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文言文爭議,教長嗆教授,好笑

李家同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將來任何事情都由教育部官員一人決定算了。這倒也好,教育部可以裁撤很多單位。

余光中教授建議學生該多讀古文,教育部長反對,看來余教授他們的建議一定沒有希望了。一個國文課程的建議,引起教育部長如此強烈反對,我想余教授事先一定沒有料到。但事已至此,余教授恐怕只好死了心。

余教授所提的建議並非有關教育政策,而只與國文有關,部長應該將這個建議交給國文課程小組去討論,因為教授們常會對課程有意見。我相信一定有生物教授對中學生物課程有意見的,對幾何的疑慮恐怕更多,這些意見永遠都會有的,也很難取得共識,如果教育部長對每一個課程建議都要回答,那他一定要忙死了。我本人就很擔心中學幾何的教法,但我不敢勞動部長來聽我的想法。

即使部長要對某些教授的想法表示意見,也應該記得那些人是教授,因此所用的語言應該是學術界慣用的語言,不應該說人家好笑,更不可以說余教授腦袋還沒轉過來。我必須提醒杜部長,余光中教授年紀比杜部長的年紀大得多,早就是很多人尊敬的長者,我們無需同意余教授的想法,但絕不可以說余教授腦袋有問題,我們不是一天到晚叫學生們尊敬長者嗎?我真擔心將來大批年輕人會對老年人不禮貌。

文言文和台灣文學有何關聯,也令人困惑,台灣過去不是有很多人會作古詩嗎?增加文言文比重,就一定減少台灣文學比重嗎?反過來說,如果增加了白話文的份量,就一定會增加台灣文學的份量嗎?也未必如此。

余教授等想法未必全對,我就不能完全同意,但我們必須以理性態度討論,我們用的語調也必須平和,對長者更應該有禮貌。教授們常會有意見的,如果每次提出意見,就被人說好笑,腦袋有問題,誰還敢表示意見,將來任何事情都由教育部官員一人決定算了。這倒也好,教育部可以裁撤很多單位。

最令我們感到困惑的是,難道中學老師沒有自主權嗎?看來他們的確是沒有,中學生的程度有相當大的差異,用同樣的教法,一定不行的,為什麼不讓老師們因材施教呢?大人物吵來吵去,倒楣的恐怕是學生,他們永遠都是錯的。@(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一直認為網路的無政府現象是不正常的,我們人類連大自然都要管制,舉例來說,我們有時要使河流改道,我們也要築堤防,為什麼不能管制人造的系統呢?可是我們必須要建立一個正確的觀念:管制的目的在於維護國家社會的權益,而不是某些大公司的權益。
  • 在編這本字典的過程中,貢獻最大的義工卻是一個瘋子,而且是一個殺人犯。為什麼他變成瘋子,為什麼他殺人,我想還是讓讀者自己去看看書吧!對我來講,他的經歷太可怕,我是寫不下去了。
  • 我們可以在很多事情上讓步, 我們也應該積極地作出可以緩和兩岸緊張情勢的善意回應,可是我們更應該全國上下一心地團結在民主自由的大旗之下。 我們的僑胞在世界各地抗議示威,不應該再表示他們在統獨上的意見,而應該只提民主和自由。
  • 我建議我們天主教會至少應該多多地使我們教友關懷全世界,祈禱的時候也不能只提到「國泰民安」為止,我們應該替全世界祈禱。
  • 我仍有一個夢想,在我的夢想裡,這個社會裡充滿了好人,爸爸一定是個好爸爸,媽媽一定是個好媽媽,官員是個好官員,民意代表是個好民意代表,誰也不會用造謠方法獲利,更不會作出兇殘的事。更重要的是,這個社會裡的媒體工作者,都不會做出使人犯罪的媒體。
  • 這個世界如果有很多窮國家存在,他們的國人一定會對耗資億萬美金的奧運會感到不舒服的。奧運會的醜聞提供了一個人類反省的機會,在這個大批窮人處於饑餓狀況的時候,我們該舉辦任何如此豪華的活動嗎?
  • 我最喜歡的推理小說,應該就是「童謠兇殺案」了,理由很簡單,這本書的確充滿了創意。
  • 我們對於已經到了末期的病人,應該有一種特別的看法,我們無須再給他們做各種試驗,各種治療,我們最主要的工作乃是要儘量設法減少病人的痛苦,給病人愛與關懷,使病人在有尊嚴的情況之下離開人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