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陸媒體報導的高智晟(3)

——新疆政報:用一顆善良的心去期待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17日訊】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在為法輪功寫出三封公開信後,大陸媒體既往對高智晟的種種報導均被刪除。在高智晟律師被當局逮捕三個月之際,《大紀元》將陸續發表一些大陸媒體既往對高智晟律師的報導。

以下全文和圖片是新疆政府主辦的《新疆政報》報導《用一顆善良的心去期待》。

新疆政府的《新疆政報》報導《用一顆善良的心去期待》

1998年11月15日,丹東市火車站華燈初上。

夜色朦朧的站台上,有家老小六人淚水漣漣地圍住一中年男子依依不捨,他們不停地向他作揖,年邁的老太太幾次想跪在地上,萬語千言已化做不盡的淚水。當火車緩緩啟動時,年僅五歲的小男孩掙開媽媽的懷抱,拚命的追逐著遠去的列車,一次次地揮動著小手……

為甚麼站在一旁的列車員也感動得熱淚盈眶?

這位眉宇間流露出英俊豪氣的中年男子是誰?他說過:“為了維護孩子的合法權益,我將伴隨著他走完所有的訴訟歷程。”他就是不遠萬里自費從新疆到丹東替5歲殘童鄒煒毅免費打官司的人——新疆星河律師事務所高智晟律師。

災難從天而降

1993年3月21日,白白胖胖的鄒煒毅在遼寧省丹東市鐵路醫院出生了。他的降臨給全家人帶來了無比的欣喜和快樂,爸爸媽媽精心呵護著他,姥姥、姥爺更是愛如掌上明珠。

1993年7月22日,五個月的小煒毅因拉肚子被母親抱到當地鐵路醫院治療,值班醫生在糞便化驗單沒有返回的情況下,就診斷為急性腸炎,讓小煒毅立即住院。住院部醫生開出了“8萬”單位慶大黴素、靜脈點滴每日一次的處方,靜點三天後患兒於7月24日康復出院。回到家後的小煒毅對聲音反應遲鈍、發呆。8月初,父親鄒文勝和母親湯敏又把孩子抱到該院兒科檢查,醫生發現孩子沒有聽力,因該院沒有檢測儀器,孩子被轉院到丹東市第二人民醫院檢查,結果是聽力完全喪失,聽完家人的敘述後,醫生認為孩子無聽力是超劑量使用慶大霉素所致。鄒文勝和湯敏心急如焚地抱著小煒毅直奔瀋陽醫大復檢,可診斷結果一樣,後經多方治療仍未見有好轉。

1995年5月,在瀋陽醫大第二醫院,經過專家、教授的聯合會診,認為孩子的聽覺器官發育正常,排除了先天缺損的可能。

1995年11月6日。北京同仁醫院對已兩歲半的孩子做了進一步檢查,診斷為124db刺激雙耳均未見明顯反應波形。

1996年3月孩子由丹東鐵路醫院轉診到丹東市第二人民醫院,該院確定診斷為藥物性耳聾。孩子的終身殘疾如雷轟頂,從天而降的災難讓一家人哭成了一團,小煒毅的母親當時昏倒在醫院地上。

艱辛的五年上訪

從鄒文勝和湯敏拿到兒子耳聾的診斷書那天起,湯敏就迫不得已離開了工廠失去了工作,鄒文勝白天去車間上班,晚上到碼頭扛麻袋掙錢維持兒子最基本的冶療;湯敏抱著兒子走遍了瀋陽、北京、長春和內蒙古等地到處看病,只要有一線希望,她都風雨兼程;5年中她不知穿破了多少雙鞋,走過了多少血淚路,為了小煒毅,家裏除了吃飯的碗和睡覺的床外一無所有。儘管全家人縮衣節食、傾其所有仍是債台高築。

為了給小外孫看病,退休了的姥爺不能安享晚年,傾其所有還邁上了艱難的打工之路;姥姥劉雅軍5年中每天只買一根芹菜,後來賣芹菜的小販知道她家的遭遇後,每天特意留下一根芹菜送給她。

丹東鐵路醫院1996年3月初作出了“此病例不構成醫療事故”的內部鑑定意見,並不再報銷孩子的醫療費用。

經過無數次的上訪,1996年8月,丹東鐵路分局衛生處終於同意出具醫療事故鑑定的委託書。當劉雅軍老人拿著醫療事故鑑定書要求丹東鐵路醫院解決孩子的治療費用時,該院竟漠然處之、不予理睬。在多次與丹東鐵路局週旋無果的情況下,劉老太太被迫於1997年4月到鐵道部上訪。

丹東市醫療事故鑑定委員會於1997年8月8日出具了鑑定書,定為“二級乙等醫療技術事故”,但丹東鐵路分局及鐵路醫院不服,不予執行,小煒毅家人無奈,向法院起訴。

1998年1月,遼寧省醫療事故鑑定委員會作出最終鑑定結論:1被告針對原告超劑量使用了能引起耳聾的耳毒性藥物慶大黴素;2原告存在雙耳重度感音性耳聾的損害事實;3被告超劑量使用藥物與原告重度耳聾有直接的因果關係。

1998年3月,丹東鐵路分局作出處理決定:自1993年7月24日至1998年3月31日間的患兒醫療費用(以收據為主)由丹東鐵路醫院全額支付,鐵路醫院給予患兒一次性經濟補助費6000元。

5歲的小煒毅目前只戴了個助聽器,因買不起助聽器調頻系統,孩子接收外界聲響非常吃力,幼兒園拒收他,小朋友與他無法溝通,他今後的治療費用是一個無法迴避的現實問題。據有關專業機構結論:一個助聽器的壽命為4年,現行價為8600元,按中國人平均壽命70歲計算,孩子一生保守估算需換助聽器16次,這筆必須支出的費用達137600元,助聽器調頻系統每套壽命為5年,按每套現行價格14900元算,一生保守估算需換13次,這筆費用為193700元,耳膜每年需換5個,按現行價計算每個50元,這筆費用一生為16250元,助聽器電池現行價每塊2元,每月需換10塊,保守計算這筆費用為15600元……小煒毅的艱難前程足以令人心驚膽寒!

萬里之行的無私援助

鄒煒毅及家人的遭遇,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同情和關注。1998年7月,《丹東日報》、《中國律師報》都以《他們要為孩子討回公道》為題發表了長篇署名文章,把鄒煒毅的不幸與丹鐵醫院的冷漠無情公開曝光,並呼籲熱心人為這個苦難的家庭提供法律援助。

新疆星河律師事務所的高智晟律師是在辦案途中讀到這篇文章的,文還未看完,他的淚情不自禁地流了下來,小煒毅的不幸讓他夜不能眠,他也是一個5歲孩子的父親啊。他毫不猶豫地拿起電話,當即與《中國律師報》社取得聯繫,他願為鄒煒毅無償提供法律援助。年僅35歲的高律師有著豐富的代理醫療事故案件的經驗,僅他免費代理的醫療事故訴訟案就有14起。經《中國律師報》社慎重考慮,鄒煒毅的親人和他多次磋商後,最終決定由高智晟律師擔任小煒毅的訴訟代理人。

接案初始,由於路途遙遠,高律師只得通過文傳電訊的方式與鄒煒毅的家人取得聯繫,瞭解案件真實情況和相關證據,指導他們收取證據。

1998年10月底,丹東中級人民法院確定鄒煒毅訴丹東鐵路職工醫院、丹東鐵路分局一案將於1998年11月9日一審開庭。11月4日,高智晟律師和助手李惠錦踏上了征程。他們事先未給小煒毅家打招呼,自費乘飛機抵達瀋陽後,又連夜乘坐7個多小時的火車趕往丹東。5日早晨一到丹東他倆不顧旅途疲憊直奔丹東中級人民法院,開始投入了繁忙的庭前調查工作之中。高律師到丹東後對鄒煒毅姥姥劉雅君老人只說了兩句話:“東北之行我不花你家裏的一分錢,我更不需要你對我說任何感激的話感激的話。”他的壯行和話語像春雨般滋潤著老人飽經滄桑的心。

在丹東,高律師和助手住在最簡陋的招待所,大白天老鼠悠閒散步;他們吃最便宜的方便麵,堅決拒絕鄒家為他們做的可口飯菜;他們到丹東市政府、勞動局、市交警大隊等單位調查取證時,政府部門主動出人帶他查找證據,交警大隊的一位科長親自為他複印文件;出租車司機拒收他的車費;飯店老闆只收飯菜的成本錢;一位殘疾姑娘只收他一半的複印費,並對他說: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好人。”

開庭前一日是個星期天,高智晟律師和助手李惠錦帶著小煒毅去公園玩,公園售票員不收他們的門票;高律師想給孩子買玩具,攤主認出他就是來自新疆免費為殘童打官司的律師後,執意送給小煒毅一個望遠鏡;5年中一心為小外孫奔波的劉雅軍老人,因小女兒嫌她偏心離她而去,高律師的義舉無聲地感召著她重回母親身邊,跪著請求母親的原諒。老人流著淚對高智晟說:“你不但免費為我們打官司,還幫我喚回了醒悟的女兒。”

高律師的萬里壯舉深深地感動了每一位丹東人,同時他也被丹東人同情弱者、樂於助人的道德風尚所感動。為讓鄒煒毅能得到恰當、合理的賠償及治療,高律師對每一筆賠償金都一一核算,將當事人提供的幾百張票據一一清點、整理,計算損失數額。經計算,決定追加賠償數額,然而,增加賠償金數額,就需要補交追加賠償金額部份的訴訟費,可鄒家已債台高築,拿不出這筆訴訟費。高律師就領著劉雅軍老人找到法院副院長說明情況,請求緩交,終於得到法院同意。為了整理證據材料、計算索賠數額、撰寫代理詞,他和助手每日工作到東方發白。

1998年11月9日,丹東市中級法院民事一庭裡座無虛席。《遼寧法制報》、《丹東日報》、《鴨綠江晚報》、丹東電視台等新聞單位全部到場旁聽,高智晟作為殘童鄒煒毅的代理律師面對著法官和兩個被告——丹東鐵路醫院和丹東鐵路分局,開始了慷慨激昂的陳詞。

他激動地說:“在進行本案代理發言之前,請允許我代表我的委託人全家,向含丹東中級人民法院在內的一切對受害兒童鄒煒毅傾注熱情支持的社會各界朋友致以真誠的感謝,感謝他們對患兒的關懷,感謝他們對社會正義支持的熱情。本案今天開庭審理了,維護孩子合法權益的公正判決將是對這種熱情的最好回饋,我和我助手李惠錦是在看了《中國律師報》的報導後加入這種熱情者的行列,我們的萬里之行只為需要而來,即受害兒童的需要,追求我們這個社會公平和正義的需要。審判長,步入今天的法庭,我的心情十分複雜,我為患兒鄒煒毅來到這個世界僅五個月遭遇到的沉重不幸而感到痛苦,為可憐孩子的全家五年來的辛酸經歷感到痛苦!同時為他們最終走入法庭而感到一絲安慰,本案的事實是清楚的,我將本著事實與法律發表以下代理律師意見……”

高律師在“代理詞”中說道,他們起訴並不僅僅是為了賠償,因為再多的錢也不能換回小煒毅的健康,再多的錢也不能使孩子的家庭回到往昔的歡樂之中。他們想通過法律還小煒毅一個公道,以喚起人們對生命健康的關注和愛護,不要讓小煒毅的悲劇在別的孩子身上再度重演!

庭審進行了整整一天,劉雅軍老人終於抓到了一個請高律師吃飯的機會。當他把兩碟5元小菜端到高律師面前時,高律師扭頭走了,為了不花小煒毅家一分錢,他在丹東的日子裡沒有抽一根煙,劉雅軍老人感動得放聲大哭。

高智晟律師出色的辯護和他對受害兒童的無私救助在丹東市引起了極大的轟動。臨行前,丹東電視台、《丹東日報》、《鴨綠江晚報》記者採訪了高智晟律師,對他的義舉進行了大篇幅的報導,他被譽為「是一個毫不利已專門利人的好人。」

在和小煒毅一家6人告別時,高律師和助手李惠錦又給小煒毅留下了兩百元錢,於是出現了本文開頭那感人至深的一幕情景:聽不見聲音、不會說一句完整話的小煒毅隨著徐徐離開的火車,哭喊著揮手奔跑,他是多麼捨不得叔叔和阿姨啊!

回到新疆的高律師每週仍與劉雅軍老人通話數次,他一次次地給丹東中院法官和和合議庭電傳律師的觀點,呼籲其儘快作出經得起歷史考驗的、經得起律師及各方面推敲的判決!

在記者發稿之時此案一審尚未判決,萬里之行只為受害兒童需要而去,只為追求社會法制文明和進步的高智晟隨時準備再赴丹東,為了維護殘童小煒毅的合法權益,他將伴隨著他走完所有的訴訟歷程,直至法律作出一個公平、公正的判決!

讓我們用一顆善良的心來共同地期待吧!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6-11-17 1: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