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一位拒絕出賣好名聲的運動員

李家同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我相信,任何形象好的人,如果一再做廣告,他的形象也就不會好到那裡去了,因為人們終於會覺得有些奇怪,為什麼他今天推銷大哥大,明天推銷速食麵。

我敢說我們已經習慣了看到體育明星做廣告的鏡頭,我們總以為凡是在體育界出了名的人,就一定會去替某某體育用品做廣告,我們會不知不覺的問,天下有運動員肯不替商人作廣告的?

最近,在澳洲,就有這樣一位非常特別的體育明星,他叫馬克泰勒,是當今澳洲最著名的曲棍球球員,我們可以說他是澳洲的喬丹,但他從不替鞋商做廣告,理由是他不願推銷那些孩子們買不起的球鞋。最有趣的是,在他以前,曲棍球球王叫做布拉克曼,布拉克曼打擊次數高達三百三十四次之多,馬克泰勒前些日子平了這個紀錄,可是他就宣佈退休了。雖然他給他的理由是要多與家人相處,但他的謙虛立刻顯現了出來,誰都知道,他不願超越別人,平了紀錄就已經夠了。

雖然馬克泰勒不替鞋商做廣告,他卻願意將他的名聲用在公益活動上,由於他是澳洲小孩子崇拜的偶像,他常去醫院探訪住院的重病孩子,因為他的出現,會給那些孩子們帶來很大的快樂。

這位運動員沒有高收入,他的生活非常普通,這顯然是因為他不願意出賣他自己的名聲,如果他肯出賣他的好形象,好名聲,他絕對可以成為富人。

我們世人都有崇拜偶像的習慣,年輕運動員不乏形象好的,遺憾的是,運動員努力建立的好形象以後,馬上利用這種好形象來賺錢。很多運動員明明知道這些昂貴的商品並沒有任何實質意義,而且會帶給低收入家庭的不安,但是他們仍然昧著良心去替他們做廣告。

這種利用自己的好形象做商業廣告的不止於體育明星,其他行業也有這種現象。社會一般人相信形象好的人,認為他們所講的話都是對的,商人利用這個心理,專門請形象好的人幫他們推銷商品。照道理,我們應該感到這裡面有問題。可是,找形象好的人做廣告顯然有效,否則我們就不會看到他們在推銷咖啡了。

我相信,任何形象好的人,如果一再做廣告,他的形象也就不會好到哪裡去了,因為人們終於會覺得有些奇怪,為什麼他今天推銷大哥大,明天推銷速食麵。不僅他的形象會受損,他賣形象的效力恐怕也會逐漸地打折扣。

我們真不該為了金錢而使我們的形象受損,好的形象得之不易,我們該珍惜它,不該將我們的形象像商品一樣地賣給商人。

同時,我們應該有一個好習慣,形象好的人應該利用他的好形象做公益活動。馬克泰勒到醫院去探訪重病的孩子是一個值得我們學習的行為,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形象好的人至少應該常常做公益廣告。最近,我常在電視台上看到青春偶像替公益團體做廣告,每次都會令我感動,也常羨慕他們,因為只要是他們出現了,那個公益團體就能募到很多錢。我雖然有時也想替這些公益團體募款,卻力不從心,誰會看了我這種老頭子而肯掏腰包捐錢的。

有的時候,我們會感到沮喪,因為這個世界為什麼變得如此庸俗?看了馬克泰勒的故事以後,我們一定會感到好一點,因為這個世界仍有一些不願出賣自己好形象的人,對這些人而言,好形象是非賣品也。@(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應該有一些東西,是不能出賣的。舉例來說,我們的人格就應該是不能出賣的,可是,既然我們可以去賣我們的隱私權,難道我們不能出賣我們的人格嗎?
  • 我認為人類最基本的人權是要能活得有尊嚴,有希望。任何一個政府都要努力做到這些,世界人權組織,不僅要注意到人類的政治人權,更要注意人類中有十億的人每天賺不到一美金。
  • 道德感的消失也一樣會要我們社會付出沉重的代價,我們的治安會因此而惡化,因為治安的惡化,我們將永遠地生活在恐怖之中。
  • 我們很多人從美國回來的,請大家捫心自問,在美國,我們看過女人在烈日之下修橋築路嗎?
  • 希望在夜深人靜以後,我們的教授們不僅在實驗室裡做實驗,在電腦前面寫程式,也在書房裡看書。我們教授學問好了以後,就會教出喜歡追求學問的下一代,我們只有如此做,才會建立起一個優良的學術傳統。
  • 麥加錫曾來台訪問,除了在北部演講,還專程去成功大學,他去成大的唯一目的是要去見一位研究生,那位研究生曾寫信問他一個問題,他回答了,可是事後發現有錯,怕信上講不清楚,決定到台南親自去解釋給他聽。
  • 我們做教授的都知道大學畢業根本談不上有學問,即使拿到博士學位,也談不上有學問,做學問是終身的事,我們唯有戰戰兢兢地做一輩子的學問,才可能被稱為一個有學問的人。
  • 我們應該要求全國人民在各行各業上都認真工作,學生也不能例外
  • 鄉下孩子不能靠父母來給他們文化刺激,就只有靠老師了。老師們的責任相當大的呢!
  • 希望我們將「強迫入學」的年限延長到十二年。理由很簡單,國中生不升學,常到社會裡較不好的地方去工作,立刻交上了壞朋友。根據法務部公佈的資料,青少年罪犯中,中輟生的數目是在校生的三倍,但是中輟生的數目是很少的,可見中輟生問題的嚴重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