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蘇仁彥:紅衛兵一代登台掌權

為中共高官算舊賬

蘇仁彥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14日訊】中共現在從中央到下面省部級政要多是文革紅衛兵一代人。他們中有些是曾製造過紅色恐怖的血統論紅衛兵骨幹,如商務部長薄熙來,副公安部長劉京。

大陸政壇現有「青紅幫」之說,意指現中共第四代領導集體是共青團加紅衛兵,因為現中共從中央到下面省部級的政要們差不多都是文革時期的紅衛兵一代人。

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延續了十年,但紅衛兵運動只佔了其中約兩年半時間,即從一九六六年六月第一個中共幹部子弟紅衛兵組織出現,到一九六八年十二月毛澤東發出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指示止。在毛指示後,繼大學生畢業分配或遣送農場,全國中學生也結束紅衛兵身份而成為上山下鄉插隊的知識青年,紅衛兵運動因而宣告結束。

察看中共官方公佈的官員簡歷,中共從中央到地方的領導人,在這兩年半的紅衛兵運動時期基本上都是大學生或中學生,即正在當紅衛兵。以北京市為例,北京市委書記劉淇,紅衛兵運動時期是北京鋼鐵學院研究生,一九六八年六月才畢業分配到武漢鋼鐵公司。市長王岐山,履歷說他一九六九年到延安馮莊公社插隊,即是說插隊之前他尚是中學生。再以中共部級官員來說,外交部長李肇星文革初是北京外語學院學生,紅衛兵運動高潮後於一九六八年下放到廣東牛田洋軍墾農場。因李肇星性好鬥,在外交場合張牙舞爪缺乏應有的外交風度,被稱為「紅衛兵外交部長」。李肇星實際就是出生於紅衛兵的外交部長。他下放的牛田洋農場是毛澤東五七指示的發源地,一九六九年七月二十八日十二級颱風來襲,為了捍衛毛澤東欽點的革命聖地──所謂「毛澤東思想大學校」,農場的狂熱解放軍和大學生用人體冒死去保衛根本保不住的海堤,結果五百五十三名軍人和大學生葬身於海浪中。其中一個大學生陳漢民是為搶救毛主席畫像犧牲,四川大學學生丁紹庸則是為搶救一個為毛澤東建的「忠字台」而犧牲。今天人們評價牛田洋慘劇,認為是革命狂熱和愚昧的產物。但李肇星卻以這段經歷為榮,一九九八年在美國當大使時還自稱是「牛田洋人」。

三類紅衛兵第二類下場悲慘

文革的紅衛兵可大致分成三類:第一類是臭名昭著的血統論紅衛兵,最早成立,以中共高幹子弟為主,主張以血統來劃分革命、不革命或反革命,最著名的口號是一副對聯「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向血統論紅衛兵在文革初期製造了空前大規模的紅色恐怖。其代表性組織是北京的聯動、西糾等。後因這些紅衛兵的父母成為走資派被打倒而導致血統論紅衛兵失勢;第二類是激進派紅衛兵,亦稱為造反派紅衛兵,即血統論紅衛兵式微後起而造當權派反的紅衛兵,以平民子弟為主;第三類是造反派紅衛兵中分化出來的保守派紅衛兵,對中共既成體制持較維護的立場,在一些地區被稱為保皇派。

現中共體制中掌權的主要是第一類和第三類。第二類紅衛兵中的領袖骨幹在文革尚未結束開始清查五一六份子的政治整肅中遭到清算,文革結束後被定性為「三種人」再次遭整肅被捕坐牢,出獄後至今仍然被當局內控受到政治歧視,下場可說非常悲慘。這部份紅衛兵包括北京五大學生領袖蒯大富、聶元梓等。

孔丹有血債被陳雲保護過關

現今中共當權的第一類血統論紅衛兵以薄熙來、孔丹、劉京等最為典型。商業部長薄熙來和中共大型國企財團中信國際金融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孔丹兩人是北京聯動紅衛兵,文革中幹盡壞事,欠有血債。據文革史學者宋永毅說,文革結束後孔丹已入黨並任要職,北京不少市民上訴中共中央,要求清查孔丹等人,但中共元老陳雲的批示說,孔丹等人是我們自己的子弟,是我們將來可靠的接班人,不是清查對象,孔丹是中共中調部長(特工頭子)孔源的兒子,薄熙來其父是中共元老薄一波,因此兩人在文革的罪行不但未被清算,反而當上了國家部級領導人。

陳雲這條批示後成為中共高幹子弟文革罪行不受清查反被培養作權力繼承者的組織原則。

血統論紅衛兵劉京當了副公安部長

另一類似人物是公安部副部長劉京。文革時候劉京是北京工業大學的黨員學生。當年該校出了個全國有名的學生、血統論理論家譚力夫,為血統論紅衛兵在全國抄家、批鬥老師同學,殘殺黑五類的紅色恐怖提供暴力理論。而劉京就是譚力夫鼓吹血統論的最親密戰友。劉京在文革初當上工大紅衛兵領袖、校「文化革命委員會」的主任,一時間成了工大校園裡炙手可熱的人物。是鬥「黑幫」、打教授、整師生黑材料的幹將,當時北工大被劉京領導的「文化革命委員會」打成「黑幫」「右派」的師生有三百人之多。

一九六六年八月十二日,劉京與譚力夫貼出一張提名為:「從對聯談起」的大字報,稱「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這副血統論對聯「好得很。」八月二十日,劉京主持北工大的辯論會,在這個會上譚力夫跳上台,發表了聞名全國的譚力夫講話,大罵狗崽子,大講工農革幹子女就是要掌權。在這個講話中,譚力夫不斷提到「我和劉京」,顯示他這篇臭名昭著的血統論講話代表他和劉京兩人的立場。譚力夫講話很快被中共的各級組織和全國血統論紅衛兵翻印了數百萬份,流傳全國,將北京的紅八月恐怖推向高潮也推向全國。在北京的紅八月中被紅衛兵活活打死的有一千七百七十二人之多!劉京本人也欠有人命。

如果追究的話,劉京應是罪犯,但這個罪犯現在竟成了中國執法機關的首長。

劉京的親密戰友譚力夫現是中國故宮博物院的黨委書記,但因譚力夫這個名字臭名全國而改名譚斌。

其他當權的中共高幹子弟,文革時的情形大致相同。如湖北省委書記、政治局委員俞正聲,文革初是中共高幹子弟的黃埔軍校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哈軍大)的紅衛兵,參加過鬥院黨委、黑龍江黨委的造反活動。但這一段歷史未影響他後來在官場中的飛黃騰達。

廣東省長黃華華是革造會骨幹

再如江蘇省委書記李源潮,是上海文革武鬥幹將,但其父親是上海市副市長,中共自家子弟,文革後武鬥這段歷史並未影響他成為中共培養的第五代接班人之一。但據說,李源潮為官勤政,口碑不錯,是比較難得的好官。

至於中共官僚階層中平民出生子弟,在文革中多數為保皇紅衛兵,如現廣東省長黃華華、省公安廳長陳肇基兩人文革中是廣東中山大學保皇派紅衛兵革造會骨幹。再如中共外交學院院長、前駐法大使吳建民在文革時雖不是學生,在外交部作翻譯工作,但卻是很活躍的造反派幹將。有一張文革照片,在北京一次造反派大會上,吳建民手纏造反派臂章,在台上高呼造反口號,旁邊站著周恩來。

最近西藏女作家唯色披露西藏文革的新著《西藏記憶》透露說,西藏兩大造反派中保當權派的大聯指的頭頭後來都當了大官,其中包括西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及人大副委員長的熱地。熱地也搞過打砸搶,但這筆賬被一筆勾銷。

因此,中共今天的當權的「青紅幫」有兩個特點,第一有紅衛兵遺風,如外長李肇星的鬥雞公性格,如劉京迫害當今的中共眼中的「狗崽子」法輪功修煉者仍如當年批鬥黑幫黑五類同學那樣血腥殘忍,如薄熙來迫害記者姜維平如當年聯動毆打黑五類子女那樣肆無忌憚心狠手辣。第二就是這批紅衛兵雖云造反,只是造校長、老師、黑五類的反,絕不將矛頭對準無產階級專政,可以說,他們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對中共體制的忠誠受過考驗,對共產黨沒有貳心,因此應該做官掌權。

轉自《開放》2006年5月號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5-14 9: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