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反共救國團」冤案始末 (2)

——文革機密檔案揭密之一
小平頭(丹麥)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在全國各地造反派在各地軍方和保守派的聯手鎮壓下灰頭土臉之際,柳州「造反大軍」卻絕地反擊,打出一片新天地,一舉將「聯指」趕過柳江以北,佔領柳州三分之二的土地作爲根據地。

隨著柳州「造反大軍」司令白鑒平在1968年7月中旬由北京、廣東、廣西、四川、遼寧、黑龍江、青海、貴州等地造反派頭頭雲集的所謂清華、「北航黑會」上,介紹絕地反擊的「柳州經驗」,並且在會上醞釀成立全國造反派聯絡組織,以便各地造反派及時交流互通資訊,相互支援。

毛中央獲知後極感震驚,這恰恰犯了毛的大忌:生怕廣西、廣東造反派反抗的星星之火,呈燎原之勢。因爲在各地保守派被打垮後,造反派陣營合乎「規律」地幾近普遍地發生了分裂,不僅全部成立革委會的城市中的造反派分裂成兩派,而且全國幾乎95%地區的造反派也分成兩派。在許多地區演變爲殘酷血腥的武鬥。如四川造反派「八.一五」和「反到底」之間,川大「八.二六」和「紅成」(紅衛兵成都部隊)之間的武鬥就十分慘烈。只有兩廣和江西的造反派沒有分裂。因爲這些地方的保守派依然存在並且強大,造反派依然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故也依然保持著反抗恢復原有秩序的勢態。

換言之,毛中央最懼怕廣西造反派這類「打著紅旗反紅旗」式的文革造反民衆的反抗運動,它已危及和動搖了共產黨統治的根基。故毛決定「鳥盡弓藏」——抛棄廣西、廣東這類造反派,並且「兔死狗烹」——縱恿韋國清調動軍隊,夥同「聯指」對廣西「四.二二」進行血腥鎮壓,殺雞儆猴,以示效尤。1968年夏,中共中央針對廣西造反派的「七.三」布告,針對陝西造反派的「七.二四」布告,宣判兩廣造反派政治死刑的中央「「七.二五」講話,以及標誌造反派紅衛兵走下歷史舞臺的毛澤東「七.二八」在人民大會堂118廳召見「紅衛兵五大領袖」,就是在這樣的背景出籠的。

韋國清羅織「反團」罪名鎮壓「四.二二」

廣西造反派反韋國清,遂遭致韋和廣西軍區、廣西「聯指」的切齒仇恨。但是韋投鼠忌器,一直沒有機會下手。毛及中央文革對廣西「四.二二」的日益疏遠和抛棄,給了他們下手的機會卻還沒有名正言順的屠殺藉口。1968年春韋國清利用毛澤東關於「文化大革命實際上是國共兩黨鬥爭的繼續」的指示,開始了製造「階級屠殺」合法藉口的工作。

韋國清爲了「名正言順」地鎮壓廣西「四.二二」,必須在政治上搞臭「四.二二」,從而爲屠殺找到口實。其得意之作就是「反共救國團」一案的炮製。於1968年5月開始在廣西深挖「反共救國團」,祭起「階級鬥爭」這個法寶,煽動民衆對所謂「階級敵人」的仇恨,再通過武裝圍剿消滅「四.二二」。毛中央在1968年針對兩廣造反派的「七.二五」講話中,以「反共救國團總團在廣州,分團在廣西」欽定了扣在兩廣造反派頭上這一「莫須有」的罪名。

韋國清則聞風而動調動軍隊夥同「聯指」,以回應「七.三」布告爲名,從7月至8月對廣西造反派進行了血腥殘酷地殺戮,導致廣西「四.二二」全軍覆沒。

廣西造反派寧死不屈,於是在廣西各地就上演了許多「圍城」之戰,一旦「破城」,任意屠殺,不但殺戮抵抗者,還殘殺放下武器的俘虜,甚至屠殺傷員俘虜,對被俘的女紅衛兵進行輪奸(相關資料另文披露)。真正的殘酷是針對無辜。與此同時,還大規模屠殺無辜的「黑五類」(地富反壞右)及其子女親屬,說他們是造反派的後臺和同夥。

廣西大地,屍陳遍野,十餘萬民衆,生靈塗炭。

在這場駭人聽聞的「階級大屠殺」中,還廣泛發生「聯指」及共產黨員慘無人道剖腹挖肝吃人肉的獸行。(另文專述)

廣西造反派遭瘋狂迫害、屠殺、圍剿直至全軍覆滅的過程,是以韋國清爲首的廣西當局和「聯指」羅織子虛烏有的「反共救國團」的罪名爲肇始,中央「七.二五」講話對此罪名加以肯定,廣西軍區和「聯指」的武裝圍剿而告終。

爲了推翻官方和傳媒輿論強加給造反派的種種不實之詞和「莫須有」的罪名,爲了還原文革歷史真相,讓我們掀開歷史重重黑幕,從中共文革機密檔案中,(1)一窺此曠古奇冤的來龍去脈,前因後果,台前幕後,讓血的事實說話,相信善良的人們會明斷是非曲直。

注釋:

(1)此文引用的相關資料、資料、電報、文件等均原自於廣西整黨辦公室的內部機密檔案。《廣西文化大革命大事記——1968年》1987年編印。(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毛魔臨死前指定的繼承人華國鋒以「兩個凡是」的觀點作其理論綱領,在華國鋒握有一定實權的初期,他基本上是將毛魔在文革浩劫的那一套東西照搬不動的,這裡有兩個原因:
  • 1966年5月,文革狂飈席捲中國大地,地處西南邊陲的廣西也不例外。
  • 文革記錄:在那個荒唐的年代 我殺了自己的父親
  • 文革之罪的首犯是毛澤東,同時是中共暴政集體犯罪的結果,是紅色意識形態洗腦的結果。
  • (大紀元記者安琦澳門報導)一群澳門民眾5日於澳門最熱鬧的議事亭前地,拉起有關九評退黨解體中共的橫幅,引來過往路人圍觀。有大陸民眾對展示出文革時期批鬥的展板,仍然心有餘悸。也有市民公開表示,沒有共產黨人們會生活得很輕鬆。
  • 在國際上有因為歌頌過法西斯和希特勒而獲獎的新聞記者嗎?在中國卻有,不讓反思文革,卻讓歌頌毛澤東;不讓紀念六四,仍舊肯定屠城,因為這是黨中央給全國定的主旋律。
  • 20世紀後期,左右中國命運的鄧小平在長達70多年的政治生涯中歷經“三起三落”,都與毛澤東有關,其中包括毛澤東在文革中親手將他打倒兩次,成為中國現代史上最具有戲劇性的政治人物之一。 (w2006-11-04-voa2.cfm)
  • 《紅衛兵小報主編自述》(美國溪流出版社,2006年)一書值得一讀。作者周孜仁,文革期間是鼎鼎大名的四川重慶大學815戰鬥團的《815戰報》主編,他寫的一篇評論文章《大局已定,815必勝》曾經被毛澤東點名,被算作全國五大毒草只一。可以想像,由這樣一位有著特殊經歷的文革風雲人物寫的文革回憶錄,一定有很強的史料價值和深刻的啟示。
  • 最近中共前國家主席劉少奇的遺孀王光美逝世,現領導人胡、溫出席追悼會,網路上對這位「偉大的現代女性」亦一片讚揚之聲,尤其是對她文革中喪夫陷獄,更是無比同情。王光美無疑是文革的受害者,就數以百萬計的文革受害者的級別而言,王光美作為當時的第一夫人,還毫無疑問是他們中最大的受害者之一。然而,歷史的真相卻往往是矛盾和吊詭的。在中共五十多年的政治運動中,中共黨內的受害者並不只有單一的身份,他們和迫害者的身份常常是合二而一,密不可分。受害者也常常先是迫害者,受害者在意識形態上,和迫害者並沒有任何不同。就我看來,王光美非但首先是一個迫害者,她還是一個「出嫁從夫、夫喪從子」的封建女性。
  • 【大紀元11月2日訊】三峽工程是一個超大型的水電工程項目。早在80年前中國就出現過關於這一工程的 構想,解放後也一直有人積極主張這一工程上馬。為什麼八十年代以前,這一工程始終未能上馬?八十年代當中,又是經過什麼樣的決策程序,使得這一工程得以重新上馬的?我在五十年代就參與過這一工程的相關討論,文革以後也一直關心這一問題,比較瞭解這一項目決策的歷史過程和演變。在此文中,希望通過介紹三峽工程上馬的始末,回顧一下中國水利工作中的經驗和教訓。同時,也就三峽工程的防洪效應、 該工程與中國的經濟以及生態環境的關係等問題,作一些分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