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透視中國:放漂的圖書能漂多久?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4月12日訊】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在上海「放漂」了首批200本新書。他們在一輛出租車後座上,留下一本網絡小說《一個偽知識分子的警察生涯》,在地鐵一號線車廂放了一本《溫故》,在瑞金賓館別墅群的七彩餐廳酒吧留下一本《現代都市的單身群落》,在國際飯店大堂茶几上留了一本《國美商業帝國》,在人民廣場座椅上放下一本《退步集》,在靜安公園巴里島酒吧遺下一本《讀書這麼好的事》……,

出版社為了「圖書漂流」活動,特意製作了新封面,貼有漂流徽標,書的三面書邊抹上綠色,書的封底有標注漂流活動的文字,讓人一看就明白這是「漂流」圖書。

3個月前,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在北京圖書訂貨會上舉行圖書漂流活動啟動儀式。他們精選了100個品種2000冊7萬碼洋的人文社科類新書或好書,先後在北京、上海、南京、廣州、成都等10個城市「放漂」。這是中國大陸第一家獨立運作全國性圖書漂流的出版社。

圖書漂流的起源

「圖書漂流」活動,是一段文明美麗的奇妙旅程,她起源於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歐洲,讀書人將自己讀完的書,隨意放在公共場所,撿獲這本書的人可取走閱讀,讀完後再將其放回公共場所,再將其漂出手,讓下一位愛書人閱讀,繼續一段漂流書香。沒有借書證,不需付押金,也沒有借閱期限。這種好書共享方式,讓「知識因傳播而美麗」。

如此播撒書香,傳播文化,宛若中世紀的「漂流瓶」,給人一種神秘感和浪漫情調,漂流的是一個夢,一種信念。在中國大陸,「圖書漂流」活動,斷斷續續已經有一兩年了,卻悄無聲息,2006年以來開始火起來。「圖書漂流」正逐漸成為一種新的文化時尚。

課本漂流計劃

上海靜安區教育學院附屬學校小學部,今年3月率先開展「課本漂流計劃」,488個小學生中,已有500多人次捐出600多冊課本和課外閱讀書籍,250個學生開始使用「漂流課本」。

這些課本可以說是「毫髮無損」,捐贈者自己在使用時相當小心,課本內不塗畫不折頁,又在課本封面上新覆了一層膠膜,學校在「放漂」前還對課本採取了消毒措施。

課本漂流,不僅節省書費,減輕家長購書負擔,更是為了環保,20本書大約需要一棵樹,中國大陸2.2億中小學生,如果每人每學期使用2本漂流課本,那能拯救多少片森林?

上海的「圖書漂流」目前最為有聲有色的無疑是普陀區了,區文明辦公室、區文化局和甘泉街道連手發起,2005年12月底,首批2萬冊書在超市、公園、圖書館、餐廳、茶座、酒吧等漂流點「起漂」,要求每一名讀者限拿一本。

漂流點備有記錄本,取書人自願登記姓名和聯繫方式,借此結交書友,一張「參漂者」信息卡,讓「放漂人」和「收漂人」有望聯繫。這些書都由市民捐贈,普陀區為這些「漂流書」製作了綠色蒲公英標記的放漂標識、宣傳張貼畫和書籤,希望每一位讀了此書的人都能在書籤上簽名留言,令每一本「漂流書」都擁有一份特別的「漂流日記」。

誠信危機

目前普陀區已「放漂」10萬冊書,設有16個漂流點,都由義工管理。

不過,令人意想不到的情景頻頻發生。一位作家作了一場試驗,將自己的一本暢銷新書放在公園的長椅上,書上註明「漂流圖書」。

不到兩小時裡,坐長椅的人沒有間斷過,書被翻了翻,放回原處。作家感到納悶,為什麼無人問津?

等遊客離開座椅後,作家趨前詢問調查。12個遊客中,有9個表示對這本書有興趣,很想讀,但其中5個認為自己拿走書會被旁人視作貪圖小便宜而「竊書」,有4個認為沒有「免費午餐」,說不準是誰設的陷阱,當今防人之心不可無。

作家說,看來,這個社會瀰漫著不信任的塵霧,防範心態也好,佔為己有也罷,種種心態暴露了社會誠信的缺失,一些人不講誠信,還猜忌別人同樣不講誠信,整個社會就形成互不信任的怪圈。

「圖書漂流」的遊戲規則是「愛就釋手」,讀者一旦違背誠信而「愛不釋手」,圖書就會觸礁沉沒。經區圖書館跟蹤調查的信息顯示,一些回漂的書留下了讀者不文明的印痕,有的書內被筆劃過,有的還缺了頁。書的回漂率不到四成,或許是暫時擱淺,或者永遠銷聲匿跡。

圖書漂流觸角

3月,有記者盡周折找到上海34名「首漂者」,其中31名是大學生,全部贊同「圖書漂流」活動,但七成受訪者坦承,看完圖書後,不會將其放到公共場所﹔八成受訪者表示這樣的活動難以持續。

一位大學生說,與其放在公共場所沒人看,或者讓揀垃圾收廢品的人拾走,還不如自己留著。

在中國傳統文化裡,「竊書不算偷」的意識負面影響深遠,無疑是漂流圖書回漂率低的原因之一。圖書漂流是一張「誠信試紙」,測試著人的誠信指數。一本漂流的圖書折射出人們對公共物品意識的淡漠,圖書漂流是對誠信自律和文明閱讀的期待。(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6-04-12 5: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