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反共救國團」冤案始末 (12)

——文革機密檔案揭密之一
小平頭(丹麥)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八)韋國清號召肅清「反共救國團」

1968年8月26日,成立廣西革命委員會,舉行了盛大的慶祝大會。韋國清(廣西區革委會主任)在講話中強調:要肅清「反共救國團」及「國民黨殘渣餘孽」,要穩准狠地打擊一小撮「階級敵人」,把「叛徒」、「特務」、「反革命分子」,以及地、富、反、壞、右分子批倒批臭,鬥倒鬥臭……。講話傳達後,全廣西各地又掀起一波亂鬥亂殺人的的新高潮。(67)

9月7日,南寧化工廠「支左」人員和革委會爲貫徹韋國清的講話精神,在廠裏開辦了第八期「學習班」,將該廠五十名有「反共救國團」嫌疑的人,集中在舊水泥廠(南化旁邊),由「支左」解放軍李元春負責專案組,該專案組成員有徐志豪(現區石化局秘書)、董擔(市塑膠製品廠書記)等15人。

一天,「支左」小組長武偉召開審查物件會,他說:「南化‘反共救國團’成員不是一個兩個,八個十個的問題,而是幾個火車皮也拉不完」。並說:「《臺北日報》都有你們這些‘王八蛋’的姓名」。李元春說:「南寧市新華街89號房是‘反共救國團’的老窩」。

在這個會上被點名爲「反共救國團」的有20多人,被審查物件每天只給吃三四兩米飯,六分錢菜金。經常給他們挂黑牌,拉去遊廠。在遊鬥中鞭打腳踢,有的人被五花大綁,施以「金雞獨立」刑罰,即站在倒放的方凳兩個斜對角,進行逼供交代。

李元春說:「我這樣幹,就是我的‘蘑菇戰術’」。六0二車間主任郭信被逼供後,不堪忍受刑罰,自殺身亡。被逼供神經失常的有陸恒嘉(天津大學畢業生)、周俊希、嶽明銘(老工人),此外,還有3人被逼自殺未遂。(68)

從11月5日至1969年4月9日止的五個月時間,區革委會把所謂「伍修集團」(伍晉南「反革命修正主義集團」)主要成員賀希明、霍泛、傅雨田、謝王崗、袁家柯等押到廣西八個專區、四個市和43個縣進行巡迴遊鬥,先後批鬥50場,三百三十多萬人次參加。每場批鬥會,都把當地的「反共救國團」、「叛徒」、「走資派」「壞頭頭」(造反派頭頭)等拉來陪鬥。全區被拉去陪鬥的縣以上幹部就有1700多人。(69)

1968年9月下旬,廣西掀起鬥、批、改,「清理階級隊伍」新高潮,全自治區幾乎每個單位都揪出少則幾個,多則一百多個幹部、教師、工人當作「反共救國團」、「叛徒」、「壞頭頭」、「反革命」、「牛鬼蛇神」等關進牛棚和私設牢房,以及監獄,全區有十五萬多名幹部職工受摧殘批鬥和勞役。(70)

自九月以來,全區各地「聯指」「秋後算帳」——對造反派群衆冠以種種罪名,大抓亂殺,甚至突擊殺人。以致9月23日區革委和廣西軍區爲此發出《堅決制止亂殺亂抓人的通知》的電報。實際情況如何呢?賓陽縣一面佈置不要殺人,一面又說確實群衆要求要殺的也可以殺。這個縣在九月以後依然繼續亂殺人;臨桂縣九月以後,在軍管會看守所關押的造反派,不斷被拉去殺害或鬥打,無人過問,至於「群衆專政」——暴民殺人的事更是時有發生了。當時還有的地方在發出不准亂殺人通知前採取口頭通知,說要快殺,過幾天就不准殺人了。結果,廣西各地到處出現突擊屠殺造反派群衆的現象。這是繼韋國清執行武裝鎮壓造反派「四.二二」後又對被關押的廣西幹部群衆第二次大鎮壓。(71)

殺人兇手突擊入黨

經過軍隊參與對廣西「四.二二」毀滅性圍殲廣西「聯指」取得決定性的勝利之後,很配合地解散組織,衆多頭頭們搖身一變,紛紛佔據廣西各級革委會的統治地位。大權在握,有權就有理,於是一大批屠殺有功人員紛紛升官晉級。

1968年12月3日,在首府南寧召開的廣西工農兵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積極分子代表大會。

參加大會的3500多名代表中,「聯指」派的的占95%以上,其餘5%是「四.二二」反戈一擊而成爲活學活用積極分子的。一大批人是指揮、策劃、參加殲滅廣西「四.二二」的有功之臣和殺人兇手。(72)

十二月上旬在廣西區革委的整黨建黨中,把在文革中所謂「三忠於」的殺人兇手,對文革有功之臣突擊入黨。據後來不完全統計,在文革中突擊入黨的五萬多人中,就有一萬二千多人是入黨後殺人的,另外二萬七千多人是殺人後才吸收入黨的,還有在突擊提爲幹部的八萬人當中,選拔一批「聯指」背景的成員作爲發展入黨物件。(73)

殺人與否成了考驗其對共產黨是否忠誠的標準。

屠殺元兇逍遙法外

所謂蔣匪「反共救國團廣西反團」是文革中廣西的特大冤假錯案。韋國清以此作爲屠殺對立派廣西「四.二二」以及「黑五類」(地、富、反、壞、右)及其子女的殺手鐧。在廣西衆多冤假錯案中,其聲勢之烈,殺傷力之強,迫害面之廣,屠殺人數之多,手段之血腥,都是首屈一指的。

在1983年的整黨運動中(清理文革三種人),廣西區黨委只是將大屠殺中一些馬前卒如廣西「聯指」頭頭顔景堂、廖煒雄、潘玉臣、李家海等一批劊子手僅僅是罷官處理。而罪大惡極、位高權重的組織者、策劃者、指揮者卻毫髮無損,在官場上飛黃騰達,如魚得水。

「刑不上大夫」的「清查三種人」運動

中共中央在1982年12月30日和1984年7月31日連續發出的《中共中央關於清理「三種人」若干問題的補充通知》。所謂「三種人」,按這兩個文件的解釋,是「追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造反起家的人,幫派思想嚴重的人,打砸搶分子」。

一開始,這一運動還只是中共黨內整黨運動的一部分,但是很快就發展成了一個波及全國全民的政治運動,把一場新的「清理階級隊伍」非法地推向了全國。對全國高校參加過造反的學生,中共還特別「關照」,於1983年4月23日向全國頒發了一個《關於「文化大革命」期間高等院校學生中造反組織重要頭頭記錄在案工作意見》。文件中說:「對‘文化大革命’期間高等院校學生中造反組織重要頭頭和嚴重問題的人,應由原所在院校認真負責地將經過調查核實的材料,通知這些人現在所在單位的黨組織和有關省市、自治區黨委組織部門,記錄在案。」「今後,凡從文化大革命期間的在校學生中選拔領導幹部和選拔出國人員,用人單位都必須主動與這些同志原所在院校聯繫,取得他們在校期間的表現材料。高等院校黨組織應積極協助」。換言之,這些被「黑材料」記錄在案的年青人成了隱性的「政治賤民」,起碼喪失了「被選拔」和「出國」的兩項重要的公民權。

中共在1983——1989年間發動的「清查三種人」的運動,既無合法性,也缺乏公平性和公信力,這一運動,只是針對曾經造過他們反的造反派群衆而來,並非一視同仁地清查處罰,「刑不上大夫」——對高幹子女組成的「西糾」(首都紅衛兵西城糾察隊)和「首都聯動」(首都紅衛兵聯合行動委員會)在文革中的種種暴行血債,被中共元老以「將來可靠的接班人」爲藉口包庇了下來,這批高幹子弟如今成了位據權力要津的「太子黨」!歷史真會開玩笑:《出身論》還是敵不過《血統論》!(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欽州縣城「聯指」圍剿「四.二二」造反派,「四.二二」廣播員陸潔珍被抓獲刺死後,兇手把她褲子扯掉,滅絕人性地把大號電光鞭炮塞入陰道,點燃爆炸,慘狀難以言敘。
  • 下面的真實記錄,很能說明當時是如何製造出「反共救國團」來的——
    一個中學幾百名師生集合開大會,大會標題是「堅決鎮壓反革命鬥爭大會」。
  • 1968年7月11日,《廣西日報》發表社論《偉大的戰略決策——熱烈歡呼毛主席親自批示「照辦」的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文革「七三」布告的頒發》。從即日起至8月3日,該報發表九篇社論,名爲鼓動鎮壓「階級敵人」,實爲煽動屠殺「四.二二」和所謂的叛徒、特務、走資派、「反共救國團」、託派分子以及地富反壞右分子。因此,這九篇社論被稱之爲「殺人九論」

  • 「火種」兵團是廣西「四.二二」在廣西水電廳設計院的一個群衆組織、在南寧文革武鬥其間,該組織六十多人佔據設計院大樓,也稱「火種」據點大樓。
  • 1968年6月18日,南寧地區《聯指》發出《關於徹底摧毀「中華民國反共救國團廣西分團」的緊急動員令》。
  • 1968年5月17日,廣西革籌、廣西軍區向中共中央、中央軍委、中央文革發出所謂《破獲蔣匪「中華民國反共救國團廣西分團」一案報告》的電報。
  • 廣西「反共救國團」冤案分爲兩個階段,1968年5月17日爲標誌,在此之前爲第一階段,是廣西各地「聯指」深挖「四.二二」中的「反共救國團」(簡稱爲「老反團」);在5月17日,廣西革籌、廣西軍區向中央發出《破獲蔣匪「中華民國反共救國團」一案報告》的電報爲第二階段,則是廣西革籌、廣西軍區大張旗鼓地利用「老反團」追查「新反團」,對「四.二二」造反派進行大屠殺。
  • 7月24日,即「七二五講話」的前一天,武傳斌離京返廣州參加省革委常委會議。7月30日、31日,廣州省革委會按照「七二五講話」精神,召開全委會批鬥武傳斌,令其交代「反共救國團」問題,同時還要交代與被打倒的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王、關、戚、林的關係問題、揪軍內一小撮問題、「中南局第二套黑班子」問題、「反革命屠殺團」紅警司問題等。
  • 所謂「七.二五」講話,即《中央、中央文革首長接見廣西來京學習的兩派群衆部分同志和軍隊部分幹部時的重要指示》。時間是1968年7月25日淩晨1時5分至6時15分。地點在人民大會堂東大廳。
  • 在全國各地造反派在各地軍方和保守派的聯手鎮壓下灰頭土臉之際,柳州「造反大軍」卻絕地反擊,打出一片新天地,一舉將「聯指」趕過柳江以北,佔領柳州三分之二的土地作爲根據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