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豪勳和林清美姐弟大愛詮釋生命涵義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15日報導】(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縣十五日電)卑南族勇士林豪勳今天走完了辛苦的一生,這位勇者讓人驚訝到生命的韌性;而陪他一路走來的姐姐林清美,更讓人感覺親情的可貴、和無怨無悔的付出。

今年五十七歲的林豪勳,原本和一般卑南族青年一樣,身強體壯,一九七六年,二十七歲那年,滿心歡喜準備和女友共築未來的林豪勳,因整修房子不慎掉落受傷。

被送到醫院時,用掉了兩百多支氧氣桶,白血球增多到器官幾乎全部壞死,血壓數度降到零,醫生宣告就算救活也是植物人。

當醫生宣佈林豪勳頸關節斷了三節,就算救活也是全身癱瘓的情況時,家人不敢告訴林豪勳,因為家人知道林豪勳還想著女友、結婚、生子,和當個船長遍遊世界的夢想。

於是家人和林豪勳約好,來個十年計劃,逐漸改善病情,也許是家人的過度關心,林豪勳感覺到他的病情不可能好轉,頸部以下將會是永遠癱瘓。

林豪勳失去的不僅是身體,也失去了婚姻,更殘忍的是,他的水手夢、乘風破浪的豪情,將永遠禁錮在無法動彈的身軀內。他想自殺,但卻連捏死一隻螞蟻的能力也沒有,於是他臥床歇斯底里的過了一年。

後來他恢復了平靜,靜待生命結束的那一刻,中風的母親腳步蹣跚的靠近他,抓著他的手,顫抖著說不出話,此時林豪勳像惡夢初醒般,決定繼續活下去,他想既然連自殺的能力都沒有,那就好好的活下去,要活就要活的有意義。

林豪勳不再有歇斯底里的情緒,展開笑顏重新面對人生,家人這段期間緊繃的臉頰也終於放輕鬆了。

林豪勳要求閱讀報章、雜誌、書刊,內容包括天文、地理、機械、電子、電腦等,都有興趣,他口中夾著竹筷翻閱書本,有時口中的竹筷都快咬斷了還是翻不到下一頁,有時候卻是一翻就是十幾頁,兩、三個月後才逐漸習慣。

他接著口中咬筆,練習寫字,寫的第一封信是寄給女友,委託姊姊林清美轉寄,林清美說,信封上沒有留下家中的地址,內容只寫著簡單的問候,以及「忘了我」等,她想想也對,「人都已經這樣了還能怎樣呢」?

林豪勳的求知慾相當強,曾經花了六、七千塊錢的電話費,詢問電腦相關內容,後來台北朋友送了一部八位元的淘汰電腦讓他欣喜若狂,林豪勳說,「電腦說簡單也簡單,苦的是我只有一張嘴可以動」,雖然可以嘴叼竹筷按鍵,但是遇到必須同時按兩個鍵時,「硬是沒輒」,最後想到用髮夾黏上珠子,插在鍵盤上才解決這個問題。

就這樣,一張床、一根竹筷子和一部電腦,構成了林豪勳二十五年來的世界,簡單的世界,他卻創造出豐富的生命,他協助兩百六十戶族人完成族譜,編寫第一部卑南族字典和卑南族的傳統歌謠,最後還創造電腦音樂,主導一九九四年台東全國文藝季的開鑼演出。

樂不樂觀對林豪勳而言,毫無意義,他只想知道自己的命有多韌。

沒有姊姊林清美,也許就沒有受傷後的林豪勳,三十年漫長的日子,光是成長就很不容易,還要照顧一個全身癱瘓臥床的半植物人的全部生活起居,及一個中風半身不遂行動不便的母親,這樣的日子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的,但是林清美卻甘之如飴,沒有絲毫的怨言。

林豪勳受傷後,林清美每天清晨天未亮就必須起床,幫林豪勳翻身漱洗做早餐,七時不到又趕六公里的路程到學校上課,中午的時間,別的老師休息,她則必須趕回家做午餐餵林豪勳吃飯,再趕六公里的路程回學校上課,下午放學回來後幫林豪勳擦身洗澡,活動筋骨。

晚上看著弟弟和母親入睡後,林清美才能拖著疲憊的身子上床,但是不敢太入睡,半夜還要起來幫弟弟和母親翻身按摩,即使自己得了風寒,對弟弟和母親的照顧仍然是無微不至,就這樣三十個年頭,長髮失去了色澤,取代的是一一絲絲白髮,林清美的臉上還是找不出一點倦容,有的是無私的光輝。

林豪勳、林清美姐弟,不僅創造了生命的價值,更以堅忍和大愛詮釋生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