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讓村長強姦比較好
文字版 訂閱 簡體 繁體 2014.10.23
首頁 台灣版 香港版 評論 大陸 北美 港澳 台灣 國際 財經 科技 娛樂 體育

副刊 文化 旅遊 生活 飲食 醫療 教育 連載 文學 藝術 圖片 音像 移民

社區 資料 專題 網聞 論壇 賀卡 動態 天氣 廣告 突破封鎖 投稿 關於我們
如是網聞主頁論壇新聞網上真情悲情中國壇笑風生讀者投書犀利網評網友親歷民謠/順口溜奇聞趣事談古論今網上文學


還是讓村長強姦比較好

【大紀元3月16日訊】今天撿破爛路過一個村子。看到一群人圍著什麼看。擠進去一瞅,是個男人在強姦女人。

我大驚,問:「光天化日之下怎麼能發生這樣的事情!」
村裡人告訴我,那男的是村長,原先村裡人包括那個女的生活很窮,經常餓死人,不僅受村裡的地主惡霸欺壓,還受外村人欺負,被惡霸和外村人強姦、殺戮,後來是村長領著一幫人把惡霸和外人打倒、趕走,大家選他當村長,村長又讓大家都吃上了飯,所以村長的強姦是讓被奸者吃飽飯的強姦,比以前的強姦強多了!大家覺得還是村長的強姦比較好。

我說:「那女的怎麼不反抗?再說你們都是被奸者,怎麼不幫這個婦女?」
村民象看個外星人似的看著我,說:」反抗!怎麼不反抗!反抗這個那個新的又這樣,我們村村長沒人能管,叫誰當村長誰都這樣!再說,村裡的民兵、治保聯防隊都是村長的人,他們有刀有槍的,好死不如賴活著,誰不想活啊!」

我說:「那你們連罵都不敢罵,就這麼不吭一聲?」
村民說道:「罵?誰能罵過村長啊,他有大喇叭,他在廣播上把你家的醜事一廣播,把他的道理一講,村裡人誰信你啊。」

我說:「那你們可以告他啊。」
村民說:「告?我們村規定,近幾年的主要是解決吃飽飯和吃好飯的問題,在解決這個主要問題過程中出現的東西,可以擱置不談,等大家都吃的很好的時候自然就解決了,倉廩實而知禮儀啊,是生存還是不被強姦?當然是先要生存權。再說了,飽暖思淫慾,強姦,這是吃飽飯必然帶來的陣痛,是村情決定的,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我問那個被奸的婦女:「你不覺得你的人權和尊嚴受到凌辱嗎?」
婦女在下面喘息說道:「啥叫人權和尊嚴啊,俺不懂,俺只知道他這樣壓著俺、弄俺,是不對的,俺挺累挺疼挺難受他還不給錢。」

我說:「怎麼素質這麼低!」
旁邊村民冷笑道:「你以為你聰明,村長的治村方略是一整套的,要聯繫地看問題,不能孤立地看。村長要隨意強姦我們,首先,給我們吃飯,要讓我們感激他;第二要給我們理想,說跟著他干以後會更好;第三,有民兵和治保聯防隊,給他保障;第四,有大喇叭、黑板報給他宣傳,幫他批判不服的社員;還有一條,他讓村裡小學收費,於是很多人上不起學,於是就不懂人權和尊嚴,於是就沒有你這麼多想法,於是村長就可以清清靜靜地強姦。而那些上完學的孩子,一般是村長他們家族的或者得到村長照顧的,不會對抗村長;有幾個倒是出息的窮孩子,但一畢業,村長就讓他們到村委會或村辦企業,待遇很好,都對村長感恩戴德,加上村長對他們灌輸的強姦教育很多,這些知識分子,女的想為村長獻身,男的想在村長強姦時幫他按住腿,那裡還有你這些胡思亂想。這樣,村裡比如有一百人,80人是沒文化的文盲,有文化的20人,大部分成為村長一個陣營的,你說,再有個把不老實的能翻什麼浪?所以在我們村,什麼都是為村長的強姦合理服務的。」

我說:「那你們就願意這樣被強姦下去?」
村民說:「也不像你說的那樣悲觀。村長還是在不斷的往好裡做的。他大兒子偷村裡的糧食,被他打斷了腿;村長有次喝醉酒,把一個幼女強姦致死,他清醒後打了自己好幾耳光,關了自己三天禁閉,沒吃飯。你看他現在強姦,動作就很文明,被強姦婦女身下還墊了村長的軍大衣,村長還知道戴安全套,還非常與國際接軌,跟錄像裡外國人幹事似的,耶兒耶兒地叫。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明天會更好。」

我說:「那你們就眼看著被奸者遭受痛苦的蹂躪?」
村民沉痛地說:「是啊,我們一直在致力解決這個問題。有些激進的人認為被奸婦女要使勁推翻村長,但這樣容易使矛盾激化,影響村裡團結安定的來之不易的局面。更多人以為,掙扎解決不了她現在的痛苦,反而有可能增加,而且還會影響全村的建設。既然現實就是這樣,我們無法迅速改變,就只有順其自然,達成共識,讓這個被強姦的婦女要承認自己是弱勢群體,承認這是一種必然現象,短暫陣痛,不要掙扎,可以換一個舒服點的姿勢,主動迎合強姦,把村長當成一個給我們每個人帶來幸福的好男人,配合他的動作。這樣,就不會痛苦,還可以體驗到歡樂!」

這時,村長聽我們議論得越來越沒邊,對旁邊的村小學校長說:「這幫人吃飽了沒事幹,讓他們的逼嘴一閒著就胡說,你跟他們講,有專家證明說岳飛是女的,他媽是男的。」

小學校長聽了趕緊對村民宣講說岳飛是女的,他媽是男的。村民一聽小學校長說這話,顧不得和我議論了,立刻面紅耳赤地和小學校長爭論起岳飛是男是女的問題,一個村民對村長豎起大拇指:「村長真民主啊,連這樣重大的問題都拿到桌面讓我們和校長一起辯論,過去我們連想都不敢想,可見我們是真正的民主啊!」村長微微一笑,趁他們去爭論岳飛不注意強姦了,又吃了一個蘭色小藥片,拉過另一個少女干了起來。

在這片熱鬧的場面中,李老二忽然什麼都明白了,明白得自己覺得寂寥,覺得害怕,覺得自己可憐,李老二忍不住要哭出聲來,脫口的卻是一句:「收破爛哎——」全村人一楞,都鄙夷地看著我。

轉自《看中國》(http://www.dajiyuan.com)

3/16/2006 9:21:35 PM

紀元導航主編信箱推薦給朋友打印機版
相關文章

  • 西方媒體看中國(第240集) (2006年3月13日)
  • 吳釗燮提斯德哥爾摩症 籲人民認知中共威脅 (2006年3月13日)
  • 從「春運」看中國的交通大考驗 (2006年3月12日)
  • 奧本大學“近看中國”論壇如期舉行 (2006年3月12日)
  • 梁治:從《冰點》事件看中國的「新聞尋租」現象 (2006年3月11日)
  • 奧本大學“近看中國”論壇事件始末 (2006年3月9日)
  • 三八婦女節看中國半邊天 今不如昔 (2006年3月8日)
  • 奧本大學“近看中國”論壇遭遇阻擾 (2006年3月8日)
  • 西方媒體看中國 第239集 (2006年3月6日)
  • 向《九評共產黨》的作者致敬 (2006年3月5日)


  • © 2000-2008 Epoch USA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