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望南春與冬(24)

朱執中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29日訊】這晚,當她依計劃給丈夫講完一篇國語短課文,便準備轉向算術加與減的練習了,她認為這方面對買賣十分重要,加減算不準確,要不顧客多付錢,要麼就老闆賠了,阿朗先要學好算術,才能應付生意上的急需,學中文的速度可以稍稍放慢。在操練心算前她忽然問道:「朗哥,你爸近來編筐功夫趕得緊,不知他有甚麼新打算?」此前,丈夫已一而再向她介紹了李家,父親教子從商的動人故事,因此,眼前她最關心的是「新打算。」

  李朗雙手攀住妻的肩膊,面碰面地說:「不錯,爸確實有新打算。早些日子他告訴我,要趕時間做好這對大筐,像我一樣,趁農閒也外出找短工做,好多賺幾個錢,早點湊夠我賣布的小本錢。」「呵,原來如此,你爸為了兒子的前途,真肯費心呀!你將來有出息,可要記住這一點!」「好老婆,我記住了!你這人肚裡墨水多,家中各各方面,都比我想得週到。」李朗說著,便輕吻妻子紅潤微厚而又唇稜美妙的雙唇。淑貞輕輕推開丈夫,問道:「眼下,家裏存款有多少?差多少才夠本錢呢?」「爸說現有一百八十塊,待存到四百元才成,這數估計能買三十六、七匹布,兩個筐子約摸裝三十匹,剩幾匹備用。」

  淑貞微笑說:「老爺書也讀得不多,可計數挺精。如果只差二百二十塊,籌起來並不難。早先曾對你說過,我存有一筆私己錢,大概一百多塊,也帶來了,我拿出來點一點。」她從箱子裡捧出一個塗了桐油的小木盒,打開蓋子,把銀紙、銅紙、銅板一古腦兒全倒在梳妝檯上說:「我懂事起就學著儲錢,一直到出嫁,爹媽從未動過一文。朗哥,你數銀紙,我數銅錢、銅板,看一共有多少?」淑貞數得快,數目記在心上,丈夫點罷便報數,紙幣一百二十元。淑貞就對他說,你先來個心算,記住:除你報的數,再加銅板十二元五角,銅錢兩元二角五分,把三個數字加起來總共多少?李朗默默想了一陣報說,一共一百三十四元五角。妻子立刻指出,還漏加一個零頭二角五分,整數應是一百三十四元七角五分。淑貞於是給學生評定說,大數算對了,零頭個數沒算清,給個八十分吧。說罷輕輕扭了扭丈夫的耳朵,以後心算,先計清大數,再計清小數,加起來就不會錯了。   「老師,我記住了!」李朗笑著說,老師也滿意地點點頭。此後一連幾個月淑貞就是這樣認真耐心地教丈夫學加、減、乘、除,既學筆算、心算也學珠算。李朗天資聰穎也學得專心,不到半年,買賣上大大小小的算計和結賬,都能準確地算出來。他一再讚揚妻子算術了得又教得好,謝了一遍又一遍。淑貞總是淡然一笑說:「我不算甚麼。講實在,我讀到四年級,父親就要我記全家收入賬,加加減減,經常要做,熟能生巧嘛,就是有這麼點經驗。」其實,她這點經驗對於李朗改農從商並獲得成功起了很大作用。自此,「李朗娶個巧婦,真是命大運好」的傳聞,便在望南村及四鄉遠揚,這是後話。(未完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