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學問是商品嗎?

李家同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麥加錫曾來台訪問,除了在北部演講,還專程去成功大學,他去成大的唯一目的是要去見一位研究生,那位研究生曾寫信問他一個問題,他回答了,可是事後發現有錯,怕信上講不清楚,決定到台南親自去解釋給他聽。

學問是商品嗎?對於這次大學聯招的槍手而言,他的回答一定是「是」,因為
他已經賣出了他的學問,而且一定獲利不少。

平心而論,不僅聯招的槍手將他的學問當商品出賣,即使學術界,將學問當商品賣的人也多的是。舉例來說,很多大學中都有替所謂企業界人士開設的研究所課程,這些課程收費非常高,因為來者不善,學生們已是高薪階級,通常都付得起。問題是:教授們教給這些高薪學生的學問,是否也會傳授給一般研究生呢?如果答案是正面的,恐怕那些付高學費的學生會心有不甘。所以我猜那些教授們必須對普通學生保留一些學問,而將他最好的學問傳授給高學費的學生。當然囉,教這些課程的薪水也可以高一點。他們不知不覺地將他們的學問當成商品在賣。

我們對於高中老師擔任補習班老師多半不太滿意,理由是他們很可能在原校教書時有所保留,而將最精彩的解題技巧只教給補習班的學生。令我不安的是:大學教授們似乎也在做類似的事。

在古時候,我相信學問不是商品,牛頓絕不會將微積分等等學問加以保密,或者申請專利,伽利略更不會了。可是在這個資本主義掛帥的社會裡,什麼都走了樣,有學問的人可以因為你沒有錢而拒絕和你見面談學問。

我們電腦界,這種情形比比皆是,有些所謂大牌教授,請他演講,必須付出很大的費用,否則免談。我過去常擔任一些國際會議的籌備人員,去請他們演講,往往碰釘子,因為他們一開口就先講價碼,我們也常常因為付不起而作罷。有趣的是:這些當時紅極一時的教授最近已經不紅了。聽說好幾位的演講費早已降價,可是大家已經不去請他們了。

是不是每位美國教授都如此勢力呢?當然不是,我所認識的麥加錫教授,就是一位完全不同的例子。他是史坦福大學的教授,當年在麻省理工學院教書的時候,參加過最早共時系統的設計,幾乎可以說是共時系統的發明人,他在人工智慧上的成就使他得到了電腦界最崇高的杜林獎(Turing Award),電腦界沒有諾貝爾獎,杜林獎等於電腦界的諾貝爾獎,麥加錫曾來台訪問,除了在北部演講,還專程去成功大學,他去成大的唯一目的是要去見一位研究生,那位研究生曾寫信問他一個問題,他回答了,可是事後發現有錯,怕信上講不清楚,決定到台南親自去解釋給他聽。

麥加錫教授專程來和一位研究生談學問是一個值得我們所有教授記得的事,對他而言,學問不是商品,而是應該和世人共享的,身為教授,就更應該將學問傳授給想做學問的人。

有一次,有一家幼稚園在牆上畫了米老鼠和白雪公主,這都是小孩子們所喜愛的卡通人物,可是這是犯法的.迪士尼公司沒有准許你畫,你是不能畫的,如果你是一個窮小孩子,就連米老鼠和白雪公主都看不到了。

古時候的人,大家很難想像任何一件事好像都和錢發生了關係。舉例來說,古時後的運動員也想跳得更高,跑得更快,可是大概很少人想到現代的運動員可以替運動器材做廣告而大賺其錢。

最近,一位愛爾蘭的中學生發明了一種新的密碼學,她好像宣佈她不想靠此而發財,她的爸爸是位數學教授,也許愛爾蘭的數學教授家庭仍然保留古老的價值觀念吧。

我們在檢討為何有大學生願意充當槍手的時候,不妨檢討一下這件事情背後所隱藏的深刻意義。如果我們將學問看成一種商品,也不要太責怪那些利用學問做壞事的大學生。我們做老師的人,首先應該設法不要將學問商品化,我們有時候有意無意中也立了一個錯誤的榜樣。@(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們做教授的都知道大學畢業根本談不上有學問,即使拿到博士學位,也談不上有學問,做學問是終身的事,我們唯有戰戰兢兢地做一輩子的學問,才可能被稱為一個有學問的人。
  • 我們應該要求全國人民在各行各業上都認真工作,學生也不能例外
  • 鄉下孩子不能靠父母來給他們文化刺激,就只有靠老師了。老師們的責任相當大的呢!
  • 希望我們將「強迫入學」的年限延長到十二年。理由很簡單,國中生不升學,常到社會裡較不好的地方去工作,立刻交上了壞朋友。根據法務部公佈的資料,青少年罪犯中,中輟生的數目是在校生的三倍,但是中輟生的數目是很少的,可見中輟生問題的嚴重性。
  • 孩子們小時候所受到的文化衝擊,對他們一生都有重大的影響,小時候就看過經典名著的孩子,當然會比較有思想。不要說別的,就以作文來說吧,常常看課外小說的小孩,作文一定做得比較好。
  • 中國總統在公元九○一一年的春天才離開,下午四時,他和全體重要官員到北京城的天壇去做最後的巡視,天壇依然存在,但到天壇的路上只剩下一條羊腸小徑,總統在天壇上放眼望去,可以看到大部分的北京城,這時候,整個北京城已被各種植物所覆蓋了,綠意盎然,由於正好是春天,好多樹開滿了花,北京城成了一個大花園。
  • 我決定幫助吳教授解這個謎。我給吳教授一個小小的錄音機,叫他白天用這隨身帶著的錄音機,一旦頭痛就對著錄音機將當時周遭的情形描述一下。
  • 我畢業以後,還遇到了一位盲人數學家,他最有趣了,因為他喜歡賭撲克牌,而且喜歡和黑道賭錢,像他這種盲人,我想世界上少有也。
  • 女服務生告訴我們,老太太每年聖誕夜都會來享受一頓正式的晚餐,總有一位計程車司機會去接她,飯店主人幾乎免費地供應她這一頓飯,她只象徵性地付一些錢,事後也會有一位計程車司機送他回家。
  • 張伯伯在新竹清華大學唸書的孫子正好來看爺爺,他一眼就看上了那件大陸鄉下人穿的棉襖,苦苦哀求我送他,我發現他穿了那件棉襖,的確很酷。看了這位台灣年輕人的樣子,我立刻想起了那位即將在大陸上大學的年輕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