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綦彥臣:改革中的「范仲淹病」– 顏躍明事件的歷史文化透視

綦彥臣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2月11日訊】從中國浩如煙海的史籍中抽取比例並不算高的改革事例,完全可以組成一部煌煌巨著《改革的歷史》,但是,當「改革」一詞被絕對正義化及納入宏大敘事範疇時,我們不難發現:知識分子精英群體也得了一種「改革病」,這種「改革病」在歷史文本對照上應該叫「范仲淹病」。

為了論述這個問題,那就得先瞭解一下北宋慶歷新政(改革)中的「泡小姐事件」。

北宋慶歷五年(公元1405年)春正月,進奏院舉行祭神活動,蘇舜欽等人把祭神活動剩下的廢紙變賣了,收入的錢用於吃喝。這種吃喝包括在酒席上招樂妓——相當於現在的泡小姐。賣廢紙湊酒錢已經是一種不成文的規定,賣得錢多時可以吃喝好幾天,蘇舜欽這次就如此。范仲淹的政治對手御史中丞王拱宸抓住這個細節開始對他進行反攻,向皇帝報告蘇舜欽等人用公款大吃大喝的行為。案子的結果自然不利於范仲淹一派,但問題是:為什麼這麼一個小小的事件竟導致了內閣被廢呢?——杜衍、范仲淹、富弼三人被罷免職務。其中的人脈關係是:杜范二人為政治同盟,而蘇是杜的女婿且由是范仲淹推薦的。

在蘇舜欽等人狂吃濫喝的宴會上前宰相王曙的兒子王益柔年少才高,趁酒勁作了一首名為《傲歌》的詩。詩中寓意狂放,被誣指為有誹謗之意。王拱宸想以此要王益柔的命,多虧韓琦向皇帝進言,王益柔才免於一死。王益柔的父親王曙曾經推薦過歐陽修等人陞官,而歐陽修與范仲淹無論政治觀點還是私人關係都至密。後來,歐陽修為范仲淹的被罷鳴不平,結果被降級外放。王益柔仍同蘇舜欽一樣是經范仲淹舉薦才得到重要職務的。

一場無關緊要的官風問題演化成了一場政治風波。王拱宸在處理完此案後,竟然高興地說:「這回算一網打盡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范仲淹所主持的慶歷新政的改革措施之一就是裁態冗員,而冗員形成的重要原因就是恩蔭政策。所謂恩蔭就是官僚的子孫可以因父、祖的地位不經科舉途徑入仕,乃至親屬、門客、學生都可受恩蔭。這是宋朝政治敗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宋真宗時代,有一名叫王旦的宰相,素有清德之名,一次蔭補的子、弟、侄、外孫、門客、常從達十數人。給范仲淹惹了大禍的蘇舜欽就是蔭補的受益人之一,史稱他「少以父蔭補官」。范仲淹的第三子范純禮也以父蔭入仕,而且一入仕的起點就比較高,作秘書省正字、簽書河南府判官等職務。當然,無論蘇舜欽還是范純禮在蒙蔭入仕後,還是很有作為的。

問題是:當一個既得利益用一項政策如范仲淹的「抑僥倖」來反對其他或更低級的既得利益集團時,其結果是可想而知的了!——這就是「范仲淹病」的典型癥結。

「范仲淹病」在當代中國改革中也屢有發生。雖然它沒有慶歷新政之敗那樣具有宏大敘事的意義,但作為個案的「改革細節」則更具社會學年鑒學派的分析意義。不久前沸沸揚揚的黃金高案與近日並沒再掀波瀾的顏躍明案,當是「范仲淹病」的最好佐證。

之於黃金高案,與其說被指控勿寧說是被宣傳的重點是他有若干情婦。養情婦,不言而喻地說明有巨額非法收入。歸結為一點:你也不是好東西,憑什麼抓我們這一派的把柄?

黃案今天已經塵埃落定,自不必去細議。那麼,看一下14年前光芒照人而今少有人關心的湖南婁底顏躍明,其被捕與控罪無疑是在重複「昨天的故事」,無疑也是在拷貝歷史上的「范仲淹病」。

且不論顏被指控的罪名成立與否,看其處於既得利益與改革道德性衝突的悖論漩渦,就足夠了:其一,在平常百姓不惜花錢「撬門」的熱門就業上,顏躍明超乎了公眾。2006年11月16日的《南風窗》報道說:「2000年,(顏的女兒)從婁底農機學校畢業,被分配到市公安局做戶籍民警,那是一個小城裡讓人羨慕的職位,每年,一大批正規大學畢業的學生排在門外進不去。」;其二,對於「他中專文化的妻子在婁底市廣播電台做副台長,原本做理髮師的哥哥在他下屬一商場做黨委書記」諸如此類的「朝中有人好做官」現象,其外甥可以說:「對家族的照顧於情於理都說得過去,在婁底,副處級的幹部享受這些好處,太正常了。」(同上引);其三,利益之爭幾與所代表群體無關,用一位旁觀者的話說,「他不是在以人民的名義,而是在以自己的名義,以他個人對官員好壞的判斷」來作為。(同上引)

這三點最突出的綜合性反映是顏躍明的女兒被從公安局機關「發配」到基層派出所所釀成的「人身攻擊事件」。顏躍明認為是身為公安局一把手的胡某在報復他,並聲言「看我怎麼搞他」,於是二人結下私怨。

歷史文本有助於我們判斷的簡潔化,剔除「不是既非」的道德觀,那麼胡某毫無疑問就是王拱宸,而他顏躍明就是范仲淹。

在中國的政爭史上存在著一個不願為人所認可的「鐵律」,那就是:對手的人品,就是你的一面鏡子。從黃金高到顏躍明,給我們留下的道德思考是什麼?很難一言以蔽之,但有一點是毫無疑問的:我們這個歷史積澱甚厚的文化往往以歷史的厚重為傲,而事實上,我們又很少從歷史中汲取教訓。

————————

關於顏躍明事件的報道請參見《南風窗》2006年11月16日,P62—65
————————–
原載《議報》第280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12-11 11: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