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教大學退場?把後段班同學拉上來

李家同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如果我們提高了後段班學生的程度,前段班學生的程度也會跟著提高的。如果我們的高中生程度普遍地提高了,很多高中生不一定非進大學不可

最近,我們常常聽到很多有關大學生素質低落問題的探討,也有人提到大學的「退場」機制,我們又看到媒體報導大學生畢業以後找不到工作,只好擠入研究所,但是有人唸完研究所,仍然找不到工作。這些現象,互有關聯,我們也不要等閒視之,因為這些現象都表示了一件事:我國的教育可能已有泡沫化的趨勢。

所謂教育的泡沫化,我是指我們表面上教育非常普及,九年的義務教育,絕大多數的國中畢業生升入了高中和高職,一百五十所給予學位的大學院校,從任何一個角度來看,我們國家的確使很多人受到了教育,這也是我們應該引以為傲的事。

但是,教育普及是一回事,教育有沒有功能是另一回事,如果一個孩子拿到了各級學校的畢業證書,卻沒有什麼競爭力,對於孩子而言,他會覺得他浪費了自己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對於他的家長而言,他們會覺得唸書是一個不值得的投資,對於社會而言,社會上一般人士不能瞭解怎麼會有這種現象。

我們先從大學生素質低落的問題談起,大學生很多,並非全部大學生的程度都低落了,考入大學的前段學生,程度絕未低落,但後段班的同學,程度絕對比從前的後段班低落了。理由很簡單,原來這些學生是不可能進入大學的,現在卻因為我們廣設了大學進入了,使很多教授也感到大學生的程度有變低的趨向。

要解決這個問題,有人建議在大學嚴格淘汰,這是很沒有道理的,對於程度不好的同學,一開始就不該收,收了以後又要嚴格淘汰,這種做法一定會使很多大學沒有招生不足的問題,而有在校生不足的問題。

也有人一再地建議所謂的退場機制,也就是要淘汰那些辦學不力的大學,這也是不切實際的,因為總有學校收到了大批程度低的學生,這些學校未必辦學不力。將這些學校關掉,已非易事,如何安插這些學生,才將是更為困難的事。

我們首先要承認的就是太多的學生進入了大學,很多學生準備不足,進入大學以後,即使拿到了文憑,也無法勝任未來的工作。我所說的準備不足,絕非危言聳聽,有人在指定考試時,英文考得非常不好,也可以進入大學去唸應用英語系。

有一次,一所大學招考碩士學生,通過筆試的學生必須經過口試,在口試中,教授發現一名大學生居然不認得university這個英文字,還有一人,不會唸engineering。

在廣設大學以至於廣收大學生的同時,我們又將好的專科學校升級為技術學院,好的技術學院升格成科技大學。這種做法,使得原來以技術來追求卓越!的專科學校,變成了以追求學術上卓越的大學,可是,這可能嗎?雖然學校的名字變了,學生的程度不可能有太大的變化,因為絕大多數的專校都升級了。一旦升級,這些學生的案上課本都要和一般的大學一樣,本來用中文教科書的學校,現在一定要用英文的教科書,各位可以想像得到學生所遭遇到的困難。

使眾多的青年學子可以接受大學教育,應該是一件好事,但是將毫無準備的高中高職生送入大學,卻是一件沒有意義的事。這種做法,不僅浪費了國家社會的資源,也會使很多青年人幻夢破碎。

大學已經設立了,不能輕易關掉。最重要的事,是檢討一個最根本的問題:為什麼我們有如此差的高中畢業生和高職畢業生?試想,假如我們的高中高職後段班學生的程度提高了,我們以上講的問題不也就解決了一大半。

我們國家之所以有相當多程度不好的中學生(包含國中生在內),是因為我們整個社會不關心他們。我曾經做了一個實驗,我打電話給很多國中的教務處,問他們的畢業生學力測驗的平均分數是多少,絕大多數的負責人居然不知道,但是他們都可以如數家珍地說出有多少學生考上了名校。換句話說,他們管不了那些功課不好的同學,一所學校,只要有人考上明星高中,就可以了。縱使有很多功課不好的孩子什麼也沒有學到,他們也不關心。

大學生的程度,在高中就決定了。大學教授不可能扮演高中老師的角色,高中學生的程度,國中時就已定型,高中老師不能再教國中的課程。我們要有好的大學生,必須從小學做起。惟有每一級學校的畢業生,都有一定的水準,我們廣設大學,才有意義。

也許我們必須關閉很多所大學,因為我們的出生率一直在降。目前我們每年約只有二十三萬多人出生,但是有二十七萬個大學名額(包含二技),所以要關門,是遲早的事。但是我始終認為將大學關門是消極的做法,在我們準備要將很多大學關門之際,更負責而積極的作法是大幅度地提高我國各級學校後段班同學的水準。

由於社會的刻板印象,使社會上很多人誤以為後段班的學生比較不聰明,屬於那種永遠教不會的孩子,事實絕非如此,只要有耐心,一直反覆不斷地練習,這些孩子絕對會有進步的。日昨,暨大的一批大學生請我去口試一批他們輔導的學生,這些學生在短短的時間內,在英文上的進步,任何人看了,都會感動的。

如果我們不注意後段班同學,即使將大學減少一半,我們的教育也是泡沫化的,因為表面上看來,我們的大學生素質大幅度地提高了,但是我們有這麼多毫無競爭力的大學生,問題仍然存在。

一切都看政府了,如果政府注意後段班學生,各級學校自然也會注意後段班學生。如果我們提高了後段班學生的程度,前段班學生的程度也會跟著提高的。如果我們的高中生程度普遍地提高了,很多高中生不一定非進大學不可,到了這種境界,我們的教育才是非常名副其實的好教育,如果我們只注意學生的量,而不注意學生的程度,這種教育遲早要泡沫化的。@(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建議教育部每年都舉辦一次全國性的會考,考試題目務求簡單,其目的只是看看全國各級學校的各個年級學生中,有多少人根本沒有達到最低標準。
  • 一個家庭繳不起一個月六百元的午餐費用,很有可能這個家庭的晚餐也不豐富了。孩子正在發育階段,營養不良一定會對他們的健康造成永久性不良的影響。
  • 任何一所學校,行為偏差的學生都是少數,我們應該還來得及拯救這批可能變成社會邊緣人物的青少年。
  • 我們一再強調教科書必須很薄,這是錯誤的。好的教科書恐怕一定會很厚,但厚的教科書不代表學生有沉重的負擔;如果這本厚的教科書裡有很多好的例子,事實上是減輕了學生的負擔。
  • 我深信我們的社會仍然是很單純的,我們沒有什麼奢侈的慾望,我們只希望我們人類的社會是一個充滿愛與關懷的社會。
  • 她發現林教授心腸非常好,只是有時有點狡猾,可是狡猾都是為了開玩笑,沒有任何惡意,一個如此有慈悲心的人,將來一定會是個好丈夫,於是就結婚了。
  • 我年歲已大,記憶不太好,趁我記憶猶新之際,我要將我遭遇到的事情寫下來。
  • 當年,這座鐘是用來傳遞信息的,有人生孩子,鐘敲十下,有人去世,鐘敲十二下,有人生重病,快去世了,鐘敲十七下
  • 到了這一時刻,他忽然非常後悔他是個優秀的醫生。如果他不知道他的病無藥可治,他一定會過得比較快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