以及生態環境的關係等問題,作一些分析。
  • 美國加州硅谷地區一家IT公司的高級主管巫一毛最近出版了一本英文回憶錄《Feather in the Storm, A Childhood Lost in Chaos》,中文譯為《暴風雨中的羽毛,失落在混亂中的童年》,講述了她在中國度過的幼年和青少年時代。有讀者讚揚巫一毛的童年回憶錄令人驚心動魄,又令人心碎。與此同時,巫一毛承認,讓華人青少年,尤其是在美國出生的華人瞭解、理解她以及她父母一代人經歷的苦難,是非常艱難的挑戰。 (w2006-10-30-voa40.cfm)
  • 在十年文革期間,流亡印度和世界各地的西藏詩人,並不是無動於衷的「隔岸觀火」的人。他們密切關注中國的命運,關注西藏的前途,他們是文革的海外觀察家,思考者,乃至行動者。他們以藝術形式記述了自己在文革期間的聽聞和思考。這類詩人主要有創巴仁波切和土登達瓦、K. 頓珠 ( K. Dhondup )、和嘉波才讓( Gyalpo Tsering )等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