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白家的那些事兒

心中的寶塔(5)——人大點滴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白少華在人民大學門前

  人氣: 99
【字號】    
   標籤: tags: , ,

以少華的多才多藝,大學生活自然豐富多彩。但人大生活對少華印象最深的還是人大黨委書記給入學新生的報告。

高三的時候在電視裡看到談「六四」,北京公安負責人在電視上說使著勁說「我們一槍也沒放」(或一個人也沒死),當時遠在黑龍江的少華,深信「黨」說的話。可當91年剛進入內心嚮往的中國人民大學後,就在前幾天的學前教育課上,人大黨書記怕這幫新來的不知輕重的小傢伙們再出去找點事,就教訓他們說:「你們在遇到時局問題千萬要小心,你們知道嗎,六.四咱們學校死就死了6個學生,還有失蹤等的,好在是外地學生,沒產生太大影響…..」

這是少華第一次親身感受了被「心中的黨」欺騙的滋味。原來像自己這樣的「狀元」在中共的眼睛裡這麼不值錢。

同學們出去玩,借機也惡搞一下中共文革宣傳畫,中心「嚴肅認真」的為大家指引方向的是白少華

青年時代的白少華風流倜儻,多才多藝,能拉會唱。他曾在人大的歌手大賽上獲得觀眾最熱烈的回應,是人大校園十佳歌手。

少華從小就很善於結交朋友,非常崇尚高尚的情操和品格,總為古德者的故事而感動,發自內心神往那種精神境界。少華對宇宙的奧妙,深奧的道理更感興趣,冥冥中對人生真諦有一種追求。其實這就是古人所說的「崇尚義理」。

高考複習的經歷使他開始領略了傳統文化的方正、寬宏、圓融。進而開始瞭解傳統儒家文化,然後由氣功理論,轉而看上道德經,那時的少華就已經確認「道」的理超過辯證唯物主義之類所有哲學。

大學二年級的時候氣功熱,各種各樣的關於佛學和修煉的書廣泛流傳。少華他們男生寢室傳看一本《金剛經》,少華拿起來一看上便放不下了,他被佛陀捨盡一切慈悲眾生的心性境界所感動,真心嚮往那一境界。他很奇怪,為什麼同學看了都沒反映。他認定佛法是世間最高的真理,從此他開始轉入佛教的研究和修行。

白少華

但冥冥中,少華還是覺得有些什麼不足,用了那麼大的精力來到北京這個首都,這個「中心」到底是為了什麼?他在等待,他在期待著那個謎底。@*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99年7月20日凌晨,全中國警察統一行動,秘密抓捕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清晨煉功時看到人少了很多,大家才得知此事。於是全國法輪功學員們再次集體上訪,老白家全家去天安門上訪。
  • 1997年《北京健康報》中出現了污蔑法輪大法的內容,少華當時想用不著理它。後來聽說有許多學員給報社寫信說明事實的做法,他內心一震,是啊!這不是更好的,更積極,更純正,更有益的做法嗎?
  • 昆玉河(北京昆明湖與玉淵潭之間的河道)畔的玲瓏公園,原來叫慈壽寺,以一座佛像眾多的玲瓏寶塔而聞名。
  • 95年少華畢業後,他沒有再想找。照他的想法,剛工作,生活艱苦,不適合找對象。所以他決定努力工作,等生活安定些了再考慮個人問題不遲。
  • 白家兄弟曉鈞、少華都才情過人,又都從年少就在鑽研各種的宇宙人生的道理,嚮往高尚的精神境界,終於他們找到了苦苦尋覓的真諦。
  • 第一次高考,成績出來了,少華總分只有300來分!真拿到這份成績單對他是一個絕大的刺激。這決不是他真實的成績、更不是他真實的能力的反應!但中共制定的高考制度完全不注重人的綜合素質,還要求學生不能有自己的獨立見解,死背書本,還得一錘定音。
  • 從小的家庭氛圍使少華覺得自己上大學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他很聰明,並不很用功成績也不錯,還常參加很多活動,乒乓球,排球,滑冰樣樣都拿獎,各項學科競賽也常常有所斬獲,功課真不差。他一直夢想自己能夠去北京上大學。
  • 老白家出名,是因為這個家庭有很多樺南地區之最。除了北大荒畫派的領銜人物白仃先生是「當地唯一的畫家」外,老伴也有一個當地之最,白媽媽是當地教齡最長的音樂教師,幾十年下來,老倆口相依為命,生活雖然清苦,倒也寧靜平和。
  • 老白家在那地方扎根已經有四十年了。白老先生叫「白仃」,58年相應「黨的號召」,「建設北大荒」來到黑龍江省樺南地區八五九農場林區。和白老先生一塊兒來的當官的當官,回城的回城,論起資格來,老白家在這小地方也算資格最老的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