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白家的那些事兒

心中的寶塔(4)——寒窗苦讀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玲瓏塔(王靜蘭攝影)

  人氣: 47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一次高考,成績出來了,少華總分只有300來分!

雖然少華對這成績早就有心裡準備,但真拿到這份成績單對他還是一個絕大的刺激。

高考前他就下決心如果考不上北京的大學就再補習一年。可在家裡這個環境是不行的,他的理性告訴他,他必須放棄那些交往,斬斷那些牽掛,靜心讀書。所以他要求父母幫助他聯繫去江蘇老家補習。老倆口兒對兒子上進的要求自然很支持,很快就聯繫成了。

於是少華背井離鄉,南下苦讀。走的時候,少華心情非常複雜。離開那熟悉的一切,去面對那份神秘的未來,他心裡沒有什麼把握。而真的離開家,離開朝夕相處的朋友,他又有幾分不捨。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可是冥冥中有一種力量在告訴他,這條路是對的。

補習的生活很艱辛,遠離家鄉,他懂得了節儉,每週只去買一兩斤散裝搾菜,回去到食堂借來菜刀自己切成絲,回去當菜,一個月的菜錢不足10元,他不講穿著,甚至到了不修邊幅的程度。一個學期沒有換外衣褲,上下都是油亮油亮的。

最難的還是收回那玩野了的心。單相思的苦讓他記憶猶新,所以他看見女生就躲得遠遠的。為了靜下來,進入學習狀態,他放下所有愛好,拒絕交往,全心只學功課。半學期中沒跟「同桌的你」說過話,獨來獨往,早上經常都是第一個到班級。

他學習晉代的祖逖,聞雞起舞,只要醒了就去教室讀書。一次他早上醒來才3點多,雖然實在是困,但他努力克制自己去了教室,他一步步邁上台階,心裡苦的無法形容,他大聲念著:「苦心人,天不負……」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後來他笑稱自己這種「戰略」為「全力以赴的統一戰線」的方針策略。

但這「全力以赴的統一戰線」方針政策付出很多,成果卻不盡人意,第二年還是沒考好,考了個佳木斯師專。少華又沒去,父親的朋友說:「師專你不去,你還想考什麼呀!」

他決定再補習一年。想想那過去一年的艱苦生活,他的確有點怕,可他決定了,他認準了要去北京,連上海深圳廣州都不屑一顧,少華認為北京是首都,中國政治文化歷史經濟的中心,這深深的吸引著他,他就是要到這個「中心」去!

依然又是半學期沒跟同桌說話,後來同桌問他題,他實在不好意思,才開始說話。雖然一股勁兒的學,可他發現怎麼也學不進去了,腦袋是木的,經常整天坐在那裡,可腦子不在書本上。

這時他接觸到了傳統蒙學,及儒道學說。這些對他幫助很大,他領會了其中「法無定法」,「無為之道」的道理,認識到自己過去一味的克制自己,強求自己緊張起來是「有為法」,除了增添自己身體上的緊張和疲勞之外,對學習幫助不大。於是他開始放鬆自己的精神,但並沒有放縱自己,依然摒棄一切干擾靜心的活動。

經過兩年的苦讀,功夫不負有心人,1991年,少華以全縣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系。

這回就是平常不茍言笑的白老先生也不禁喜上眉梢,掩飾不住的笑容一直就掛在臉上。白媽媽也高高興興的為暑假回家的曉鈞和剛剛考上狀元的少華準備好吃的,她就知道少華能成,他那股認準一件事做到底的脾氣和他爸爸一樣!

多年後,有一次,少華回母校,發現很多師弟師妹們都在老師的帶領下,採用自己當年的「全力以赴的統一戰線」的方針策略,苦不堪言。於是找到了校長,說希望介紹一下自己當年的經驗,如何把握自己,快速提高學習成績,讓學校多出兩個狀元。

因為知道白少華是「煉法輪功的」,校長害怕「政治影響」,所以沒有讓他去。對校長來講,幾十年的經驗告訴他,多出兩個狀元固然好,但那只是一個「政績」,可要是「不聽黨的話」,犯了「政治錯誤」,那可是關係到自己身家性命的天大的事情。所以在「教書育人」和「聽黨的話」中間,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聽黨的話」。@*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99年7月20日凌晨,全中國警察統一行動,秘密抓捕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清晨煉功時看到人少了很多,大家才得知此事。於是全國法輪功學員們再次集體上訪,老白家全家去天安門上訪。
  • 1997年《北京健康報》中出現了污蔑法輪大法的內容,少華當時想用不著理它。後來聽說有許多學員給報社寫信說明事實的做法,他內心一震,是啊!這不是更好的,更積極,更純正,更有益的做法嗎?
  • 昆玉河(北京昆明湖與玉淵潭之間的河道)畔的玲瓏公園,原來叫慈壽寺,以一座佛像眾多的玲瓏寶塔而聞名。
  • 95年少華畢業後,他沒有再想找。照他的想法,剛工作,生活艱苦,不適合找對象。所以他決定努力工作,等生活安定些了再考慮個人問題不遲。
  • 白家兄弟曉鈞、少華都才情過人,又都從年少就在鑽研各種的宇宙人生的道理,嚮往高尚的精神境界,終於他們找到了苦苦尋覓的真諦。
  • 以少華的多才多藝,大學生活自然豐富多彩。但人大生活對少華印象最深的還是人大黨委書記給入學新生的報告。
  • 從小的家庭氛圍使少華覺得自己上大學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他很聰明,並不很用功成績也不錯,還常參加很多活動,乒乓球,排球,滑冰樣樣都拿獎,各項學科競賽也常常有所斬獲,功課真不差。他一直夢想自己能夠去北京上大學。
  • 老白家出名,是因為這個家庭有很多樺南地區之最。除了北大荒畫派的領銜人物白仃先生是「當地唯一的畫家」外,老伴也有一個當地之最,白媽媽是當地教齡最長的音樂教師,幾十年下來,老倆口相依為命,生活雖然清苦,倒也寧靜平和。
  • 老白家在那地方扎根已經有四十年了。白老先生叫「白仃」,58年相應「黨的號召」,「建設北大荒」來到黑龍江省樺南地區八五九農場林區。和白老先生一塊兒來的當官的當官,回城的回城,論起資格來,老白家在這小地方也算資格最老的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