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臨別的禮物》 (79) (完結篇)

班.艾瑞克森 譯者: 趙秀華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喬吉可以看到道維斯先生的兒子正站在碼頭的盡頭,身體靠著欄杆,於是他經過那個破舊的木板朝他走過去。當他到達道維斯先生兒子身旁時,他停在那裡有一分鐘之久,兩人誰也沒有說一句話。最後,老人的兒子開口了。

  「我想要實現我父親的願望。」他說。「我已經打電話給那所大學去確認獎學金的程序了。」

  「我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喬吉說。

  他回頭看看那棟房子。「這棟房子一直是我家人住的地方,所以我打算讓它保持原狀。我每年夏天都會過來住幾個星期,但是,剩下來的時間它就會是空的。」他從口袋中拿出一把鑰匙。「我已經打了一把鑰匙要給你,當你想過來的時候,隨時可以過來。」他說著,把鑰匙遞給喬吉。

  「我也有一些東西要給你。」喬吉說著,把那本筆記本拿出來。

  「這是什麼?」他問著,把那本筆記本翻過一遍。

  「這是一件你父親一直在做的事情,」喬吉說。「我想他會希望你擁有它的。」

  道維斯先生的兒子把筆記本合上,然後又靠在欄杆上,視線落在地平線上。「我恐怕一直都沒有盡到一個做兒子的職責。」他坦承地說。

  「你對他來說具有很大的意義,」喬吉說。「幾天之前他才告訴我的。」

  他看了那男孩一眼,然後,又轉頭回去看著那片海灣。

  喬吉看到海上有輕浪推過來。「今天看來是個坐帆船的好天氣。」他在那陣風吹過來很久之前就說了這句話。

29 完整的循環

  時間一年一年地過去,冬夏兩季在海灣旁的那棟空房子中轉移著。那個碼頭又歷經更多的暴風雨,而碼頭上的板子有的已經不見,有的則是鬆掉了。有一隻孤單的鵜鶘停在於微風中來回搖晃的屋頂上,這隻小鳥伸著頭,因為牠聽到有輛不熟悉的車子開進車道裡的聲音,但牠還是繼續在那裡看著……等著。

  有一個年輕人走下車來,站在那裡,看著他的四周。他用手撥了撥他那金色的短髮。那個院子已經不像從前那樣地修剪整齊了,但是,其餘的一切都還是一樣。他打開行李箱,拿出了一個公事包,帶著它走到後門的台階上,用他的鑰匙把門打開。

  他把那個公事包留在廚房裡,走到了書齋,慢慢地打開了那扇門。他的眼睛適應了一下裡面陰暗的光線,然後,他看到了那個老舊的躺椅還在火爐旁邊,有一陣強烈的感情衝擊著他。他深吸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伸出手來扶著門旁邊的書架,讓自己可以站穩。

  他把門關上,走到了道維斯先生的房間。他打開門,看見老人那張古老的雙人床,他走到床旁邊的書桌那裡,詳細地看著那張桌子,那個暗色的櫻桃沈木桌面已經因為歲月而龜裂了,但是抽屜還是可以很容易地打開來。

  他走回廚房,拿起他的公事包,把它拿進了客房。把後門關上後,他繞著房子走到儲物棚子那裡。他把門打開,拉開罩在小船上的那塊布,灰塵在陽光下翻飛起來。他看著那艘船優美的線條,以及船板上用小孩子稚氣的手寫出來的一個名字。

  出了棚子之後,他走回自己的車子,從前座拿出了一本活頁紙筆記本,然後走過雜草叢生的碼頭。小鳥因為他的干擾都飛了起來,他停下腳步來看著牠們飛走,然後,繼續地走到防波堤那裡。走到一半的時候,他停下來看著一塊歷盡滄桑的木頭,蹲在那塊木頭旁邊,伸出手來,摸了一下那塊木頭,然後又站起來,繼續走到盡頭有甲板的地方。

  他看著那些老舊的椅子,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它們還在那邊。他把筆記本放在椅子旁邊的甲板上,小心地坐在椅子上,把手放在椅子扶手上。他坐在那裡很久,看著遠方的海。那個海灣還是和從前一樣美麗。當太陽下山而接觸到海面時,他用手輕輕磨擦著椅子扶手。

  他拾起身旁的那本筆記本,把它打開到空白的第一頁。然後,再看一眼他的四周,拿起筆來,開始以左手潦草的字跡寫下:

  一路上,在老舊福斯汽車的引擎聲、收音機發出的刺耳聲音的伴隨下,他把車子開往那棟房子。路的兩側,古老的橡樹排成一列,宛若一個拱門。那棟房子坐落的地方離馬路很遠,直到彎進最後一個彎,才映入眼簾。@

(全文完)

書名: 臨別的禮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喬吉把鳥籠放回車子裡,然後開完剩下的路。車子停好時,他下意識地把前座推向前,伸手要去拿便當,然而,後座卻是空的。這是他第一次想到自己已經送完了所有的便當。他向後走了一步,看著車子的座位,然後,把鳥籠拿出來,關上了車門。
  •   「『我已經過了一個很充實的人生了,所以不要為我的過世而悲傷。相反的,你們要用這個時間來欣賞你們美麗的周遭。如果上帝真的存在,這個海灣就是祂最壯麗的作品。以後每次你們看著這個海灣,就要想到我,因為它在很久以前就捕獲了我的心,而在今天以後,我們終於可以融為一體了。』」
  •   我已經過了一個很好的一生,他回想著,已經了無遺憾了。這之間的所有事物中,這宛如石頭般地堅定,也如同天氣般地善變的海灣,在我回去時,已經早就在那裡準備好迎接我了。
  •   當老人把他的故事講完時,天色已經很晚了。從那一顆黃色燈泡中發出來的光線照亮著那個碼頭,微亮的燈光讓所有其他的東西都變成了模模糊糊的影子。喬吉停下筆來,抬頭看著道維斯先生。
  •   到了樓上的時候,雨水已經透過屋頂的漏洞滴得到處都是,而屋頂被吹走的地方,則就像倒水一樣,大雨傾盆地倒進屋內來。現在外面已經是一片漆黑,而那個暴風雨並沒有任何停息或變小的跡象。
  • 他們吃完東西後,下午已經過了一半。但是,外面還是一片無止境的昏暗。那兩個男孩從緊閉的窗戶隙縫中看著海灣。風正從海面上吹過來,對著房子吹,而前面的院子裡覆滿了風吹襲所形成的泡沫。
  • 當早晨過去時,天空卻沒有亮起來,相反的,天色好像愈來愈暗了。海灣現在已經波濤洶湧了,持續地衝過來的浪讓船前行的速度慢了下來,而那些巨浪好像盡其所能地讓他們的這趟旅程愈不愉快愈好。
  • 在他們走了之後,寂靜又重返那片空地,只有風吹動樹葉的低鳴聲打破這一片的寧靜。一分鐘過去了,然後是兩分鐘後,有一個人從森林的一個角落裡出現了,前一刻這個林子裡還什麼人都沒有。午後的陽光給人一種他已經幻化為樹的一部分的一種感覺。他低頭看著那兩個男孩子曾經走過的小徑,他看了很久之後才轉身,慢慢地穿越那片空地,走上小木屋的階梯,在他背後把門關上。
  • 威爾不聽他的話,穿過那塊空地,逕自跑到那棟房子那邊去。他把周圍看了一遍,然後打著信號示意約翰跟過去。約翰藏在那一片安全的林子裡,搖著頭,拒絕參與。

  • 約翰猶豫了一下,然後動身走在威爾身後。他們沿著牆壁一直走,走到通往那個通道的台階那裡。他們走下了台階,到達最底層的時候,威爾走向那個被陰影遮住的入口,但是,約翰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拉了回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