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三峽大壩建成看利弊

歷經十二年,備受爭議的三峽大壩工程已完工,中國人民該如何評價三峽大壩的利與弊?(圖:新唐人電視台)

人氣: 4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30日訊】(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聯結收看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今天的《熱點互動》節目,我是林雲。1994年在爭議聲中動工的長江三峽大壩工程,經過十二年的建設5月20日於完成大壩主體最後一塊混凝土的礁柱,那麼如何來看待這一世紀工程,我們今天請來特約評論員李天笑博士來談談他的觀點。

天笑博士您好,長江三峽大壩工程被稱為是繼長城之後最大的一項人造的工程,那麼有媒體說這是中國人的驕傲,您如何評價世界第一水壩?

李天笑﹕我有三點評價。第一個,這個工程表面上看起來非常宏偉,氣勢龐大,但實際上有太多的隱患。第二點,就是這個工程長期以來是個有爭議的工程,而且可以說是爭議的時間最長爭議,幅度最大。第三點,我覺得它是以政治軸心為驅動,政治決策的過程也可以說是政治工程。從這個角度講來評價這個工程,除了官方的定位之外從這三個角度講是比較合適。

主持人﹕您先講一講隱患問題是怎樣?

李天笑﹕首先可以看到對於隱患問題中共官方是比較不願意講的,有這麼幾點﹕一個就是工程的質量問題。工程的質量從這次記者招待會中共主持儀式的人也回答了,基本上是符合標準但不是優質,這裡面就有很大的玄機。

實際上這個工程在1998年就發現用劣質的混凝土在澆灌橋墩,當時發現問題以後,中國科學院或駐清華大學組織這個項目檢查組的一個教授叫張光斗,當時他發現要把所有混凝土拿出來重新澆灌,但事實上有很多已經拿不出來。所以這過程當中就說明普遍存在施工當中發生質量問題,就是以次充好,這在中國很普遍的問題,實際上就是豆腐渣工程。另外,2001、2002年之間發現主要橋墩上都有裂痕。

主持人﹕是不是跟劣質的建材有關係?

李天笑﹕這是其中一個因素,和澆鑄混泥土溫差有關係。實際上德國和美國在早期建大壩的時候,都採取低溫的措施,比如美國的大壩是採取冷處理的,德國是採取冰水攪拌的過程,都沒有發生這樣的問題。所以這是質量問題是不能忽視的。而且對長遠來說,這個大壩到底能不能經得起防洪和各種考驗是具有決定性因素。

第二個就是水污染的問題。目前為止來看,長江兩岸排放很多污染的工業用水或生活用水。原來水流比較急所以自有自我稀釋的功能,但是水變緩以後,很多污染就遺留下來。目前來看,長江沿岸這些經過三峽兩岸的居民都開始要另找其它的水源,說明這水庫的水是不能用的。

另外,中國目前防污染的措施還是很差的,在上海、北京這些地方才剛剛開始,更談不上在三峽了。那麼經過很多海洋科學家的分析,經過三峽工程建立以後長江經過東海發現大量的海洋植物減少,甚至影響到更大範圍的生態環境的平衡受到嚴重的威脅。

再有一個是移民的問題,中共政權統治五十多年來,幾千萬移民的存在,長江三峽大壩組建過程中,實際上有一百五十多萬的移民沒有得到很好的安置。最新的採訪報導發現他們有人生活非常悲慘。有的人一個月只有幾十塊錢不到一百塊錢怎麼能生活呢?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隱患。

在2004年當時在四川漢源發生非常大規模的暴動,就是在跟官方處理移民問題和賠款問題上發生衝突以後,強力出動軍隊用暴力鎮壓下去。這種隱患將來是一直存在的,所以說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其它問題就是大家都關注長江沿岸古蹟的問題,我們知道長江流域實際上是中華民族的基因,中國有兩條龍脈,一條是黃河,現在已經斷流。實際上三門峽水壩建好以後,黃河防患的問題也沒有解決。

現在到長江問題,三峽水庫在修建過程當中,據調查有八百多個景觀古蹟受到影響,有的淹沒了,有的是損毀了,損壞得非常厲害。我們知道這種人文景觀是永遠不能夠再恢復,對中華民族的文化是巨大的摧殘。其它航運方面、防洪能力的預估等等,這些都存在這些問題。

主持人:是不是就是因為有這麼多隱患,所以才一開始到現在都一直存在很多的爭議呢?

李天笑﹕當然這些隱患一開始就存在,但爭議本身在中共來說實際上存在著一種政治鬥爭,從政治上來決策這樣一個問題。因為從五十年代毛澤東主張用高壩,在長江上建壩,58年當時建築學家同意了,通過一個決議,蘇聯的專家也有參加,但是後來因為文化大革命被耽擱下來。

到文化大革命之後當時華國峰又想搞,但是後來也沒有搞起來。鄧小平後來在80年代初的時候曾經說過一句話,說是要搞第一壩就要下決心搞下去,這當然不是完全原來他的原話。這樣的情況下誰也不敢說不搞了。

在這情況當時就是還有一個特殊的情況,就是在89之後六四鎮壓,江澤民繼續要鞏固自己的權力基礎,同時李鵬也有想洗刷、沖淡對自己參與六四這種兇手屠夫的印象。

在整個來說,共產黨當時就失掉了民心,需要用愛國主義這種教育來重整民心,在這種情況下李鵬和江澤民達成一種政治協議。實際上通過三峽大壩達成政治聯盟。

在這樣的基礎上三峽大壩在92年通過了,但這裡面還有含其它的因素,比方說有很多的科學家也是違心的做了一些表態。有的看到了問題指出來,但是也沒有全力的去進行反駁。

但也有一些像那個黃萬里等等有良心的科學家,同時他又很有經驗提出一些非常獨到的中肯的意見,但是一直不被中共所採納。他曾經給中共中央寫過至少是六次信,給江澤民本人寫過三次信,但是沒有回他一個字。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在這種狀態下出於政治的考慮,把這個三峽工程給推出來。

主持人:所以到現在為止,有很多的工程專家、水利專家認為這個工程的上馬,實際上是不科學、不民主,是人治的一個結果。是這樣嗎?

李天笑:這完全是一種政治上的表決,是完全不民主。不民主不是不體現在這過程中,當中抓一批人來開會他不發言,而是說他選擇來的人,這當中很多都是經過他精心挑選的,就是他贊成這三峽工程這些人。

主持人:有有疑議的人被排斥在外!

李天笑:比方說黃萬里這樣的,是完全沒有發言權。他說只要給他三十分鐘,他就能把這從新倒灌的問題,泥沙、卵石淤積的問題,然後講清楚。但實際上完全沒有給他這個機會,這些人最後人大常委會投票的時候,四百十二名專家參加了這個投票,但實際上後來只有九個沒有簽名。

所以這個不支持這事情的人就非常的少,就說有兩種情況,一種就是說他們沒有完全反對這個事情的科學家或專家,沒有被容納到這民主決策的過程當中;還有一種就是參加這會議的人,他受到某種脅迫,或者說迫於某種壓力做出某種表態。

主持人:像您剛才講的這個三峽大霸的工程,它是有這麼多弊端、隱患,這麼多爭議,可是這個工程畢竟是投資兩千億這麼一個浩大的工程,而且當初它是說要實現三個目標,一個是防洪;再一個是要發電;再一個是通航。那麼現在看來這個大壩建成了,它這三方面的目標是不是能實現呢?

李天笑:按照設計原理來說,這個防洪當然對中游地段是有一定的作用,但是對於下游地區是完全沒有作用的。1991年當時發生了一場下游的洪災,中共當局就說三峽大壩建成以後會對下游防洪起作用,實際上根本沒有作用的。

但是對上游來說可能會有反作用,為什麼呢?就根據黃萬里的分析,由於卵石積淤以後會反灌到重慶地區,造成重慶地區淹水。另外根據王維洛的分析,他認為就是長江這個湖面水庫,就是尾庫開始到長江大壩的這個地方,它是一個斜坡。

這個落差大概四十多米,這個落差一旦如果要起到防洪作用的時候,必須在庫區提壩上升到這個175米以上,那麼如果說當這個庫區這個水面到175米以上的話,加上40多米落差到重慶這個地方到200多米了,那麼200多米就會把重慶這地方給淹了。

所以說這個設想來說是有很大隱患、很大的災難因素在裡面,從這個角度講防洪的效益目前來說我們覺得有很大隱患,而且不能夠達到設計要求,這是一個問題。

第二個來說發電,發電當然是會增加很多的發電,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問題在於這個目標要實現,要到2015年到2017年的時候,才能達到一萬億的發電能力。

那麼這個過程當中才能夠收回整個發電的投資,通過收電費的結果,但實際上是很不經濟的一種做法。因為按照這個目前計算方式來看,就是說這個如果是一個中小的水電發電站採取的電費,實際上要比它便宜很多,就是它高於它30倍,就經濟上來說,這是不合算的。

如果說從這個另外妳剛才說是通航問題,那通航這個問題就更大了。目前等於長江這個客流實際上受到很大的阻礙,因為本來它有兩種方式可以來疏通這個客運的或者說貨運的,一種是升船機。就是客運經過升船機,就像一個電梯式的。因為水位有落差,通過一個電梯提高船的水平面,跟水平面持平然後過去,這是很快。

但是升船機到目前來說不見蹤影,因為當時是先上馬然後做起來再說,像那個蘿蔔插一段吃一段。所以說升船機後來想採用德國的方式,但是因為大壩的左側已建成必須要重新拆除一部份,這樣的話中共覺得面子失去了,所以它沒有這麼做。

現在唯一採取五級船閘,就像走樓梯一樣的,就是把水截斷就是攔住,然後把水面提高,然後船在這一面上然後再提高再走另外一個層面,再逐漸逐漸上去。下去呢一面放水一面放水一面下去,這個根據設計原理來說,兩個半小時,但是現在目前要走七個半小時、七個小時左右。

那麼我們記的李白有一句話叫作「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實際上古人乘木船也是只要一日,就可以從白帝城走到湖北的沙市,但是現在的話光過三峽大壩就需要七個小時,實際上是比古人大大不如了。

主持人: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先談到這裡,感謝您參與我們的節目。觀眾朋友們長江三峽大壩工程到底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有待於時間的檢驗。我們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2006/5/27 11:55 PM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6-05-30 11: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