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木:敢問傅瑩,你是邪惡大使嗎?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月7日訊】正當《同一首歌》在美國被整的狼狽不堪、抱頭鼠竄時,中共的另一隻手又伸向了澳洲的心臟地帶。砸資上億元人民幣作為文化輸出搞一次海外中共勢力的“保鮮”運動,真可謂是狠下重手、煞費苦心。

每年象徵澳洲各界慶賀華人春節的悉尼遊行,由於多了500人組成的中共文化宣傳隊的參加,一時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門話題,中共海外代理將會如何抓住這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的獻媚機會而不擇手段呢? 也令愛國茶客們忐忑不安。

遊行時日,正在度假的悉尼市長緩緩而到,金龍點睛儀式在草草中收場,市長醉了酒般的殷紅在臉上堆滿了迷人的笑,踏著探戈小步跨入等候多時的敞篷小車。小車慢慢啟動,悉尼的遊行拉開序幕,不知是主辦者刻意安排,還是市長酒後蒙喳喳中的選擇,中共宣傳隊竟然緊跟在後,綁架般的將市長座駕與澳洲社團分開。

5百人的龐大隊伍分成多個部落,極端誇張的色彩伴隨著血跡斑斑的煙霧,裝點著中國傳統文化的人群與花車沿著佐治街緩緩而行,在烈日的照射下如一道從白骨洞中騰空而起的邪光瘋狂地撲向了四面八方,四隻怪物如幽靈般地在空中遊蕩。

笑容可掬的市長好似西天取經路上的八戒大仙因貪戀饅頭而不知提籃的姑娘乃妖魔所變,被妖緊拽著小手不放還自以為獨勝一籌,卻不見周圍已是危機四起。

八仙過海的變相醜化,打擊樂姑娘象吃了搖頭丸似的狂舞,花傘隊伍中人妖般的不倫不類。既有火熱巴西森巴舞女郎的蕩漾,又似悉尼同性戀大遊行般的荒誕。

花枝招展與荒誕怪異交織,妖豔多姿與群魔亂舞相擁。

尤其那些天真本無邪的小小姑娘們在管教的指揮下,拼命而又賣力地跳躍舞動著,不但動作一模一樣,連臉上的笑都無絲毫差異,在極權利益下的生命全無個性可言,幼兒也在專制奴役中長大。

中共文化宣傳隊幾乎是有老中青幼四個女子階層組成,中國的女性群體在所謂的解放運動中被毒害得人性變異扭曲,早已失去了東方女性那種純美的韻味。從颯颯英姿五尺槍的紅色天下,發展到妖媚勾魂秋波忙的黃色天下,中國的婦女一次又一次地成為了中共專制極權下的統治工具。

如果這樣的場景也是中華文化的再現,那只能說中華五千年的優秀文化在中共的踐踏之下已是支離破碎、名存實亡。有人說中共是邪靈合成體,是邪黨,我想這個結論與他短短幾十年就徹底摧毀瑰寶般的中華文化是分不開的。

總算不幸之中尚有一幸,在遊行隊伍最後壓陣的是令中共驚魂落魄的團體,悉尼法輪功修煉團體,法輪功方陣 的出現令無數的觀光者大為驚歎,雖然法輪功學員不擁有嫺熟的表演能力,但我們不得不承認,無論女性的純美,還是男子的剛健,在法輪功隊伍裏都表現得恰到好處。據說遊行組織者受到中共駐外機構的脅迫,幾年來不敢邀請法輪功團體參加,在公共媒體上曝光之後,人們終於能在今年的春節大遊行上一睹法輪功團體的正式面目。

今年的澳洲團體少之又少,唯正邪兩大勢力在悉尼心臟比高低。

遊行匆匆而過,曲終人散,多少人亢奮,多少人悵然,古木我木然而立,悲從中來,護欄而哭。“真是豈有此理!”

今日若非法輪功隊伍威武正氣抗衡,沐浴在自由祥和空氣中的悉尼腹地幾乎一片邪黨天下。

巨大的投資,變異的文化,瘋狂的舉止已成為中共在海外營造繁榮形象的三大特徵,當人們還驚歎在彩帶、狂舞與飛花的餘溫之中時,一場龐大的文化侵蝕正在向海外蔓延,華人社區內碩果僅存的中華古老文明的基點開始動搖了。

我突然回想起遊行開始前的一個小插曲,金龍點睛之後中共駐澳大使傅瑩隨市長走下臺階,一位新唐人電視臺的記者禮貌走上前去對傅瑩說“請問大使,你第一次參加悉尼大遊行有何感想?”,傅瑩粗魯地將記者推開,反問道:“你是中國人嗎?”。對新唐人記者那種誠意與涵養,我深感敬佩,但我突發奇想,如果我有記者那般的嬌好容貌,如果我能手持新唐人的麥克,如果我有機會出現在傅瑩身邊,我一定會以令全世界都能聽到的高分貝,大聲向這位惡党大使問道:“敢問傅瑩,你是邪惡大使嗎?”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2-07 6: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