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南北朝 丘遲:與陳伯之書

丘遲
(攝影/容惠珍)

(攝影/容惠珍)

      人氣: 78
【字號】    
   標籤: tags:

遲頓首,陳將軍足下:無恙,幸甚幸甚。

將軍勇冠三軍,才為世出,棄燕雀之小志,慕鴻鵠以高翔。昔因機變化,遭遇明主;立功立事,開國稱孤;朱輪華轂(音:股),擁旄萬里,何其壯也!如何一旦為奔亡之虜,聞鳴鏑(音:敵)而股戰,對穹廬以屈膝?又何劣邪!

尋君去就之際,非有他故,直以不能內審諸己,外受流言,沉迷猖獗,以至於此。聖朝赦罪責功,棄瑕錄用,推赤心於天下,安反側於萬物;將軍之所知,不假僕一二談也。朱鮪涉血於友于,張繡剚(音:自)刃於愛子,漢主不以為疑,魏君視之若舊。況將軍無昔人之罪,而勳重於當世。夫迷途知返,往哲是與;不遠而復,先典攸高。主上屈法申恩,吞舟是漏;將軍松柏不翦,親戚安居,高臺未傾,愛妾尚在,悠悠爾心,亦何可言!

今功臣名將,雁行有序,佩紫懷黃,贊帷幄之謀;乘軺(音:搖)建節,奉疆埸之任。並刑馬作誓,傳諸子孫。將軍獨靦顏借命,驅馳氈裘之長,寧不哀哉!

夫以慕容超之強,身送東市;姚泓之盛,面縛西都。故知霜露所均,不育異類;姬漢舊邦,無取雜種。北虜僭盜中原,多歷年所,惡積禍盈,理至燋(音:教)爛)。況偽孽昏狡,自相夷戮;部落攜離,酋豪猜貳。方當繫頸蠻邸,懸首藁街,而將軍魚游於沸鼎之中,燕巢飛幕之上,不亦惑乎!

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群鶯亂飛。見故國之旗鼓,感平生於疇日,撫弦登陴(音:皮),豈不愴恨。所以廉公之思趙將,吳子之泣西河,人之情也。將軍獨無情哉?想早厲良規,自求多福。

當今皇帝聖明,天下安樂,白環西獻,楛(音:護)矢東來。夜郎、滇池,解辮請職;朝鮮、昌海,蹶(音:決)角受化。惟北狄野心,掘強沙塞之間,欲廷歲月之命耳。中軍臨川殿下,明德茂親,總玆戎重,弔民洛汭(音:瑞),伐罪秦中,若遂不改,方思僕言。聊布往懷,君其詳之。丘遲頓首。

陳伯之:南北朝時濟陰睢凌(今江蘇省睢寧縣)人。曾為強盜,後投軍,後因戰功至江州刺史。天監元年(五○二)投降北魏,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淮南將軍。中軍臨川王蕭宏率軍北伐,陳伯之領兵相拒,宏命記室丘遲寫信給陳伯之,要他歸降,在信裡面,曉以大義,陳說利害,故國之思、鄉關之情,無不淋漓盡致。陳伯之接信後,即在壽陽反正,擁眾八千來歸。

因機變化:指陳伯之仕齊抵抗梁武帝,武帝遣人說降,任為江州次史一事。

朱輪華轂:輪、轂:皆指車;以朱、華形容車馬之華麗。

擁旄萬里:旄:用旄牛尾裝飾的旗子;萬里:言統治區域的廣大。

奔亡之虜:逃亡投敵的人。

鳴鏑:即響箭,射時發聲,軍中用以發號令,傳為匈奴冒頓所作。

股戰:大腿顫抖,形容其恐懼。

穹廬:即旃帳,上作天形,為匈奴所居之帳幕,猶今之蒙古包。

瑕:玉上斑點,此指過失。

朱鮪涉血於友于:朱鮪:人名;涉血:殺人流血滂沱;友于:兄弟。西漢末,王莽篡位,劉秀與其兄一起起兵討莽,共推劉玄為「更始將軍」,後劉玄與劉秀分裂,殺了劉秀的哥哥,朱鮪當時為同謀者。及劉秀攻陷洛陽,遣人說鮪投降,鮪懼而不敢,劉秀(漢光武帝)便下一封詔書,說道:「夫建大事者不忌小怨,今降,官爵可保,況誅罰乎?」

張繡剚刃於愛子:張繡:人名,三國時人。建安二年,曹操兵至宛城,張繡出降,繼而復悔,率部反,大敗魏軍,並殺死曹操的兒子曹昂和姪安民,四年後又降魏,封宣威侯。

往哲是與:即先哲,指陶淵明,其歸去來辭中有「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與:贊同之意。

先典攸高:先典:指易經;攸高:所尚。

屈法申恩:輕法,此句意為:為了申恩,不惜枉法。
吞舟是漏:法網寬疏,即網開一面之意。

松柏不翦:松柏:墳墓上種松柏,此指墳墓;不翦:沒有毀壞。

高台:即高堂,指父母。

未傾:尚在。

悠悠:深思。

雁行有序;雁飛有常列,次序井然,此喻南朝文武百官之盛。

佩紫懷黃:紫:紫綬;黃:金印。此形容身膺顯職的高官。

贊帷幄之謀:此句話意為參與軍機大事。

乘軺建節,奉疆埸之任:軺:兩匹馬拉的輕車,使臣所乘。節,符節,用做憑證,使者所持。疆埸,邊境。這兩句是說:武將乘輕車持符節,接受戍守邊境的責任。

刑馬作誓,傳諸子孫:刑馬做誓:殺白馬,飲血為誓,這是古代諸侯會盟 的一種儀式。以示莊重。這兩句是說:梁朝有誓約,功臣名將的爵位允許傳給子孫。

氈裘之長:指夷狄之君。

慕容超:南燕王,為晉劉裕所擒,執送建康斬首,南燕遂滅。

東市:刑場

姚泓:後秦君王,晉劉裕北伐,泓出降,送建康斬首,後秦遂滅。

西都:此用以代表京都。

姬漢:指漢族。

惡積禍盈,理至燋爛:燋,同「焦」,燋爛,喻崩潰滅亡。這兩句是說罪惡已滿,是滅亡的時候了。

偽孽:孽:卑賤而得寵之意。偽孽:指北魏宣武帝寵高肇,事宴樂。

自相夷戮:自相屠殺。

攜:離析。

方當繫頸蠻邸,懸首藁街:繫頸,以繩繫頸,投降請罪之意。蠻邸,外族人在京師所住的館舍。藁街,漢朝長安的街名。蠻邸設在這裡。這兩句是說:正當北魏統治都被縳住快要押至京師斬首之時。

陴:女嬙。

廉公:廉頗,趙將。

吳子:即吳起,戰國人。

良規:好的打算,指歸梁。

白環:白玉製的環。

楉矢:楉木製成的箭。

解辮請職:解辮:解除椎髻。此句為捨去舊俗而歸化之意。

蹶角:叩頭仆地。

明德:至德,此頌揚蕭宏之德。

茂親:至親之意。

弔民:弔民,慰問百姓平民。

伐罪:討伐有罪的人。

作者簡介:
丘遲(西元四六三~五○八年),字希範,烏程(今浙江省吳興縣)人,南朝齊時仕為殿中郎。後仕梁,官至司徒從事郎。負有文名,詩歌辭采麗逸。著有《丘中郎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攝影/容惠珍)
    先生不知何許人也,亦不詳其姓字,宅邊有五柳樹,因以為號焉。閑靜少言,不慕榮利。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貧不能常得。親舊知其如此,或置酒招之,造飲輒盡,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環堵蕭然,不蔽風日;短褐穿結,簞瓢屢空,晏如也。嘗著文章自娛,頗示己志。忘懷得失,以此自終。
  • 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舟遙遙以輕颺,風飄飄而吹衣。問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 (大紀元圖片庫)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髣髴若有光,便舍船,從口入。
  • (大紀元圖片庫)
    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修禊(音:系)事也。群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
  • (攝影者﹕James Chiu)
    臣密言:臣以險釁(音:信),夙遭閔兇。生孩六月,慈父見背。行年四歲,舅奪母志。祖母劉愍臣孤弱,躬親撫養。臣少多疾病,九歲不行;零丁孤苦,至於成立。既無叔伯,終鮮兄弟;門衰祚(音:做)薄,晚有兒息。外無期(音:機)功強近之親,內無應門五尺之僮。煢煢(音:瓊)獨立,形影相弔。而劉夙嬰疾病,常在床蓐(音:入);臣侍湯藥,未曾廢離。
  • (大紀元圖片庫)
    植白:數日不見,思子為勞,想同之也。僕少小好為文章,迄至于今,二十有五年矣。然今世作者,可略而言也。昔仲宣獨步於漢南,孔璋鷹揚於河朔,偉長擅名於青土,公幹振藻於海隅,德璉發跡於此魏,足下高視於上京,當此之時,人人自謂握靈蛇之珠,家家自謂抱荊山之玉。吾王於是設天網以該之,頓八紘(音:紅)以掩之,今悉集茲國矣。然此數子,猶復不能飛軒絕跡,一舉千里。以孔璋之才,不閑於辭賦,而多自謂能與司馬長卿同風,譬畫虎不成,反為狗也。前書嘲之,反作論盛道僕讚其文。夫鍾期不失聽,于今稱之。吾亦不能忘嘆者,畏後世之嗤余也。
  • (大紀元圖片庫)
    文人相輕,自古而然。傅毅之於班固,伯仲之間耳,而固小之,與弟超書曰:「武仲以能屬文為蘭臺令史,下筆不能自休。」夫人善於自見,而文非一體,鮮能備善,是以各以所長,相輕所短。里語曰:「家有弊帚,享之千金。」斯不自見之患也。
  • (大紀元圖片庫)
    先帝慮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故托臣以討賊也。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固知臣伐賊,才弱敵強也。然不伐賊,王業亦亡;惟坐而待亡,孰與伐之?是故托臣而弗疑也。
  • (大紀元圖片庫)
    臣亮言:先帝(劉備)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誠危急之秋也。然侍衛之臣,不懈於內﹔忠志之士,忘身於外者,蓋追先帝之殊遇,欲報之於陛下也。誠宜開張聖聽,以光先帝遺德,恢弘志士之氣;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以塞忠諫之路也。
  • (大紀元圖片庫)
    管仲夷吾者,潁上人也。少時,常與鮑叔牙遊,鮑叔知其賢。管仲貧困,常欺鮑叔;鮑叔終善遇之,不以為言。已而鮑叔事齊公子小白,管仲事公子糾。及小白立為桓公,公子糾死,管仲囚焉,鮑叔遂進管仲。管仲既用,任政於齊,齊桓公以霸;九合諸侯,一匡天下,管仲之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