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寧:沒有人權的民族等待它的將是亡國滅種——再談人權

曾寧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1日訊】人權及人權問題,是一個涉及中華民族治亂興衰、生死存亡的重大問題。

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會有抗爭。作為一個人,就會有人之所以為人的各種訴求。一個壓迫性的政權和一個不允許民眾有自己訴求的政府必然是一個反人權的政權和政府。一個反人權的政權和政府必然是一個把自己的民眾當作奴僕來奴役,把自己的人民作為陪葬與殉葬品,把自己的民族引向災難與窮途末路的政權和政府。

歷史與事實已經證明並將持續證明,凡是享有人權、越是充分享受人權的國家和民族,往往也是世界上最發達強大的國家與最興旺繁榮的民族。反之,一個沒有人權甚至反人權的國家與民族必然是這個星球上最落後、愚昧、野蠻、虛弱的國家與民族。

任何一個民族,在歷史的任何一個時刻。當人權得到保障、人權得到伸張、人權得到實現的時候,往往也就是這個民族走上偉大的民族解放與偉大的民族發展的時刻。如法國大革命之後的法蘭西民族與美國獨立戰爭和南北戰爭之後的美利堅民族。

人權概念的出現,是人類歷史石破天驚的新紀元。從此,人類走出了黑夜、人類走向了黎明。人權得以大解放,人類得以大發展。

人權的保障、制度的完善及人權最終的實現,是人類歷史劃時代的分水嶺。從此,人類告別了黑暗、人類迎來了光明。人權的大解放是任何民族得以大發展的前提。

中華民族過去曾經創造了輝煌燦爛、足以引為自豪的古代文明。如今,中華民族還有沒有能力走上一條民族解放與民族發展的偉大道路。中華民族再次到了艱難抉擇的十字路口。生存還是死亡,毀滅還是重生。這不僅僅是擺在每一個中國人面前的天問?同時也是擺在全世界人民面前的大疑問?中國極有可能走上一條自我毀滅與毀滅他人、自殺與殺人沒有界限的瘋狂道路。

“天下興旺、匹夫有責”。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高昂起雄性的頭顱,發出雄獅的咆哮。在世界民族之林中這是何等的壯美。一個被扼殺了人權及人權中最重要思想權的民族,猶如男人被閹割了雄性的器官,雄獅發出的是太監式的嗲聲嗲氣,這是怎樣的慘不忍睹,萬物也會為之側目。

人權,響徹在時代上空的最強音。中華民族的命運如果不能象破曉的黎明,衝破重重的黑暗,象初升的太陽冉冉升起。那麼,民族的命運必然就會象無邊的黑夜中隕落的星辰,直至暗淡無光、悄無聲息。

一個沒有人權的民族,是一個沒有希望的民族。一個沒有人權的民族,是一個沒有生機、死氣沉沉、喪失了創造能力與創新能力、其民族性格從靈魂到肉體都是扭曲、委瑣的民族。

今天中國所有的問題,本質上是一個人權的問題。中國的人權問題,實質上是中華民族救亡圖存的問題。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3-01 11: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