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反共救國團」冤案始末 (10)

——文革機密檔案揭密之一
小平頭(丹麥)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下面的真實記錄,很能說明當時是如何製造出「反共救國團」來的——
一個中學幾百名師生集合開大會,大會標題是「堅決鎮壓反革命鬥爭大會」。

大會開始,一位老師被押上臺前,主持開會的「工宣隊」負責人宣佈:今天我們開大會,鬥爭我們學校的「反團」分子,這些反革命集團,有組織、有綱領。他們掩護劉少奇、鄧小平,要反共復國……。

接著要「反團」分子×××坦白交代他的罪行。被押上臺的老師臉色浮腫,走動困難,慢慢攤開講稿,一字一句的交代起了「罪行」,他說他參加了「反動組織——反共救國團」,在本校還有同一派(四.二二)的學生×××、×××也參加了「反團」,當時念到這裏,他所點到的十幾名學生,也在學生隊伍之中,一下子被「路線覺悟高」的另一派(聯指)學生馬上用繩子綁了起來,一起押到主席臺前。

大家一看,原來都是「四.二二」一派的,所謂的「反團」證據呢?沒有宣佈。當天,這十幾個才十三、四歲的「反革命」馬上被分別關押起來。各種「偵破專案組」連夜出動,把「反革命」雙手吊到教室的樑上,刑訊逼供,索要「反團」的「名單」、「印證」等。這些「反革命」開始並不害怕,以爲他們沒有證據,瞎說能定個死罪嗎?「專案組」晚上「審訊」時,先問:「你是不是‘反團成員’」?「不知道」!馬上拉起繩子,一陣拳打腳踢,往死裏打,有的用鐵鉗挾,被打的學生,用竹子、鐵釘釘學生的手指,把人吊到離地一米多高,然後突然鬆開繩子使人跌下來,直到昏死過去。不用兩天功夫,這些學生就「老老實實」地招供自己是「反團」成員了。但是直到逼死3人,還是沒有什麽物證。既然打「反革命」不需要任何證據,被打成「反革命」的那十幾個學生受到「啓發」,暗裏通氣,向「工宣隊」交待時,揭發「聯指」派打人、踢人很凶的幾個打手,「他們也是我們發展的‘反團’成員,而且是骨幹分子,爲了殺人滅口,妄圖消滅罪證,他們想把我們打死,其實他們早被我們發展成爲聯指組織中的‘反團’成員……」。

1968年7月1日至8月8日,韋國清調動廣西軍區6個連的兵力,加上南寧「聯指」的近萬武裝,以及武鳴、橫縣、邕甯、馬山、崇左、上林、玉林、陸川、貴縣九個縣的「聯指」武裝力量,圍剿南寧的廣西「四.二二」。

「四.二二」的部分群衆,見解放軍參加攻打,就趕快「反戈一擊」,宣佈改變觀點。南寧警備區司令部,通緝幾名所謂「反團」首要分子,「四.二二」開始也不相信,但在輿論壓力下,8月4日,「四.二二」指揮部保衛處不得不抓了6個人,宣判死刑,立即執行。可是,這種自相殘殺並沒有使軍隊對「四.二二」群衆的剿殺計劃停止。

截至8月8日止,圍剿基本結束,廣西「四.二二」全軍覆沒,蕩然無存。據不完全統計,打死「四.二二」1470人,抓獲「俘虜」9845人,交給各縣拉回去「處理」7013人,被打死2324人。(57)

合浦「反共救國軍」案

1968年夏,一個子虛烏有的合浦「反共救國軍」案,在欽州地區的合浦縣竟屈打成招,全縣追查出1353名成員,致778人傷殘。

合浦縣石康公社大崇大隊黨支部對社員龐福昌等人,日夜嚴刑逼供,龐屈打成招參加「反共救國軍」。8月19日,石康公社書記許志平和武裝部長莫家俊根據此案,在全社會範圍內掀起批鬥高潮。很快就抓出254名「反共救國軍」成員,致死3人,致傷致殘25人。根據石康的經驗,合浦全縣上下層層追查,把1353人(含石康數)打成「反共救國軍」骨幹成員。其中鬥打致死48人,致殘71人,致傷707人。

在這場瘋狂地政治迫害狂潮中,「聯指」及中共當局對「四二二」和「黑五類分子」大量地採用槍擊、刀砍、棒打、勒死、淹死的手法,還對男的割陰莖,女的輪奸、割乳房、炸陰道,更有幹部帶領集體剖腹食肝,以示「共同專政」。其瘋狂殘暴程度令人髮指。(58)

欽州地區剖腹食肝手段野蠻殘忍至極

文革中廣西濫殺無辜,不僅數位驚人,而且手段及其野蠻殘忍。僅據欽州地區數例爲證。

最慘無人道者,首推剖腹食肝了。據《欽州地區文革大事記》記載,僅欽州地區的靈山縣壇墟、新墟兩公社就有二十二例,合浦縣石康公社有十八例,浦北縣北通公社定更大隊有十九例,欽州縣小董茶場有三例。

1968年9月7日至17日,上思縣革委會召開「農業學大寨」四級幹部會,會上貫徹「七.三」布告,以三代會(農代會、工代會、紅代會)名義在上思中學召開「群衆專政」大會,公開殺害十二人,並將部分死者割腹取肝,拿到縣革委飯堂煮食。食人肝者竟然也有縣、社領導幹部。

該縣思陽公社武裝部長王召騰下到和星大隊佈置殺人,當晚殺了鄧雁雄一人,並開腹取肝與兇手一起煮食。他還勉勵大家都要吃,說吃了人肝膽子就大。次日,王召騰又佈置殺害四人,剖腹取肝,傳令每兩三個生産隊分一人肝吃,以致「共同專政」。

文革後期,廣西群衆曾強烈要求「吃過人的人不能再當幹部」!而韋國清、劉重桂之流則回答說:「爲什麽不能繼續當幹部?——對吃過人的人也要作具體分析嘛」!——參與吃人的黨員、幹部數量之多,從中亦可見一斑。

辱屍毀屍,被害者死得悲慘,死後更慘,兇手的手段血腥殘忍甚至變態。上思縣思陽公社女青年陸玉江,靈山縣廣江小學青年女教師黃少萍,合浦縣石康鎮婦女陳國蓮,被打殺後,兇手又用棍棒插入陰道,裸體陳屍路旁。(待續)

注釋:
(57)同注1,第131頁。
(58)同注1,第87頁。(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68年7月11日,《廣西日報》發表社論《偉大的戰略決策——熱烈歡呼毛主席親自批示「照辦」的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文革「七三」布告的頒發》。從即日起至8月3日,該報發表九篇社論,名爲鼓動鎮壓「階級敵人」,實爲煽動屠殺「四.二二」和所謂的叛徒、特務、走資派、「反共救國團」、託派分子以及地富反壞右分子。因此,這九篇社論被稱之爲「殺人九論」

  • 「火種」兵團是廣西「四.二二」在廣西水電廳設計院的一個群衆組織、在南寧文革武鬥其間,該組織六十多人佔據設計院大樓,也稱「火種」據點大樓。
  • 1968年6月18日,南寧地區《聯指》發出《關於徹底摧毀「中華民國反共救國團廣西分團」的緊急動員令》。
  • 1968年5月17日,廣西革籌、廣西軍區向中共中央、中央軍委、中央文革發出所謂《破獲蔣匪「中華民國反共救國團廣西分團」一案報告》的電報。
  • 廣西「反共救國團」冤案分爲兩個階段,1968年5月17日爲標誌,在此之前爲第一階段,是廣西各地「聯指」深挖「四.二二」中的「反共救國團」(簡稱爲「老反團」);在5月17日,廣西革籌、廣西軍區向中央發出《破獲蔣匪「中華民國反共救國團」一案報告》的電報爲第二階段,則是廣西革籌、廣西軍區大張旗鼓地利用「老反團」追查「新反團」,對「四.二二」造反派進行大屠殺。
  • 7月24日,即「七二五講話」的前一天,武傳斌離京返廣州參加省革委常委會議。7月30日、31日,廣州省革委會按照「七二五講話」精神,召開全委會批鬥武傳斌,令其交代「反共救國團」問題,同時還要交代與被打倒的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王、關、戚、林的關係問題、揪軍內一小撮問題、「中南局第二套黑班子」問題、「反革命屠殺團」紅警司問題等。
  • 所謂「七.二五」講話,即《中央、中央文革首長接見廣西來京學習的兩派群衆部分同志和軍隊部分幹部時的重要指示》。時間是1968年7月25日淩晨1時5分至6時15分。地點在人民大會堂東大廳。
  • 在全國各地造反派在各地軍方和保守派的聯手鎮壓下灰頭土臉之際,柳州「造反大軍」卻絕地反擊,打出一片新天地,一舉將「聯指」趕過柳江以北,佔領柳州三分之二的土地作爲根據地。
  • 1966年5月,文革狂飈席捲中國大地,地處西南邊陲的廣西也不例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