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望南春與冬(22)

朱執中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22日訊】夜色籠罩了望南村。地處村西邊緣的茂林家,與棵棵大樹,叢叢青竹為鄰。從這裡長大的茂林,每當晴和日子,傍晚飯後他總喜歡搬一張自製半躺竹椅,放在二三層樓高的龍眼樹下休息乘涼,同時閉目諦聽烏啼蛙鳴,這自然之音令他心清慾淡,很快便悠然入睡,這真是難尋的田園之樂。在一向和諧、溫飽的望南村,不少村民農夫一到傍晚,特別是炎夏之夜也都喜歡坐於屋前空地、地塘(土話,即曬谷場)或祠堂前寬敞廣場上休息乘涼或聊天,也能同賞這鳥啼蛙鳴。對此,村人自有情趣濃與淡之分。

  這晚,茂林在樹下小睡片刻,矇朧中想起今晚一項家務商談,便霍然而起。只見廚房那螢火般的荳油燈光已滅,女人家晚飯後洗刷過鍋盤碗筷,收拾好鍋台與爐灶,於是回到住屋小廳。聽汝珍說,朗哥為打短工一事到村中找鄉親探問去了,母親和嫂子正在盥洗。他便抽起水煙筒等待她們。

  片刻,家中兩位女主人先後來到廳上,正中檯上那盞蓋著長玻璃燈筒的小媒油燈,小小焰火射出暗淡的橙黃燈光,把人的臉色和顏容都改變了。茂林朝妻子、媳婦瞅了一眼,問到:「大嫂,阿朗曾向你講到學做生意這事麼?」淑貞說:「講過。」茂林也就扼要地複述一下,便單刀直入地提出兒子從商上面臨的幾點困難,識字少,不會計數,還有點膽怯,說罷他問道:「大嫂,你想想,他讀書太少,這些難處確是實實在在,你看有甚麼辦法幫助他克服?克服不了,他想從農轉商就無望了。」淑貞想了想說:「爺,不知本家或本房,是否有學問好的親人?如果有,能請他教朗哥不就成啦。」「可惜本房眼下還沒有這樣的文化人!」「哦,原來如此。」

  翁媳一時語歇,小廳沉靜下來。旁聽者的婆婆突然發話:「大嫂,我曾聽四娘說,你小時讀過六年書,也是個文化人了,就由你來教阿朗,不是很好嗎?」茂林一聽妻子這個主意,喜出望外,立即附和說:「這可說中了,大嫂就由你來操這個盤!」淑貞面有難色道:「我僅是個小學生,怎有資格當這老師?何況他比我年紀大…」她說著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來。可茂林彷彿掉了東西得以物歸原主一般高興地說:「古人有雲,『能者為師』,我看得出來,你可是我家讀書最多,是個能人啦,請你就把教阿朗文化的擔子挑起來,幫他填上只讀一年半書的缺陷!」剛洗盥過的汝珍正踏進小廳,接上爸的話說:「嫂子,我看你準行,不但教朗哥,還要教我呢,我只讀過三年書,認的字好多都還給老師了!」

  淑貞見小姑說得有理也有趣,笑笑道:「我就怕教不來,讓我想一想…」她的話還沒說,李朗踏進門來聽到末一句,便搶先問:「淑貞你說想一想,想甚麼啦?」李朗結婚一個多月,與淑貞初見時那種青春羞怯感似乎已煙消雲散了,緊瞅著妻子問道,邊說邊在她對面的一張椅子坐了下來。杏兒見媳婦一時支吾,便將剛才商議的事講給兒子聽。聽罷,李朗爽快地說:「淑貞,你就照爸的意見辦吧!其實,爸不說,我也準備請你教我識字、計數,這兩方面弄不通,的確做不成生意。我向你保證,我會做個好聽話的學生!」茂林夫婦和汝珍聽李朗這一保證,都開心笑了起來。淑貞也笑著說:「既然這樣,我就試試,抽個空,我回欖嶺把讀過看過的書連小算盤一起帶來,擇個日子就開班。」汝珍邊鼓掌邊說:「好哇!嫂子你可不要忘記我這個小學生!」她的誠意和認真引得老小兩代齊齊笑起來。(未完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