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關心功課不好的孩子

李家同
【字號】    
   標籤: tags:

我建議教育部每年都舉辦一次全國性的會考,考試題目務求簡單,其目的只是看看全國各級學校的各個年級學生中,有多少人根本沒有達到最低標準。

國中基本學力測驗已經結束了,報紙上以大的版面介紹考了滿分的同學,也有這些同學的照片。看來,我們的社會非常注意這些菁英分子。但是我們報紙也介紹了另外一位考生,三百分的基測,他只考到了十一分,更值得注意的是,他依然順利地升學了。

大學指定考試,報紙又在討論有考生英文作文幾乎考滿分的消息,其實我們應該知道高中畢業生中有相當多的是沒有資格作英文作文的,因為他們根本連最簡單的英文句子都寫不對。

要考進建中或一女中,總要考到二七○分左右,其他一流的明星高中也至少要考到二四○分。但是很遺憾的是,其實我們有很多學生的基測成績不到一一○分。政府基於一些理由不願公布這些統計數據,不過,只要關心國家教育的,就不難發現這些在學業上成就很低的人是存在的。

最近,在媒體上常會出現的一個名詞,叫做「快樂學習」,倡導這種觀念的人士,其實都是社會上的菁英分子,他們的孩子受義務教育的時候,非常用功,感到太大的壓力,他們不知道的是:很多社經地位比較差的孩子,根本就沒有很用功地唸書,這些孩子根本沒有感受到很大的壓力,他們是快樂的孩子。問題是:他們有很快樂的童年,他們仍會有快樂的成年嗎?

常年來,我們評估一所學校的時候,往往只注意到他們畢業生中有多少人可以考到較好的學校,而不理會這所學校畢業生最低的程度。我建議教育部每年都舉辦一次全國性的會考,考試題目務求簡單,其目的只是看看全國各級學校的各個年級學生中,有多少人根本沒有達到最低標準。而且我認為每一所學校的校長必須努力地提高學生的最低程度。由於地緣的關係,一所城市學校孩子的最低程度本來就很高,鄉下學校的孩子的最低程度卻一定很低,這沒有關係,只要學校往進步的方向走,這所學校就是一所好學校。

我國的義務教育,使學齡兒童都在學校裡唸書,這是我們值得驕傲的事,但是除了普及以外,我們更應該注意學生的程度問題,我們的確造就了程度極佳的學生,但是我們的義務教育沒有留級制度,因此一個完全沒有學好的孩子,也可以在國中畢業,我們可以這麼說,我們的義務教育已無品質管制了。

要將程度低的孩子拉上來,絕非易事,但是我深信只要我們對他們有愛心,瞭解他們的問題,他們是可以好好學習的。舉例來說,我們現在的英文教科書,裡面沒有中文解釋,有些請不起家教的,父母兄長又都不會英文的孩子們,看到英文教科書,就嚇得半死。我個人就使用了一套有詳細中文解釋的英文入門教科書,因為裡面有中文字,孩子們對英文的害怕心理大為減低,而且這本書注重反覆練習,單單be動詞,就有幾十題練習題,have和has不同之點,也詳加解釋,一再練習,孩子們從此就不會再犯錯了。

我國的教改人士老是想到功課好的學生,而不肯研究一下為何我國仍有很多功課不好的學生。要提高我國學生的最低水準,必須從小學教育做起,小學就要注意品質管制,小學就要對功課不好的同學給予特別的關心和愛心,如果小學的基礎沒有打好,國中教育就沒有辦法了。功課不好的孩子多數來自弱勢家庭,他們一直沒有受到重視,是政府該注意他們的時候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個家庭繳不起一個月六百元的午餐費用,很有可能這個家庭的晚餐也不豐富了。孩子正在發育階段,營養不良一定會對他們的健康造成永久性不良的影響。
  • 任何一所學校,行為偏差的學生都是少數,我們應該還來得及拯救這批可能變成社會邊緣人物的青少年。
  • 我們一再強調教科書必須很薄,這是錯誤的。好的教科書恐怕一定會很厚,但厚的教科書不代表學生有沉重的負擔;如果這本厚的教科書裡有很多好的例子,事實上是減輕了學生的負擔。
  • 我深信我們的社會仍然是很單純的,我們沒有什麼奢侈的慾望,我們只希望我們人類的社會是一個充滿愛與關懷的社會。
  • 她發現林教授心腸非常好,只是有時有點狡猾,可是狡猾都是為了開玩笑,沒有任何惡意,一個如此有慈悲心的人,將來一定會是個好丈夫,於是就結婚了。
  • 我年歲已大,記憶不太好,趁我記憶猶新之際,我要將我遭遇到的事情寫下來。
  • 當年,這座鐘是用來傳遞信息的,有人生孩子,鐘敲十下,有人去世,鐘敲十二下,有人生重病,快去世了,鐘敲十七下
  • 到了這一時刻,他忽然非常後悔他是個優秀的醫生。如果他不知道他的病無藥可治,他一定會過得比較快樂。
  • (這是一個真實故事)
  • 這個小銀盒子離開了它的主人,卻帶來了中東的和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