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趙昕:金子般純粹的胡佳

趙昕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23日訊】很久以來,就想為我手足一般的好兄弟胡佳,寫一點文字了。可是一直諸事纏身,沒有能夠實現這個心願。及至今日動筆,才知道要寫好胡佳,簡直是千難萬難。單是起一個文章的題目,我就想到了諸如《聖徒胡佳》、《天生的聖徒》、《無我的胡佳》、《陽光之子胡佳》、《前所未見的『垃圾』胡佳》、《剛烈的胡佳》、《從無畏懼的胡佳》、《只有付出永遠付出的胡佳》、《真正的天安門之子》等等標題,可是沒有一個我滿意的。並非胡佳夠不上以上的評語,而是這些題目都不能夠充分表達出胡佳的全部優良品性來。而且,「聖徒」兩字已經被太多人用得氾濫了,我也不屑為之。可以肯定的是,胡佳是我見識的太多人物中,最接近聖徒品質、最具有犧牲捨己精神的人之一。其他幾個是:趙紫陽、吳蓓、方圓、李海、胡石根、劉賢斌、黃維才、林牧、高智晟、許萬平、楊天水、李健、郭飛熊、任不寐、周峰鎖、洪哲勝﹍﹍

「毫不利己專門利人」,這句在新新人類聽起來像笑話的老套話,如果只能用在一個當代人身上,用在胡佳身上真是再恰當不過。從大學畢業以後,胡佳就全身心地投身於環境保護、動物保護、愛滋病民間救助與維權等等良心慈善事業之中,長時間超負荷運轉,從無任何喘息和停頓。大家都聽說或看過《可可西裡》對藏羚羊的保護,其中就有胡佳先生的一份貢獻;大家都知道河南愛滋病氾濫,其中黑洞的揭開就有胡佳先生勇敢的付出;大家都知道愛滋病孤兒無依無靠,可是誰知道胡佳先生一年究竟有多少天都是在陪伴著這些孤兒一起歡笑一起落淚;大家都知道「六四」週年紀念日到天安門廣場公開呼籲平反、趙紫陽先生逝世到清華西門領導遊行抗議是多麼危險的事情,可是胡佳先生就是這麼無所畏懼的去做了!試問偌大中國,又究竟有幾個人,能夠這麼無私無畏地身體力行這些公益之事?!

胡佳很窮,儘管不是必須,他所領導的NGO每個月還是只給自己開幾百元工資,還得經常接濟身處危難中的認識或者不認識的人,不像趙昕好歹做過幾年成功的職業經理人,曾經收入較高,所以我們一見面趙昕就只能心甘情願地去買單。他的新房也是他可欽可敬的父母,一對偉大的老右派夫妻資助他買的(佳佳的父親年齡大了,也是體弱多病經常住院。佳佳正是他們中年得子的愛情結晶)——正是他們,為我們的民族撫育出了一個如此善良純淨、如此悲憫大愛、如此剛正不阿、如此嫉惡如仇的天生的聖徒般的大寫之子!

胡佳又非常富有,他金子般純粹的心靈、謙和陽光的笑容、忘私無我的犧牲奉獻精神,又為他贏得許許多多知名不知名的朋友和忘年之交。其中有視他為「兒子」的高耀潔老媽媽、視他為忘年交的蔣延永老醫生、視他為家人的趙紫陽子女、視他為弟兄的吳蓓和高智晟我等。當然,他最為成功的就是,還在太太曾金燕在人民大學上學的時候,他就已經以自己陽光般的笑容、高尚的人格魅力,獲得了同樣優秀的金燕小姐的芳心!可是他是如此忘我的工作,經常會忽略金燕的柔軟的感受,以至於吳蓓和我這個做兄長姐姐的,還得旁敲側擊地教導他,經常提醒他多陪陪金燕,多給金燕一些關愛和浪漫。甚至後來有甚麼危險的事情,我都叮囑朋友們少叫胡佳來參與了,希望他能夠多陪陪父母和金燕。

胡佳又是一個容易受傷的男孩。他是個虔敬的佛教徒,又因為小時目睹了「六四」的血腥屠殺而從此素食主義,所以身體其實並不強壯,而且還患有乙肝。但是就是這樣一個外表文弱的人,精神的力量卻極其強大,極有親和力!正因為他誠實守信,渾身都充滿了陽剛正氣,嫉惡如仇,見不得任何歪門邪道的東西,所以他總是「專管閒事」,所以他總是無所畏懼,所以他總是「敏感人物」,極為容易受傷。這點大家從趙紫陽先生逝世我組織遊行示威抗議時就可以看出來。那時,因為我已經被軟禁,不可能親自到預定的遊行示威出發地組織遊行,十來個朋友答應我一定到現場去組織發動遊行示威。可是到遊行示威那一天,真正能夠到現場的,又在現場被「當場抓獲」的,僅只是胡佳一人而已!!因為他的毫不畏懼,極力抗爭,單單在去年一年內,他就被通州國保警察打了六次之多,一次是我在監獄中胡佳們為了營救我而集會商討,一次是和我去參加趙紫陽先生百日祭奠後軟禁在郊區時被捆綁挨打。真是那一次違禁祭奠紫陽,激怒得北京市通州區國保支隊的童女處長歇斯底里,竟然發作到辱罵胡佳為「垃圾」的地步!可是,從古到今,我們又有誰見過像胡佳先生這樣高尚聖潔的「垃圾」呢?!當然,應該承認,自從北京的一群同道好友群起激憤地到通州區公安局門口進行抗議示威,並鄭重地宣佈如果再暴力毆打胡佳我們將直接上天安門抗議,國保也為此先後五次找我談話後,情況變得好多了:除了這次接力絕食以外,通州國保甚至連軟禁曉波、趙昕、老鼠等等的時候,都不再軟禁胡佳,而是改為跟蹤錄像了,就是為了避免和剛烈之極的胡佳正面衝突!

當然,這其中我耍了一套「情感敲詐」:除了向公安局抗議之外,我也多次苦口婆心地向胡佳、齊志勇這樣嫉惡如仇的兄弟講我的人生經歷和心路歷程,如何從一個「義勇軍」的革命領導者,從一個曾經還手把五道口警察打傷的英雄主義者,轉化為一個堅定的非暴力主義者的,並列舉了自己為了讓看守我的警察回家過年,甚至還為他們絕了三天食的經歷——因為,警察也是人,也是和我們一樣的兄弟姐妹呵!如果我們因為他們的獸性暴行就「以暴易暴」,哪我們豈不也墮落為和他們一樣的撒旦的奴僕了嗎?!最後,我就老是給胡佳打電話,問他警察現在如何對待他的,還打不打他。如果真是又打了他,那麼我們言出必行,一定要不惜一切地到天安門去為他進行抗議示威!結果,胡佳就不停地解釋沒有打他,告訴我即便是再次打了他,我們也犯不著真去天安門抗議。我當然知道胡佳的剛烈性格和一心只為別人著想的高尚品格,也明確地告訴他,這絕對不行,如果警察真是又打了他,我們一定會義無反顧地上天安門抗議的!弄得最後,胡佳即便不為他自己著想,也得為我們這些朋友著想了,在此次又被非法軟禁時,沒有再像以前一樣,毫不畏懼地進行抗爭和衝擊了!

我這樣做,也確實有我的苦衷,有對胡佳父母和金燕的一份責任和承諾。記得胡佳去年有一次被非法綁架和軟禁時,我和胡佳媽媽的一次對話把我給深深地震撼了。當時,胡佳極為令人敬佩的母親對我說:

「胡佳從事他的愛滋病民間救助事業,從事他的良心正義事業,這些我都理解,我都不害怕。我最害怕的是他的無所畏懼、無所害怕!正因為他甚麼都不害怕,甚至都不知道害怕兩個字,我才最為害怕呵!至剛易折,至正易損呵!」

正是在這次對話後,我不得不對佳佳(請原諒我這麼公開稱呼胡佳先生,因為在年輕傑出一代中,出於對他們的喜愛和尊敬,我平時稱呼陳永苗為「苗苗」,稱呼老鼠為「妹妹」,稱呼胡佳為「佳佳」)動用了心機,使用了上述「情感敲詐」般的並不光彩的方式,以使他不得不愛惜自己。

因為,佳佳,我們都深愛著你!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愛惜自己,愛惜好自己才能呵護金燕,孝敬父母,維護弱勢民眾的利益——你嫂子說的沒有錯,所以我把這話傳達給你。今天我還和金燕約了呢,等你自由歸來,我們一定要陪著你父母親一起到春天的北京郊外,去美美欣賞一次,那漫山的野花何等燦爛!@

趙昕寫於2006-3-21雲南,金燕正在北京召開「胡佳失蹤新聞發佈會」時(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3-23 9: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