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浮塵】洋裁與我<上>

畫與文/楊紀代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三年女師畢業後,開始就業教書了,當時還不滿二十歲。填寫各種履歷、資料、報表時,那「年齡」一欄實在難以下筆,知道人家一定都另眼相看:嘴上無毛,辦事不牢!雖然對無法上大學一事,內心一直耿耿於懷,可總算捧起了解決八口之家「吃飯」問題的鐵飯碗了,全家人都鬆了一口氣!

我們總共四個人同時分發回母校服務,既是小學同學,又是女師同校,這會兒又重新在母校執起教鞭,那份濃濃的情誼又再度綿綿密密的延續下去!猶記得頭一遭將清湯掛麵的頭髮燙了起來,那新奇又興奮的心情真是難以言表!看看鏡中的自己:一掃學生時代的「純」與「真」而戴上了「世故」的面具;一團團的捲髮,掩蓋掉殘餘的善良!這一改變,促使我在這個社會的大染缸裡載浮載沉,隨波逐流而不自知!

髮型跟上潮流了,那就得有幾套像樣的衣著好為人師表吧?母親挖空心思,將自己有限而古老的嫁衣,拆拆剪剪,東拼西湊,縫製了幾件。在縫紉機搭搭作響的同時,她總不忘提醒我:該去學學洋裁這一門手藝了,自己縫製合身衣服,就不必再穿媽這種三腳貓功夫的寬鬆服飾啦!聽了幾回,就開始有些起心動念,再加上我們四人中,大郭、小楊兩位是富家女,穿著打扮挺時髦!其中小楊經常把家中訂閱的日文時裝雜誌帶到學校來,讓我們幫她合計合計,挑出滿意的款式,剪塊稱心的布料,到洋裁店裡量身訂做套裝或時新的大衣什麼的。一件件的流行服飾,穿在那五短身材上,雖不出色,但也招引目光!

翻著那印刷精美的時裝雜誌,瞧著那一個個豔光四射的模特兒,展示的一套套設計新穎,講究花色、飾品、化妝相互搭配的新裝,實在捨不得移開目光,內心那羨慕、那嚮往就別提有多難遏抑啦!可是回過神來,看看現實,掂掂份量,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那只是夢想罷了!可是,夢想也有實現的一日!「求人不如求己」這一句話,是我行事的座右銘!那就靠自己的雙手來達成這個夢想!

那時年輕,動作快,級務、校務並不繁雜,三兩下就解決掉了,閒暇時光頗為充裕,於是堅定了我學洋裁的決心,沒想到我一提出這個構思,大郭和小楊竟然同聲附和,於是每週一堂的洋裁縫紉班就三人成行啦!

記得當時學費挺貴的,初級班一期學下來要七個月,收七十元,抵好幾個月薪水哪!可報名的人還不少。再買些布尺、繪圖簿、角尺、曲尺……等等拉哩拉雜的工具,於是我們三個就在「愛麗斯縫紉補習班初級科」裡,開始了始料未及的學習過程!

先學如何量身材,如何取得自個兒身上各部位正確的尺碼,規矩挺多,當然得「捉對兒」互相量才行。然後就開始了各自的「原型」製圖,哇!真繁複耶!沒知識水準還沒法兒繪製呢!得將各部位尺寸按比例縮小幾倍,然後在老師的指導下畫到繪圖簿上,然後按此圖型再繪製到硬紙上,剪出自己的「原型」,然後再……,反正加減乘除都用上了!那尺上的公分、公釐刻度,看得你兩眼發花,很可能有人的近視眼是如此種下的因果哪!咱三個人個個心裡有數,悔不當初,只好咬著牙先撐下去再說吧!

如此這般,一週一週,一堂一堂都在左量右測、放大縮小、畫上擦去裡忙得喘不過氣來,不僅枯燥而且無味!老師當然察覺到啦!於是開始穿插上「部份縫」,讓我們把家中的剰布或粗麻布帶上,這下子以為有趣多了,那真是高興得太早啦!先教「開扣眼」,當時可沒這種電動「勝家」縫紉機有開扣眼自動裝置!雖然那「霸王」牌腳踏縫紉機解決了農業社會全用手一針一線縫製的艱辛,可「鈕扣洞」仍得用手縫的!對於手執教鞭的我們三人來說,可真是酷刑呢!每晚在燈光下拆拆縫縫,左擺右放,怎麼也弄不出平整的針腳,幾回下來,那手汗早把粗麻布浸透了,不僅裂開變形而且搞得烏七抹黑的,再加上不聽使喚的針,老是扎進自己的手指,那點點滴滴的鮮血,把個淺黃色的粗麻布染上朵朵紅花兒!這種家庭作業,相較於剛入學的學生開始寫國字,不知要難上多少倍呢!@*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位敎水彩畫的老師,溫文儒雅、學富五車、滿腹經綸,尤其醉心古典駢文,一路行來那真是著作等身。年輕時即享有盛名,如今跨足畫壇,以水彩渲染畫的田園風光展露頭角!他的教法與國畫正相反,一定當堂先畫一張,多半以八開為主,間或畫幾張四開。作畫的步驟交代得很清楚,邊畫邊告訴妳如何控制水分;如何拿捏恰當的溼度;什麼時候畫遠景;中景何時下筆;近景又怎麼表現……,事無巨細,全都傾囊相授!示範完之後,我們再依樣畫葫蘆的現場臨摹一張。而且他為人幽默,言談風趣,因此人人學畫的興致非常高昂!我把這每週有限的三、四個小時,視為心靈與藝術的補給站!
  • 初中和女師六年的寒暑假,就在閱讀、習字與素描裡快速飛過。幾年書敎下來之後,不能免俗的升格為人妻、為人母,在級務與家務裡浮浮沉沉!整日裡,手中拿的不是粉筆、紅筆與教鞭,就是奶瓶、尿布與鍋鏟!就這樣日復一日的將所有的藝術細胞消磨殆盡;把僅有的一絲繪畫念頭泯滅於無形!
  • 每逢寒暑假,各主科照例都有作業,不外乎演算些題目,讀幾本指定的優良書籍寫個心得報告……等等,其中必不可少的是臨摹二、三十篇書法,許多同學都把這視為苦差事,而我卻樂在其中,一放假,最先完成的作業就是書法。

  • 這六年當火車生的日子裡,除了中國古典詩詞和西洋文學名著之外,鴛鴦蝴蝶派的言情小說大行其道,我們這些清一色情竇初開的女生,迷得不可開交:那一波三折,愛得死去活來的戀情;那錯綜複雜的多角關係;那哀感頑豔的情節以及纏綿悱惻的描述,把我們弄得神魂顛倒。人人在心目中都塑造了一位白馬王子,編織著戀愛夢!日日在「問世間情是何物?直叫生死相許」裡癡迷沉醉……!現在想來,真是自作多情,可笑極了!
  • 老實說,在那忙碌萬分的初中入學考前,如果沒有這些課外讀物的調劑,紓解精神壓力,那些日子真是很難熬過!從彩雲借給我的書中,讀到不少西洋名著,什麼「仙履奇緣」、「安徒生童話」、「一千零一夜」、「格林童話」……等等,但是總覺得格格不入,民族性不同吧!其中有一本叫「孟加拉灣民間故事」,內容有些類似「一千零一夜」,但是恐怖成分居多,把我嚇得半夜睡不著覺,噩夢連連!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勉強看完,趕緊還了。一段時間之後,仍然忘不了那些奇特的情節,於是動念想再看看,可惜彩雲早已移居日本,而我找遍台北市各大書局都沒這麼一本書,心中悵然!
  • 二戰過後,飽經轟炸摧殘的台灣子民,開始了重整家園的工作:從廢墟中尋找新生的力量;從殘破裡激發重生的勇氣;在斷垣殘壁中翻找可再利用的物資;在滿目瘡痍裡清點出舊日的器物!胼手胝足,夜以繼日,慢慢的有了家的約略雛型!漸漸的有了家的溫暖感覺!再加上國民政府遷台,力圖振作,於是到處一片盎然生機!
  • 初中課業與小學大不相同,當時老師的傳道、授業方法,全是靠講課、板書。以課本內容為主,再穿插些補充教材。於是「速記」的本事就在此時練就!課文旁的空白處,都是密密麻麻的筆記,尤其是國文課裡,文言文的白話翻譯,你得仔細聆聽再快速記上,否則只好課餘請教同學或傳抄一下。同時隨堂測驗不斷,再加上三次月考與一次期考,壓得大家喘不過氣來,於是不約而同的開起了夜車來!
  • 因為每班越區就讀的人,為數不少,學校體諒通學遲歸之苦,於是組織編排成隊伍,特准放學時,提前二十分鐘排隊離校,趕搭火車,把這一幫學生名之曰:「火車生」!
  • 民國四、五十年代,台灣開始了社會結構的全面變革,古老道德維繫的傳統農業社會,漸漸的分崩離析,被工商社會所取代,「客廳即工廠」的口號,使家庭主婦在繁忙的家務之餘,開始加入了廉價的加工、代工行列。慢慢的經濟掛帥,一切向「錢」看,隨著所得的增加,奢侈豪華之風也大行其道。下面所記述的片片段段,只不過是這巨變中的些微浮塵,隨著回憶的思緒,翻飛遠颺,但仍保有道德尚未全面瓦解時的一點純真、樸實與淡淡的甘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