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共產黨與二二八事件(四)

李大衛

位於總統官邸旁的菸酒專賣局,門前為站崗的安全人員,旁邊還可看到軍用悍馬車。戰後陳儀在經濟方面也如同政治上的壟斷,全面統制經濟,將樟腦、火柴、煙、酒全部納入專賣,貪污舞弊叢生,民不聊生。1947年2月28日,憤怒的民眾遊行至專賣局抗議。(大紀元)

  人氣: 7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6日訊】六、二二八事件中台北地區的共黨活動

227緝煙事件中的台共記者

中共份子吳克泰、周青二人,曾參與中共台灣省工委會控制的「自由報」,後來為擴大對新聞界的滲透,兩人轉任台北「中外日報」記者。他們兩位在以新聞煽動二二八事件後,潛逃大陸,參加「台盟」組織,其後並持續為中共統戰部門工作。

吳克泰說:「周青從事件一開始就在場,由他寫前半段,我寫後半段,群眾包警察局和憲兵隊部份。報導寫完後,採訪主任、副社長兼總編輯不敢發,經過一番爭執之之後,印刷廠的工人出來說話了,他說如果這篇報導不發,就要把印刷廠燒了。這才把報導發了出去。第二天一早,報紙發到全台北市並發往全省各地,被搶購一空。稿子發排以後,我和周青又回到了憲兵隊。上千名群眾一直包圍著憲兵隊,呼口號要求交出凶手。」吳克泰親自參加了群眾衝鋒陷陣,幾次衝進警察局長的辦公室,要求交出凶手加以嚴辦。

位於衡陽路上的西門町力霸百貨,為曾是台灣最元老、最權威的報社台灣新生報所在,目前位於頂樓,外觀上仍有「新生報業廣場」的字樣。(大紀元)

另一位中共份子周青說:「幾百個群眾圍住警察分局要求交出凶手。雙方大約僵持四十分鐘才發覺凶手已被轉移到總局保護起來。人群便衝向城內的警察總局,人群已由幾百人迅速膨脹為數千人。警察局長陳松堅手忙腳亂,幾次站在二樓陽台說話,都被人群的怒吼聲打了回去。這樣僵持一個多小時,忍耐不住的人群有人衝進局裡,發覺凶手早被轉移到附近的憲兵第四團團部。」

龐大的人群一齊湧向憲兵團,途中周青向新生報工會借了一面鑼。周青以敲鑼鼓動群眾冒雨衝鋒,一進一退,這樣來來回回,次數無法計算。「那天夜裡我和吳克泰一面鼓動群眾,一面又輪流回到《中外日報》寫稿。稿子是用特寫描述的。」周青回憶說。

228遊行領導者的角色

終宵攘擾的台北市經過清晨短暫的平靜後,2月28日上午9點,中共「台灣省工作委員會」的幹部吳裕德,當時為台大學生,率領一群人,敲鑼打鼓,沿途號召民眾參與他們的行列,尾隨人數愈來愈多。當隊伍路過延平北路派出所時,一舉湧入,完全搗燬該所,未及走避的員警全被毆傷。10點鐘,另一批群眾湧進重慶南路專賣局台北分局,現場遭縱火焚燬。午後,群眾向台灣行政長官公署前進,其中有人手持日本軍刀和槍枝。下午2點,群眾又至設在新公園內的台灣廣播電台(即現在的二二八紀念館),以台語和日語廣播,號召曾在日軍服役本省籍青年,至指定地點集合。

位於公園東南隅的二二八紀念館,當年為台灣廣播電台。228當天民眾遊行至此,並入內向全省民眾廣播,致使民眾怒火迅速燃燒至全島。


由於事件不斷擴大,迫使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於下午二點宣布台北臨時戒嚴。這一連串的群眾事件,至今仍有許多人說是群眾自發行為,但起領導作用的台大學生吳裕德,是中共「台灣省工作委員會」所吸收的學生幹部,在28日上午領導群眾毆辱公務員、搗毀官署。而當群眾砸爛專賣局時,旁邊的屋頂重下來兩條大字標語:「打倒陳儀獨裁政,建立台省民主政府」,倉促之間,何來布條?顯見有人預先準備。

長官公署的神秘一槍?

另外一個疑點是,當群眾包圍長官公署時,那「神秘的一槍」是誰開的?當天至長官公署請願人潮以萬計,要求陳長官親自出來接見群眾,陳儀覺得人太多,安全沒保障,通知請願群眾派若干代表進署面談,群眾不接受。陳儀乃與葛敬恩商量,決定到二樓陽台與群眾見面。當陳、葛走到陽台,正要與群眾對話,忽然有人用手槍自群眾中向陳射擊,但未命中,樓下警衛聽到槍聲,立即向群眾開槍還擊,一時秩序大亂,群眾爭先恐後逃離現場。

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目前的行政院。2月28日下午,長官公署架起機槍,掃射前來抗議緝私煙的血案遊行請願民眾,當場血跡滿佈,使二二八的怒火,加速延燒全台,一發不可收


一般而言,在台北市的事件中,知名的中共份子並未站在幕前,而其隱居幕後的領導角色程度,則很難精確掌握。一度掌握「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領導權的王添燈,他是否是中共份子仍無法定論,但王添燈卻把草擬「二二大事件處理大綱」的重任交由台共兼中共的潘欽信、蕭友三和蔡子民三人。32條改革方案草擬後,一面交由王添燈,一面交予中共台省工委會負責人蔡孝乾。中共表示時間緊迫,不用修改,王添燈就於3月6日在「處委會」提出32條,要求陳儀命令在各地的武裝部隊,自動解除武裝;地方的治安,由憲兵與非武裝之警察和「民眾組織」共同負責;一切施政,不論軍事、政治,須先與「處理委員會」接洽;對於此次事件,不向民間追究責任,將來亦不得假藉任何口實,拘捕此次事件之關係者;絕對反對在台灣徵兵,以免台灣陷入內戰漩渦等條款。

延安中共的回應

陳儀在台灣逼出了「二二八事件」,當然是與國民黨內戰多年的中共所樂見的,正是所謂「親者痛,仇者快」。當時在延安的中共就透過電台廣播說:「台灣人民的武裝自衛乃是被迫的,是必要的,是正義的,是正確。」3月20日延安《解放日報》發表社論說:「你們的闘爭就是我們的闘爭,你們的勝利就是我們的勝利,解放區軍民必定以自己的奮闘來聲援你,幫助你們。」

中共當然希望擴大事端,因此在廣播中免不了煽風點火,提出呼籲:「一、武裝闘爭既已開始,必須反對妥協,反對出賣,以爭取最後的勝利。二、處理委員會所通過的32條綱領,應堅決為其實現而奮闘。三、應迅速在鄉村照顧人民的經濟要求,在城市將接收的房屋分配予貧戶。四、為取得勝利,必須組織堅強的政治團體出面領導。五、須立即選擇大批幹部派赴城市鄉村領導武裝闘爭、行政工作與群眾運動。六、應速派重要領導人員及大批幹部,擴充自治運動的根據地等。」

(摘錄中共1947年3月梗日廣播)

(本文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是繼1992年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之後,探討事件責任歸屬最具代表性的研究成果。在這份責任歸屬報告中,將二二八慘案的發生,分為元凶、次要責任者、共犯與連帶責任者,所以從決策者、軍政者、情治人員、甚至半山、社會團體、新聞媒體,都有其相關的責任。這也可以算是台灣政治迫害的受難者,所發起的「維權運動」!
  • 前文中提到,1928年台灣共產黨在上海成立時,提出「台灣民主、台灣革命、和台灣獨立」三大主張。然而我們看到今天中國共產黨不斷叫囂反對台灣獨立、反對分裂國家領土,去年三月中共人大還通過了「反分裂法」(Anti-session Law),直接導致3月26日50萬台灣人民走上街頭「向中共嗆聲」,反「反分裂法。總統府前「九評共產黨」、「天滅中共」的巨型標語與橫幅,首次登上了包括香港在內的國際大媒體。那為什麼台灣共產黨在當時主張「台灣獨立」呢?
  • 今年的二二八紀念日,在陳水扁總統連連拋出的廢統言論當中,毫不莊重的落幕了。二二八事件,在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的正式道歉下,一項歷史憾事終於可望「大和解」,但現在卻淪為陳總統及獨派人士的政治資本,反過來打擊泛藍陣營。
  • 【大紀元3月1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李明宗台北一日電)民主進步黨立法院黨團幹事長陳景峻今天表示,昨天是二二八事件紀念日,更是台灣的苦難日,總統陳水扁昨天批定終止國家統一綱領與國家統一委員會繼續適用與運作,時機恰當。
  • 在台灣,總統陳水扁星期二正式簽署終止國統會運作和國統綱領的文件,他並利用紀念二二八事件的公開場合,前後五次對坐在他對面的國民黨主席馬英九說,他中止國統綱領是把權力交給台灣人民。下面是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胡漢強從台北發出的報導。
  • 〔自由時報記者王寓中、施曉光、黃維助/台北報導〕二二八事件五十九周年,國民黨昨天舉行「春蟄驚夢:還原二二八紀事」紀錄片發表會,黨主席馬英九四度向受難者家屬道歉,但家屬仍認為,「國民黨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到」。
  • 自由時報記者李欣芳/專訪二二八事件對台灣多數年輕一代很陌生,但對不少老一輩台灣人而言,卻是永難磨滅的記憶。國策顧問金美齡回憶起五十九年前的二二八事件,心有餘悸地說:「當時抓人抓得很厲害,氣氛肅殺、恐怖,我就讀的北一女初中後來就沒上課。」事件爆發前,金美齡還見過二二八受難者林茂生博士一面。
  • 〔自由時報記者謝銀仲、蔡民一/嘉市報導〕由民進黨主辦的守護民主聖地二二八紀念晚會,昨在嘉市二二八紀念公園舉行,受難者家屬要求政府懲治元凶;民進黨主席游錫堃強調,將邀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協調,成立跨黨派族群調查委員會,查明二二八事件真相。
  • 〔自由時報記者李欣芳/台北報導〕為紀念二二八事件五十九週年,群眾重回歷史現場。昨天不少民眾冒雨在台北街頭手持白色菊花,前往二二八事件現場天馬茶房、行政長官公署等地追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