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蹤28年 原來是被北韓綁架

2004年7日,日本人質曾我瞳的丈夫、美國大兵查爾斯·詹金斯在日本政府的大力營救下也帶著兩個女兒回到了日本。圖為詹金斯(左二)一家在日本機場。日本妻子(左一),緊隨他們身後是兩個在北韓出生的女兒。(AFP)
更新: 2006-04-17 00:47:12 AM   標籤:tags: 綁架 , 北韓

【大紀元4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童昕綜合報導)據日本《每日新聞》報導,被北韓綁架的日本女子橫田惠(被綁架時13歲)父母將與下月訪問韓國,與同樣被北韓綁架並由DNA調查結果證實是橫田惠丈夫的韓國人金英男的家屬見面,商討營救事宜。28年前,金英男在游泳時突然失蹤,家人一直以為他被淹死了。

*否認綁架*

過去北韓一直否認曾綁架人質,直到2002年,北韓首度承認在上個世紀70、80年代,曾綁架過多名日本人,這些人被專門用來教授北韓特工日語及日本生活習慣。

日本方面指控朝鮮綁架15名日本人,朝方只承認綁架了13人,而其中8人已死亡,橫田惠就是其中之一。

2002年9月,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的破冰之旅——訪問北韓期間,北韓同意人質「暫時返回」日本,到2004年7日,日本人質曾我瞳的丈夫、美國大兵查爾斯·詹金斯在日本政府的大力營救下也帶著兩個女兒回到了日本。至此北韓當局承認還活著的5個人質及家屬全部回到日本。

而對於南韓,北韓一直堅稱只有主動越北者,沒有被綁架者。

*失蹤的孩子們*

1977年11月15日傍晚,日本新市13歲的女孩橫田惠上完最後一節體育課,獨自步行回家。然而,從學校到家不半小時的路程,橫田卻永遠走不完--她無緣無故失蹤了。

直至1993年,投誠到韓國的前北韓特工安苗金向日本記者透露,80年代末他在北韓的一所間諜學校受訓時,有一位日本女子在該校教日語。據說,該女子十多歲的時候在日本新海邊被北韓特工綁架。

根據安的描述,日方認為他所說的日本女子很可能是十多前失蹤的橫田惠。

而此次被確認是橫田惠的丈夫的金英男(失蹤時17歲),則是1978年8月在全羅北道群山市仙遊島海水浴場裡與夥伴一起游泳時失蹤的,當時他還是一個高中一年級的學生,28年來,家裡人一直以為他已經淹死了。

*北韓提供假骨灰*

2004年11月,日本政府派一個工作組到達平壤,與北韓方就解決綁架日本人問題進行磋商時,北韓方聲稱,橫田惠於1986年在當地與金哲准結婚,並在第二年生下了女兒惠敬。北韓當局當時派出聲稱是橫田惠的「 丈夫」的男子與日方人員對話。他介紹說,橫田惠患有抑鬱症,於1993年在瘋人院上吊自殺身亡。

但他拒絕提供可以驗證他身份的DNA物證,只表示願意與橫田惠的父母對話。第二天早上,「橫田惠的丈夫」卻突然來到日方人員入住的酒店,鄭重其事地將一隻骨灰盒交託給日方人員,要求「一定要送回到橫田惠的父母手裡」。他說,他起先把橫田惠埋葬在一個山坡上,後來為了讓她離自己「更近」,他把她的遺骨火化成骨灰置放在家中。

當時日本國內許多人都認為這次也許不會有假,就連橫田惠長年堅持尋女的父母也表示「無論這次出什麼結果,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來接受。」然而,最後骨灰經過嚴密的科學檢測後,還是被判定為是屬於兩個人的,且都不是橫田惠。

*日本震怒*

同年12月8日,日本宣稱,DNA檢測結果表明,北韓方所提供的橫田惠的骨灰中含有兩個人的骨灰成分,但兩種骨灰都不是出自橫田惠本人。

橫田惠在眾多的生死不明的被綁架者中因為年齡最小而倍受日本社會關注,一個13歲的小女孩在放學的路上被劫持,並據稱,在運往北韓的船上還曾痛苦地用雙手敲擊牆壁以至於鮮血淋漓。

由於北韓當局提供了假骨灰而使日本社會更加憤怒,日本政府隨即宣稱凍結對北韓的援助。

而北韓的回應則是:骨灰是「橫田惠的丈夫」親手交給日方的,「不可想像」他會把別人的骨灰送給日方,並要求日方歸還「橫田惠」的骨灰及鑒定結果,但拒絕與日方就此事進行會談。

*基因簽定確認橫田惠的丈夫*

雖然「橫田惠的丈夫」以從事特殊任務為由拒絕提供可以可以驗證他身份的DNA物證,但日方當時從橫田惠的女兒金惠敬處得到了她的頭髮。

日本綜合各種信息推斷橫田惠的丈夫很可能是30多年前在南韓被綁架到北韓的南韓人,並請求南韓政府協助調查,南韓提供了在那一時間段被綁架的五名南韓人親屬的毛髮和血液樣本。最後確認金英男與橫田惠的女兒金惠敬有血緣關係。

*親人盼相見*

在意外得知兒子尚存世間的消息後,金英男82歲高齡的母親崔桂月淚流滿面地笑了。在4月12日首爾的記者招待會上,崔桂月不停地喊著兒子的名字,她向在場的記者們哭訴說:「我一直以為他早就死了,現在我只想見到我的兒子,越快越好。」

記者會結束後,金氏一家前往京畿道坡州市烏頭山的統一展望台。崔桂月說:「我腰疼走路都困難。我現在心顫的厲害,但還是想上去喊一聲兒子。」

她還說:「英男非常愛吃煎雞蛋,但是過去雞蛋貴,所以沒能讓他吃夠,這在我心裡結了疙瘩。我很想見他,一定讓我見一面,我謝謝你們,一定讓我見上一面啊。」崔桂月一直念叨著「想見一面」。

崔桂月回憶說,金英男小時候經常纏著大嫂「給我做零食」,而現在已經是一個「煙不離手的煙鬼」,並成為一個對南間諜教官。金英男小時候性格非常開朗活潑,而現在據日本政府的「金哲准文件」的描述,他是一個「性格有些沉悶」的人。這樣的變化,使她不敢想像這段歲月金英男都是如何度過的。

另外,在金英男從一個南韓少年變成北韓特工的教官的同時,當年參與綁架金英男的前北韓特工金光賢,在2年後參與另一次綁架活動的時候被南韓活捉。獲釋後,在南韓結婚生子,現已成為南韓的一位商人。
(http://www.dajiyuan.com)

/b5/6/4/17/n1290015.htm  二維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