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焦點六:法輪功挑戰共產黨,其“忍”何在?

“2006海外華人新思路”佛州研討會問答精選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華邁阿密報導/ 2006年3月4日在佛州舉行的“2006海外華人新思路”佛州研討會上,與會者提出了許多兩岸民衆關注的熱門話題。嘉賓們的精彩回答贏得觀衆的陣陣掌聲。以下是當天問答部分精選片斷,和大紀元讀者們分享:

問:有人說法輪功講以真善忍戰勝共產黨,但這麽忍下去,會不會把共產黨慣壞了?

作家章天亮:我記得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在中南海有個萬人大請願,我當時就在現場,在中南海府右街正門的西面。我是親眼看到朱鎔基過來和我們對話。大請願結束後,時隔不到一個星期,在新西蘭有一次法輪功心得交流會,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去演講,當時他講的一句話:我印象非常深刻。這句話我想應該讓所有沒有煉過法輪功的人也都知道:我無法一次不差的重復出來,他大概是說,忍,是在一切行爲中的表現,而不是沒有行爲。

這裡我只能講我個人的理解。你想象一下,假如說,日本人來了,我藏起來了,苟且偷安了,這是忍嗎?這不是。這是懦弱。這個懦弱表現爲什麽?表現為沒有行爲。藏起來了。中共鎮壓法輪功,有些人藏起來了,這不是忍,是懦弱。法輪功的“忍”是說,正是因爲你鎮壓我,不管我要忍受多大的痛苦,不管你怎麽迫害我,詆毀我的名譽,折磨我的肉體,我都要給你講真話,而且在這個過程中,我要保持一個非常和平的非常祥和的心態。我要忍受各種痛苦,但我要講真相。這就是他們在講真相這個行爲中的表現。表現出來的忍。所以說法輪功的忍並不是沒有行爲,而是在行爲中的表現。

在過去的幾年來,共產黨在暴力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你可以看得到大陸鋪天蓋地的法輪功的真相,法輪功的光盤,包括現在鋪天蓋地的九評的光盤,都在全面的揭露中共。全面的清算共產黨的罪惡。

共產黨最怕什麽呢?最怕大家離開它。當大家都看到共產黨的邪惡的時候,共產黨就不存在了。所以過去這個東歐很多國家共產黨的解體,都和這些國家民衆的道德覺醒有很大關係。

楊明倫教授:大家應該記得,在甘地時代,甘地的非暴力反抗,就是一種忍的表現,他的做法全世界的支援。聖經上講,忍耐到底的終必得救。我想忍的精神就在這裏,而不是說忍耐就是懦弱。忍耐的力量會超乎一切。

大家想一想,基督教當時爲什麽會變成主流?基督教受了迫害300年,迫害使信徒後來變成了殉道者,最終他們推翻了羅馬的暴力統治。我想法輪功現在雖然人數有限,當他們法輪功每一個人都忍耐到底,他們都會成爲殉道者, 從而影響更多的人。所以我相信法輪功現在的被迫害,也就是將來共産主義崩潰的前兆。

聶森教授:我去年6月到北歐四國參加在國會舉辦的九評研討會。中共特務跟著我,也對我作死亡威脅。當然是沒有用的。我在他們的黑名單上。我家裏的電話被監聽,辦公室和家裡的電話不時的被恐嚇騷擾。就是在這樣一個環境下繼續做我們講真相反迫害的事。這就是我們的忍。

關於共產黨的殘暴邪惡,我記得我以前在成功嶺和大學畢業服兵役的時候,曾接受過關於共産暴政的教育,當時講的是“萬惡的共匪”。我們法輪功學員自從被迫害親身體驗瞭解以後,我發現那個教育是非常有用的,而且講的非常不夠,中共的真實面目比當時講得還壞的多。那樣的教育對我個人是很有幫助的。看清中共邪惡欺騙殘暴的本質是很有用的。那不是宣傳,是中共真的壞。

臺灣朋友由於很多人和共產黨沒有太多直接的關係﹐沒有真正去瞭解,所以大家覺得以前的那種關於共產暴政的教育是政治宣傳誇大。中共真的是假﹑惡﹑鬥的,原來起家就是一群流氓無産暴徒,一個流氓無產階級,只是後來他們把“流氓”一詞拿掉了。所以確實是匪,是共匪沒有錯。我只想補充這一點。需要用到的時候,發現原來沒有白學。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6-03-12 11: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