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劉曉波:中共人質外交遊戲何時了?

劉曉波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3月24日訊】胡錦濤即將踏上美國白宮南草坪的紅地毯,沸沸揚揚的趙岩案突然出現轉機,據趙岩案的代理律師莫少平3月17日說,對趙岩的起訴已經取消,他將在幾天之內獲釋。

趙岩被捕時是《紐約時報》北京辦事處的新聞助理,他是因《紐約時報》率先報導江澤民辭去中央軍委主席的消息而被捕的。中共官方指控趙岩洩漏了國家機密,但《紐約時報》否認趙岩是有關報導的消息來源,趙岩本人也否認對他的指控。

趙岩案顯然大冤案,但按照中共當局的慣例,類似趙岩這樣的案件,無論出於什麼理由放人,大都要留一個判定有罪的小尾巴。因為撤銷指控意味著趙岩將無罪釋放,也等於宣告中共當局從一開始就抓錯了。所以,趙岩案的結果僅僅是極為罕見的特例,顯然與《紐約時報》的顯赫地位和美國政府格外重視高度相關。

作為朋友,我為趙岩和他的家人感到高興,但願趙岩馬上結束牢獄之災,與家人團聚,接受朋友慶祝。我也為此案的代理律師莫少平高興。莫律師代理過許多敏感的人權案件,但在中國的制度下,無論律師的辯護多麼出色,大都只能是無功而返。而今天,莫律師終於可以看到自己為之辯護的一個政治犯將被無罪釋放了!

然而,作為生活在大陸的知識份子,無論如何,我也高興不起來。趙岩案的結果至多是人質外交的又一次出牌,是中共為營造黨魁訪美的良好氣氛而慣用的外交手段之一,而絲毫無助于大陸人權的實質性改善。正如《冰點》復刊並不意味著言論打壓有所鬆動一樣。君不見,《冰點》前腳復刊,《愛琴海網站》後腳被封。

恰恰相反,近年來大陸的人權狀況持續惡化。就在趙岩即將獲釋的前後,有更多的人因言獲罪。2005年,就有師濤、鄭貽春、許萬平、張林等異見人士,被以「煽動顛覆罪」判重刑;原《福州日報》採訪部副主任李長青被以「故意傳播虛假恐怖資訊」罪名判刑三年,只因他同情和支持反腐書記黃金高。2006年,山東鄒城市教師任自元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十年;山東淄博市網路作家李健平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起訴;《畢節日報》社記者李元龍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逮捕;還有近期內失蹤了一個月的胡佳、歐陽小戎等人。

「6.4」後,中共對西方的外交是金錢加人質,金錢外交能夠奏效的,人質外交就免了,而光用金錢不管用的,才會附加人質交易。最初,中共的人質外交是為了緩解「6.4」後的巨大國際壓力,是無奈之下的偶然行為,比如放方勵之去美國。後來,中共當局從中嘗到甜頭,逐漸把人質交易作為党權外交的組成部分,捉放遊戲也玩得日趨嫺熟和精巧。徐文立和魏京生的第一次被提前釋放,與93年申奧有關;王軍濤於94年保外就醫流放美國,與最惠國待遇、聯合國人權大會相連;魏京生第二次被保外就醫、流放國外成為江澤民急欲訪美的籌碼;王丹、劉念春保外就醫流放美國,是對克林頓98年訪華的酬謝;進入新世紀以來的短短五年,就有大陸人士徐文立、王有才、方覺、熱娜亞等人,具有美籍身分的貝嶺、李少民、高瞻等人,先後作為中、美交易的人質籌碼。

這樣的人質外交既殘忍又下流,永遠是放一個、抓更多,大陸的監獄中永遠不缺與美國作交易的政治人質。而且,這種捉放遊戲也是露骨的「等級歧視」,其中,政治犯的西方國籍和國際知名度是區分不同等級的兩大要件。但由於抓的太多而放的太少,以至於,一些備受關注的著名人質至今仍在獄中(比如,楊建立、楊子立等)。而那些知名度低的人質,並不會因中、美關係的改善而受到善待。因為他們既沒有國際知名度,更沒有美國身分,不要說還他們以公正,就是在獄中身體狀況持續惡化,也很難改變他們現在的命運,反正國際社會也管不過來。

儘管,現在的中共在本質上仍然是反人權的獨裁政權,但在大勢所趨和民心所向的壓力下,也不得不裝出一副「偽善」的臉來。中共寡頭們他們越來越具有平易近人的外表和溫文爾雅的笑容,言談舉止之間,頗有點開明務實的風度,也決不再諱言人權、法治和民主,甚至還會承認中國的人權現狀多有必須改善之處。所以,他們才會玩弄人質外交,國內的民間維權才有一定迴旋空間。在此局勢下,中國人權事業的成敗,國際大勢和西方大國的政治壓力固然重要,但在根本上還在於中國人自己的作為。以中國之大和人口之多,更以經濟高增長和金錢外交對西方政客和資本家的誘惑力,如果中共當局得不到來自國內民間的足夠壓力,國際壓力在中國內部就找不到有效的著力點,其作用也就很難得到充分發揮,就是再有幾個美國的壓力綁在一起,也無法真正推動大陸的人權進步。

反獨裁、爭人權的中國力量要想得到國際社會的足夠支持,使國際壓力的作用不限於促成幾個著名政治犯的釋放,而是能夠推動中國政治制度的逐漸改變,民間維權運動就不僅要挺直道義脊樑、不畏風險,更要肩負起責任倫理、儘量降低風險,既不妄自菲薄,也絕不能輕視對手,力求維權運動每一次爆發都能帶來官民之間的某種良性互動,並取得看得見的成效,哪怕每次取得的僅僅是有限的成果。而只有不畏風險的道義正確而沒有實際效果的維權,無法使民間維權運動的逐漸成熟起來,也無法吸引更多的人加入進來;唯有實際成果的一點一滴積累,才會為沈默的大多數提供示範,帶動更多的人投身民間維權;也才會讓關心中國人權的國際力量看到中國內部的希望,使自由世界施加給中共當局的政治壓力,變得更為理直氣壯且更有實效。

(2006年3月20日於北京家中)

轉自《民主論壇》(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3-24 10: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