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證人現身指證活取器官 譴中共轉移罪證

圖:前夫曾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的安妮接受媒體採訪(大紀元)

圖:前夫曾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的安妮接受媒體採訪(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辛菲﹑李佳華盛頓DC報道))4月20日下午2點,法輪功學員在Mcpherson廣場舉行新聞發佈會,6週前披露蘇家屯集中營慘案的安妮(ANNI)和皮特(PETER)公開現身,指證中共勞教所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的罪行。他們表示選擇胡布會面的日子﹐國際聚焦中國的時刻﹐冒中共滅口的風險,用生命做證﹐中國勞教所發生大規模盜賣和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他們在集會上表示,雖然中共轉移和挪空了蘇家屯﹐但中共無法挪空和轉移全國所有關押法輪功學員勞教所﹐罪惡曾大規模發生在那裡﹐而且今天仍然在持續。

法輪功學員在集會現場打出「安妮和皮特 我們支持你!」「曝光勞教所罪惡 解體中共邪黨」「法辦: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法輪大法好」等橫幅。


圖:首先披露蘇家屯存在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慘案的皮特在發言(大紀元)

集會主持人于建梅表示,為了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成千上萬的學員付出了他們生命的代價。「不幸的是,還有大量的民眾不明真相,我們只有團結起社會上所有的力量,結束這場迫害。」

在著名歌唱家關貴敏先生及其夫人悼念受迫害致死法輪功同修的歌聲後,安妮和皮特隨大紀元主編郭軍女士來到主席台上,全場掌聲雷動,法輪功學員不斷的高呼「安妮和皮特,我們支持你!」「安妮和皮特,法輪功學員感謝你!」。

「中共可以轉移蘇家屯的證據,但不能轉移其罪惡。」郭軍說。


圖:前夫曾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的安妮接受媒體採訪(大紀元)

「蘇家屯的罪惡已被中共掩蓋,沒有辦法再得到更多證實,但這只是冰山一角。」安妮呼籲調查中國的其它監獄、醫院等相關設施,因爲中共無法對所有的證據罪行進行掩蓋。

皮特希望通過自己的行為營救那些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並因此鼓勵更多知情人士勇敢的站出來講述自己知道的情況。當記者問及此事曝光後,是否遭受中共威脅時,皮特表示,收到中共當局的威脅電話恐嚇他要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如果我不站出來,可能能活到六七十、七八十嵗,但一輩子會心裏壓抑」安妮說:「我今天說出了真相,明天可能會被殺,但你們知道這是中共幹的」。

蘇家屯女證人華府公開指證全文

大家好,我叫安妮,我是蘇家屯醫院的一名職工,前段日子,你們也聽了,我在錄音中的講話,很抱歉,那個時候我不能站出來,今天我想說,這件事情雖然現在表面上看好像是對於我們這邊是不利的,但是事情不是一天發生的,也不可能一天就把事情解決。
  
我和我的前任丈夫是在1999年到2004年之間在這家醫院工作的,我的前夫曾經是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的一名腦外科醫生,我先在這裡替他跟你們道歉。
  
我們醫院是在2001年開始關押這些法輪功學員的。那個時候,我並不知道。我是從2003年開始知道的,因為我們醫院很多醫生都是調來調去的,有些醫生知道,有些醫生不知道,但是1活體摘除這項是秘密進行的。因為這些學員抓來都是沒有合法手續的,所以說我現在也沒有辦法拿一些證據證明他們曾經在這家醫院關押過。
  
很可能是沒有人能夠存活出來,但是還有一部份人還在關押當中,沒有被殺,這是肯定的,我們醫院有好多人也知道這件事情,因為好多醫生都是秘密從事這樣的手術的,其他員工知道,大家都不敢說出來,怕被滅口,都很迴避這件事情。
  
被關押在裡面的法輪功學員大多數都是從大北監獄、馬三家教養院和其它監獄轉過來的,有些是煉功的時候被抓來的。好多家屬都不知道被關押在甚麼地方。由於中共當局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打死算白死」的政策,法輪功學員的死亡對於中國監獄並不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我曾經聽我前夫說過,大多數人都是身強力壯的,好多人還沒有嚥氣,他們的器官就被摘除。被摘除後很多人就被直接丟在焚屍爐中,沒有任何跡象。有的器官被摘除後,把屍體縫上。有的家屬知道學員被關押在這裡,他們會簽字,然後到其它的火葬場去火葬。

我的丈夫也曾經提出過不要做這種手術,但是那個時候他自己也身不由己,因為他知道如果他不做的話,很可能他的妻兒老小都會被滅口。從2003年開始知道這件事情後,我就一直在勸說他,最後他同意去另外一個國家,不再做這樣的手術,但是當時也遭到了一些威脅,所以他的心裏也是很害怕,今天他不敢站出來說話。

我想說的是,不管是法輪功學員,還是社會上的人,哪怕是罪犯,中國政府也沒有權力剝奪他們的生命。現在雖然是蘇家屯醫院這件事情沒有辦法再得到證實,但這只是冰山一角,我們可以慢慢從其它監獄和其它醫院著手去查這件事情。
  
我想靠我們的真心,會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我們會救到那些存活的法輪功學員,我相信我們大家以後會做好的。

蘇家屯男證人華府公開指証全文

以下是男證人Peter的證詞全文﹕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記者, 沈陽蘇家屯血栓醫院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事件是我和大紀元首先一起來報導這事的。

我原以為通過這些報導,曝光后,能夠制止罪惡,那些歷史的罪人會受到懲罰,同時那些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會受到釋放,生命會受到挽救。這是個最慘烈和滅絕人性、反人性的罪惡。

但是由于中共轉移了所有關押在沈陽蘇家屯法輪功學員和證据,再一次欺騙國際社會和媒體,而且用經濟利益來引誘國際社會,用恐怖威脅的手段來對付所有希望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人、机构和國家,所以我感到相當相當的气憤。

今天是胡和布什會面的日子,也是全球的媒體和人們最關注中國的一個時刻,我選擇這個日子公開的站出來,譴責中共轉移蘇家屯的罪惡,我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用我的生命作為證据來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我知道我報導這個真實的事件,中共是不會放過我的,但是我甘愿冒著這個危險走出來揭露這個迫害真相。同時我想說:蘇家屯這個罪惡,我反复的跟大家講它只是只是全國迫害的冰山一角,在全國各地的勞教所都普遍發生著盜賣法輪功學員和其他人士的器官。

我介紹蘇家屯的罪行,希望這些線索對查證其他勞教所提供一些幫助和啟發。并且呼吁象證人安妮一樣,了解蘇家屯內幕和其他勞教所的朋友都能夠勇敢的站出來、站出來、我請你們能夠勇敢的站出來和大家一起來指證中共的罪惡。

2000年前后,我有選擇在中國開始接触一些不同職業和社會背景的人,因為他們可以從不同角度給我提供信息,讓我對中國政府的言行和現狀有一些比較新的的認識。

2003年,當SARS在中國大量發生后,我走遍中國的南北,從香港到黑龍江,我親眼目睹了中國共產党從地方到中央的腐敗和肮臟,當時位于遼宁省的沈陽市,接触到很多地方的官員,他們的這個瞞天過海,貪贓枉法的作法是無法想象,登峰造極,令人發指的地步,中央制訂的新舊政策和政府机构,司法机构、人民賦予的權利完全淪喪為大小官員詐取奪取人民財富的工具。和他們的接触中讓我第一次意識到,蘇家屯這個地方可能隱藏著一個巨大秘密的暗室,但是在一個陌生的大城市里要調查一個秘密的所在地,同時還要考證他的真實性是很困難,從而03到目前為止6年,我是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富,最后終于調查到隱藏在蘇家屯有一個這個設施,里面關押著大量的法輪功學員,在這其間他們的眼角膜、內臟器官包括骨髓都被活體摘除以后,然后被焚燒,甚至於他們的頭發做成假頭套,還有皮膚、脂肪被買賣,然后將殘骸扔到焚尸體爐火化焚尸滅跡。在坐的先生和女士們你們可以想象嗎?這樣的事在蘇家屯和中國其他地區存在著,還在進行著。

我的手里有一些關于中國天津和沈陽移植中心的网站,這些网站對海外招攬病人到中國去做活體移植手術,并提供數量龐大的人體器官。在沈陽中國國際器官移植网絡中心,在他的這個英文网業上公布:要找到一個合适的器官需要一個星期到一個月的時間,而在美國腎臟移植手術,一個适合的腎臟移植的器官需要等待兩年或更長的的時間,而一般切割后的腎臟或其他器官,把它儲藏很困難的,它的鮮活期是24小時和48小時之間。而心臟就更短,而在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在其网業上顯示案例從2001年起做這樣的手術大幅度的增加。

一些器官移植醫師表示,如果要在這樣短的時間內完成病人和其需要器官的配型,在沈陽地區就必須要有個相當龐大的活人器官庫。在中國北京沈陽等地的移植中心和醫院里,很多接電話的值班醫生和護士在和他們的談話中她們都不違言的承認,她們提供的器官都來自活體,提供器官者都很健康,有些直接承認器官就是來自法輪功學員。在具體詢問相關細節的時候,他們就不愿在電話里說了,認為這個話題很敏感。他們就說:你來了,我們再告訴你是怎么一回事。

目前在大陸各個省份的公共場所有很多提供腎臟和其他人體器官的民間廣告,被貼在電杆上。最近几年在中國的互聯网上也出現了很多提供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和中心。中國已經完全成為了一個做器官移植手術的大國。國際社會上都知道,如果需要短期做器官移植手術都到中國去,中國有這樣的渠道。

這是一個龐大的多集團的,多單位的共同參与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惡行,它這里面有勞教所的管教、有做手術的主刀醫生、有護士、政府衛生系統、有公安部系統的官員、甚至有北京中央一級的官員、販賣黑市器官的中間商、海外幫助招攬病人的中間商,完全是一個我們無法想象的超級犯罪。

安妮的前夫現在是一個癌症晚期患者,他在加拿大的一家醫院接受化療。當年他嘗試過逃避,不愿參与這個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惡行,說自己不想干了,然后就受到警告,家里人不管多么小心都遭到暗算。他的妻子為了保護他,在她的左肚子上被深深的划了一刀。這個主刀大夫本身是一個中共烈士的一個孤儿,他向他的妻子表示忏悔,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五個深深的烙印,但這些都無濟于事,他最后將自己所有的秘密轉述給自己的妻子,那么安妮是以給他丈夫贖罪的心裡站出來的。

不止一位在蘇家屯做器官移植手術的醫生和相關知情的工作人員都曾經告訴證人這些被摘除器官的人都是法輪功學員,這些法輪功學員被做摘除器官手術時都是活的。

因為中共中央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政策就是打死算白死,不需查找身源。

我接到很多匿名的電話打到我的手机上來,包括我以前的同事,上司,希望我把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希望我的調查是錯的,但是我認為只要有1%的可能,我們就應該站出來,把這件事情揭露出來,制止中共做這种事情,這种行為是不能被任何一個人所接受的。(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6-04-21 6: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