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承認吧!他們是「不存在」的「小人物」

李家同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我們很多人從美國回來的,請大家捫心自問,在美國,我們看過女人在烈日之下修橋築路嗎?

八掌溪事件,使全國陷入一種不安的情緒,一連串的疑問,恐怕永遠不會得到合理答案了:為什麼整整兩小時,就沒有一架直升機趕去救援?為什麼一般老百姓在周六晚間都正在電視上看到了這一場慘劇,可是大官們卻好像沒有一個人知道這件事。

這件事當然會成為一個政治事件,新政府希望政客們不要討論之,乃是夢想,絕不可能成真的。我無意在此指責任何政府官員,我要在這裡談到這一件悲慘背後所隱含的社會文化意義。

我們不妨想一想,假如在八掌溪的是四位台大醫學院的學生、打電話求救的是台大的陳維昭校長,這件事會有同樣的結果嗎?即使也沒有人來救,我相信行政院長和總統在八時左右就知道了。教育部長在七時半也會知道了。

如果死去的是四位外國旅客,外交部長也早就知道了。

可是死去的是四位小人物,小人物永遠不是大人物注意的對象,難怪他們呼天天不靈,呼地地不應。我們不應該怪政府的高層政府官員,我們不妨想想,我們社會的菁英分子是不是根本不太感到這些小人物的存在。

就在今天,我們的電台電視台都在強調紫外線的指數,也一再警告外出要小心,我們難道不知道每天有多少勞工朋友們要打赤膊在烈日下接受紫外線的照射?我從來沒有聽到任何衛生署的官員替在炎日下工作的勞工們想出一個辦法來避免紫外線,我也沒有聽說過任何勞工委員會的官員談到這個問題,我更沒有聽過任何民意代表對這個問題提出質詢,對於很多成天坐在冷氣房裡的人來說,這些不知名的小人物已經不存在了。

八掌溪事件以後,在報紙民意論壇上發表感想的好像大多數是普通老百姓。一夜之間,經常會怒吼的知識分子不知到那裡去了。

我們應該關心政府官員的心態,我們更應該關心我們知識份子自己的心態,我們應該坦白而謙虛地承認,我們已經和一般小老百姓脫了節。就以這四位去世的勞工朋友來看,有一位年紀已到了六十九歲,六十九歲的老先生還要到河裡去做工,可以想像到他們生活壓力有多大,更令人心碎的,是四人中有一位是女性,女性做如此粗重而又危險的工作,實在是令我們這些人非常慚愧的。

我們很多人從美國回來的,請大家捫心自問,在美國,我們看過女人在烈日之下修橋築路嗎?

九二一大地震以後,一批法國工程師到災區來參觀,他們中有一位問我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女人在做工,我只好告訴他,這是因為大地震引起的,其實我們鄉下一向有很多女人在做粗重的工作,只是沒有人想到居然女人還要到河裡去幹粗活。

我們不要再假裝看不到了,我們應該承認一個鐵一般的事實:我們國家仍有相當多低收入的家庭,不然的話,為什麼一位六十九歲的老人還要去做這種粗重而又危險的工作?不然的話,為什麼會有一位女士會來河裡工作?

我們不要一天到晚談e時代,也不要一天到晚談什麼虛擬城市,我們也不要成天圍繞著統獨、主權、兩國論、一個中國等等議題上打轉。我們應該好好地想辦法改善低收入戶的生活,我們菁英分子不能成天只和菁英分子來往。關於兩岸問題,我們為何不問問我們的小老百姓,他們不懂邦聯,也不懂聯邦,惟一希望的是不要打仗,快快樂樂地過日子。我害怕的是,我們菁英分子的各種偉大理論,很可能連這個最基本的慾望都不能達到。

希望有一天,電台和電視台播報員,在提到紫外線時,能想到在烈日下工作的勞工朋友們,政府官員制定房屋政策的時候,想到很多人每個月只賺到三萬元,而一個孩子幼稚園的費用最少就是七千元,更希望各種叩應節目中,大家所關心的乃是一般小老百姓所關心的事。

如果這一天遲遲不來,不論那一個政黨執政,都還會有再一次的八掌溪事件的。@(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麥加錫曾來台訪問,除了在北部演講,還專程去成功大學,他去成大的唯一目的是要去見一位研究生,那位研究生曾寫信問他一個問題,他回答了,可是事後發現有錯,怕信上講不清楚,決定到台南親自去解釋給他聽。
  • 我們做教授的都知道大學畢業根本談不上有學問,即使拿到博士學位,也談不上有學問,做學問是終身的事,我們唯有戰戰兢兢地做一輩子的學問,才可能被稱為一個有學問的人。
  • 我們應該要求全國人民在各行各業上都認真工作,學生也不能例外
  • 鄉下孩子不能靠父母來給他們文化刺激,就只有靠老師了。老師們的責任相當大的呢!
  • 希望我們將「強迫入學」的年限延長到十二年。理由很簡單,國中生不升學,常到社會裡較不好的地方去工作,立刻交上了壞朋友。根據法務部公佈的資料,青少年罪犯中,中輟生的數目是在校生的三倍,但是中輟生的數目是很少的,可見中輟生問題的嚴重性。
  • 孩子們小時候所受到的文化衝擊,對他們一生都有重大的影響,小時候就看過經典名著的孩子,當然會比較有思想。不要說別的,就以作文來說吧,常常看課外小說的小孩,作文一定做得比較好。
  • 中國總統在公元九○一一年的春天才離開,下午四時,他和全體重要官員到北京城的天壇去做最後的巡視,天壇依然存在,但到天壇的路上只剩下一條羊腸小徑,總統在天壇上放眼望去,可以看到大部分的北京城,這時候,整個北京城已被各種植物所覆蓋了,綠意盎然,由於正好是春天,好多樹開滿了花,北京城成了一個大花園。
  • 我決定幫助吳教授解這個謎。我給吳教授一個小小的錄音機,叫他白天用這隨身帶著的錄音機,一旦頭痛就對著錄音機將當時周遭的情形描述一下。
  • 我畢業以後,還遇到了一位盲人數學家,他最有趣了,因為他喜歡賭撲克牌,而且喜歡和黑道賭錢,像他這種盲人,我想世界上少有也。
  • 女服務生告訴我們,老太太每年聖誕夜都會來享受一頓正式的晚餐,總有一位計程車司機會去接她,飯店主人幾乎免費地供應她這一頓飯,她只象徵性地付一些錢,事後也會有一位計程車司機送他回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