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灣線.合興車站(愛情火車站)

合興車站
更新: 2006-05-12 19:27:34 PM   標籤:tags: Tony

內灣線終點的內灣車站並沒有給我太多的感覺,因為車站已變成現代水泥建築,少了那種懷舊的氣氛。內灣車站遠不如平溪線終點的菁桐車站,那近百年歷史的古樸車站,無論春夏秋冬,無論晴與雨,每次造訪,總能引起心海的波瀾。

我離開內灣,車子行走於「竹120縣道」,鐵路與公路平行。天色未晚,我決定沿著鐵路,去走訪內灣線的其它車站。內灣的前一站是「南河站」,只是簡單的招呼站而已,完全看不到火車站的建築。本來已踩了煞車,準備停車,臨時又改變心意,決定直接前往下一站「合興車站」。畢竟合興車站才是內彎線的一個重要景點。南河站,現在已被改名為「富貴站」,這不免引起社會批評,認為鐵路局的手法粗糙,竟然任意地把一個有歷史淵源的站名給竄改掉。

鐵路局為何要將「南河站」改為「富貴站」?是因為要與內灣線另一個車站「榮華站」前後呼應,形成「榮華富貴」的聯想。這是想仿照台鐵西部幹線的「永保安康」(永康、保安車站)的成功行銷方式。所不同的是,「永保安康」是兩個車站地名偶然形成的吉祥祝福語,而「榮華富貴」卻是台鐵「霸王硬上弓」的竄改站名,憑空捏造的人工配對,其結果也沒有得到遊客的認同。

過南河,不久,就抵達了合興車站。在這裡,我找到了屬於內灣線的感動。合興車站還維持著半個世紀以前的風貌,是我童年記憶裡的車站模樣。古老的車站,總是能牽動著旅人的心。

合興車站-折返式車站

合興車站雖是一個小車站,腹地卻不小,是因為這個車站是屬於台灣鐵路少見的「折返式車站」。由於合興站附近為坡地,因此鐵軌處於爬坡段,有斜度,不利於停車及會車,因此車站另設一條平緩的鐵道。當列車會車時,一輛火車先轉入站內的平緩鐵軌,等另一列車通過後,再折返倒車,然後再往前駛入主線。

這種折返式的鐵軌較常見於高山鐵路,例如林務局的阿里山線,如日本的箱根線,有時路段火車呈之字型爬坡,無法直接轉彎,於是在鐵軌之字轉彎處,延長鐵軌,火車先駛入延長的鐵軌,然後火車頭調頭,移到另一頭再拉著火車往上爬。

合興車站的折返式鐵軌如今已廢棄,站內的折返鐵軌與主線已脫離,改成景觀步道及公園。走在舊日的鐵軌上,不禁憶起童年情景。當時我們總喜歡玩走鐵軌比賽,互相走在鐵軌上,誰先掉下誰先輸。我現在走鐵軌的工夫不行了,腳掌變大,重心變高,平衡感自然不如三十年幾前。

合興車站作業室及轉轍器

合興車站月台頂邊鐵道旁有一間作業室,紅磚紅瓦的日式舊建築,既古樸,又可愛。工作室旁有一排舊式的轉轍器,數一數,共十四個。轉轍器用來控制鐵軌之間的接軌,以供列車由一軌道轉入另一軌道。在火車站的月台附近通常都可看見轉轍器,但像合興車站這麼一整排的轉轍器,倒是很少見。

作業室的另一頭鐵道旁還矗立著一座舊式的臂木號誌機。臂木的角度和燈號的顏色是用來指揮列車。橫臂伸成水平表示禁止通行,下斜45度則表示可以通行。

作業室外的月台上,有一位攝影師正在幫幾位女孩拍攝寫真集,以鐵道、月台及古老的車站建築為背景。不想打擾他們,於是我走向車站的候車室。合興車站目前是無人管理的招呼站,空盪無人的舊車站佇立於一角。

合興,舊稱「十分寮」,早期曾經是砍樟製腦的腦寮。後來因開採水泥廠而設站,車站以輸送水泥為主,因此站務繁忙,曾經有十五名鐵路員工。民國八十八(1999年),台灣水泥廠停產後,合興車站就跟著沒落,就成了無人的招呼站。車站房舍便寂寥於塵垢中。台鐵一度打算廢站,後來一對夫妻出面認養舊車站,於是促成了合興車站的重生。

合興車站候車室

原來,幾十年前,這對車站曾搓合出一對戀人。當年他們都是搭乘內灣線鐵路至新竹上學。民國四十七年(1958年),就讀新竹高中高一的曾春兆,在火車上認識了隔壁校成績全年級第一名的女孩彭智惠。民國四十九年(1960年),上學期第三次月考的那一天,曾春兆不小心睡過了頭,到達合興車站時,火車剛開走,他當時心想,若趕不上考試,恐怕會被留級,則可能會影響了和那位女孩的友誼,於是他便沿著鐵軌追火車,足足追了2.1公里,終於在九讚頭站趕上了火車。後來,這段戀情終於開花結果,幾年以後,兩人結為夫妻。

當曾春兆夫婦知道合興車站面臨被廢站的命運,於是認養了這座車站,贊助修復的經費,這座老車站終於被保存了下來。合興車站內的牆壁貼滿了有關這段愛情故事的報導,有曾春兆的自述,有新竹縣長的題辭,也有相關新聞的剪貼,內容溫馨感人。這座車站因此被台鐵及媒體暱稱為「愛情火車站」。

合興車站候車座椅。追火車的故事。
在候車室外,一對年輕戀人請我幫他們拍照,以這座愛情車站為背景。這座老車站,讓我相當感動。感動的原因倒不完全是因為這個愛情故事。每一個世代的十七歲少年,誰不曾有過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或轟轟烈烈,或純純淡淡,或熱戀,或單戀,別說是追火車,為了愛,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鍋、飛蛾撲火、暴虎憑河,愛字當頭時,都能勇往直前,無怨無悔。人不痴狂枉少年,追飛機都有可能,在我看來,追火車只是平常故事而已。我感動的主要還是這座老火車站的建築能如此幸運地被保存了下來。

合興車站,被稱為「愛情火車站」,背後當然隱含著某種商業包裝及發展觀光的目的,但也無妨,一座歷經歲月滄桑的老車站,它的存在,象徵著永恆,能滿足人們內心深處的某種渴盼,所以便能感動人心,能激勵人心。

現在的年輕人敢愛敢恨,常有人瀟灑地說:「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我並不相信這種說法。人性絕非如此。無論男或女,在愛苗滋生的那一刻,都無不希望這段感情能夠天長地久。

旅遊日期:2006.01.18 【推薦本文給朋友】

行旅圖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http://www.tonyhuang.idv.tw/@(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相關專題
 
 
 
 
Copyright© 2000 - 2015   大紀元    授權與許可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