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阿鵬偷渡來英的真實故事

三次試圖偷渡日、韓失敗 第四次抵達英囯

背井離鄉的大陸偷渡客。(Getty Images)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4日訊】(大紀元英國記者陳景平採訪報道)阿鵬40歲,是福建福清縣內一個村子裏的人,五大三粗的壯漢,家裏有妻子和六個女兒,因生老六,家被打爛。阿鵬是98年到英國來的,之前曾試圖偷渡到日本、韓國都沒有成功。他說他決定要出來,開始的原因是他的6個女兒,他們那裏的傳統是一定要有個兒子傳宗接代的,所以他們夫婦在生了女兒後,只好盼著下一個是兒子,其實如果有了兒子他們並不想多生,負擔重啊。

結果從老二生到老六,每個女兒都被罰了5,000塊人民幣,到老六這兒,罰款也不讓生了,要抓人強行墮胎,一家人只好東躲西藏。然而,人跑了,房子還在,公社威脅要拆房,並說到做到,在一天深夜,幾個人打破他家的門進去打了個稀爛,二樓的木地板也被打穿。在這期間,不僅要抓他們倆口子,連他的父母、岳父母、妻弟之類的親戚都要抓。

阿鵬本來是一個包工頭,領著一些人以給人蓋房為生,94、95那兩年生意還不錯,每年都能掙兩萬多人民幣,本來生活是比較富裕的,但是妻子懷著老六的時候,就開始抓他了,他只好草草結束了工程,帶著一家大小東躲一天西藏一天。但當房子被砸、親戚都被株連的情況下,阿鵬無路可走,為了讓老婆把老六生下來,他只好去醫院做結紮才暫時了事。

經過這一番折騰,阿鵬想重操舊業就難了,那時沒人給他房子蓋了,想給別人打工吧,別人也不願意雇用做過包工頭的人,家裏的土地少得根本不夠一家人的生活,積蓄也基本用完,為給女兒們上戶口還被勒索去17,500元人民幣,全部都是借的。為了還債,為了一家大小能夠生活下去,擺在阿鵬面前的似乎只有鋌而走險走偷渡這條路了。

三次失敗的偷渡

然而這是怎樣的一條路呢?阿鵬跟我講,他可不是一次就偷渡成功來到英國的,而是曾試圖偷渡日本、韓國,經過三次冒險、失敗,直到第四次才成功地到了英國。這其中的艱苦心酸,真是難以盡述。

阿鵬的第一次偷渡,計劃是從連雲港碼頭上遠洋輪去日本,遠洋輪的二副被蛇頭買通,原本他們這一行人躲在二副的屋裏,但在邊防上船檢查前,二副緊張到不行,把他們都趕了出去,被邊防抓獲,他們個個被打了個半死,「打得連『媽』都叫不出來了!」阿鵬說:「邊防認為我們這些人就是叛國。既然是叛國,打死也無所謂!」

曆劫回來的阿鵬,遍體鱗傷,心中有無限委屈,再加上經濟的壓力,也不願開口和妻子孩子講。一天,阿鵬躲到一個無人之處,看著天上的白雲,驀然想到:「人為甚麼會作人,作人究竟是為甚麼?」 阿鵬說,他們村裏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信天主教(讓我很吃驚),流傳有一個說法:天主的信徒會去天堂,佛的信徒會去地獄。可是當他想到這兒時,並沒有給自己的疑問找到答案,反而更覺絕望和悲傷,八尺男兒,不禁對天大哭一場。

第二次,阿鵬一行50幾人從廣東汕頭出發坐漁船到日本去,因為大陸這邊的蛇頭和日本那邊接應的蛇頭價錢沒講好,船接近了日本,日本那邊的蛇頭就是不接應,只好在日本附近兜圈子,兜了幾天,食物也耗盡了,最終被日方發現,一路把他們趕到了臺灣海域,被臺灣海上巡邏隊發現。阿鵬說,臺灣人對他們很好,給他們吃喝,並給他們的船加滿油,讓他們回來。

第二次的偷渡又沒有成功,使阿鵬相當沮喪,憑著自己向來講義氣,認識的人多,阿鵬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得了蛇頭,然而阿鵬並沒有做很長時間的嘗試,因為妻子不同意,說還是出國算了。不久,似乎又有一個機會在向他招手。

這次,他們目的地是韓國,據說要從大連上船,可是到了大連的當天夜裏就在住的旅館裏被大連邊防一鍋端了。他們福清的邊防花了每個人5,000人民幣把他們從大連邊防那裏買回來,戴上手銬押回原籍,罰了他們每人21,500元人民幣。

這次的偷渡無疑是迅速的失敗了,然而拋去這個失敗不算,阿鵬竟一下子又背上兩萬多元人民幣的債。原來按慣例和事先講好的條件,偷渡不成功蛇頭不收錢,被罰款也是蛇頭出,但這次蛇頭因出不起這幾十萬的罰款而跑掉了。

更有甚者,阿鵬講,這整個事件從頭到尾都是當地福清邊防做的一個套兒。阿鵬講,福清的邊防是「吃喂」的,和連雲港邊防的打人不同,如果偷渡船在海上被福建邊防追上,只要蛇頭把裝滿錢的箱子扔到邊防船上就可以走人了。這次是福清邊防設計,引蛇頭招一些人到大連去,並通知大連邊防抓了他們,既得了鈔票又有了業績。當地報紙還以頭版報導了這件事,說福清邊防撒下天羅地網、一路跟蹤、並通知大連邊防抓獲一批偷渡客,以彰顯福清邊防的精明能幹,克盡職守。

本來這個套似乎做得天衣無縫,可是有個邊防員得意忘形,在這些偷渡客面前說漏了嘴!阿鵬說,他們那次被坑得實在太慘,所有這些錢都是借的,還沒出國,轉眼之間就又欠了一大筆債!怎麼還?他們當時打算豁出去了,十幾個人把福清邊防那些人住在哪兒都弄清了,並弄來了傢伙,那些邊防的人也害怕了,從公社找人來說和。再加上又找到了偷渡的希望,那件事才不了了之了。「好死不如小賴活著嘛!」阿鵬說。「這在當地還是很大的一件事。」

偷渡英國

與前幾次不同,阿鵬到英國來的這條路上還算順利,也沒吃什麼苦。他說,他那時是很厲害的一個人呢,小時候就曾跟一幫壞孩子搞在一起,打架鬥毆的事情都沒少做,幾年來的挫折把他磨得越來越凶,也不再相信人,連妻子父母都不相信的。
他們這一行人剛上路的時候,蛇頭對他不好,他毫不含糊地對蛇頭說:「別得罪我!……」 蛇頭說:「你別嚇唬我!」阿鵬說:「不嚇唬你,得罪我就跟你弄!」蛇頭看到人高馬大的阿鵬氣勢很猛,再加上同時他又是一個很善於說話的人,和蛇頭也有很多話題能聊得挺有趣,就沒有虧待他,所以一直和蛇頭同吃同住,沒受什麼委屈。

「但其它人就不行了,挨打餓飯都有,還會被蛇頭的手下勒索。我們走到莫斯科的時候,在一個旅館住了一星期,其它每個人都被收了300美金。我們那一批人都是男的,但我知道,如果有女人,在路上被強姦的可能性也是很大。」

來到英國

終於,阿鵬於98年初踏上英國的土地。到英之初,蛇頭就替他們每個人編了一個故事去申請難民了,阿鵬住進了難民營。阿鵬說,英國的所謂難民營是很寬鬆的,除了有一套房子、有飯吃,你只要每天去簽一個字就可以出去自由活動了,所以他住在難民營期間就花了200鎊介紹費,被介紹到一個農場去采草莓,在那裏幹了一個月後又去做裝修,然後是餐館兒,每一次換工作都需要花錢,請中間人介紹,價錢從200到400鎊不等,因為他們不會英語,很難自己找工作。「

在農場采草莓的時候,阿鵬認識了一個黑社會中的人物。當時農場中同為福建來的福清人被長樂人誣為偷草莓,福清人因此被農場主解雇,生起氣來的阿鵬撩了狠話,如果長樂人不賠禮道歉挽回影響他不會罷休,長樂人看到事情鬧大,他們自己擺不平就請來一位「大哥」。「大哥」擺平了這件事之外還對阿鵬頗感興趣,除了認為他「有種」之外,顯然還認為阿鵬來英時跟蛇頭混得頗有交情這一點可資利用。

話說阿鵬采了一個月草莓又幹了幾個月裝修之後,終於得到了一個在餐館工作的機會,工資是每週150鎊,從最低層的工作幹起。2000年的時候,因一個朋友換工作,阿鵬得到了他那份工作而換了一家餐館,工資也有所提高。

一天,阿鵬在後院看到同事老王在教老闆娘打坐,但看到阿鵬面色黑黑的出來就沒再教下去,隔了幾天,阿鵬問老王是不是煉氣功,老王說:「是啊。」阿鵬問老王煉的是什麼氣功,老王問阿鵬知道不知道法輪功,阿鵬說:「法輪功啊,法輪功很好啊!」其實阿鵬以前並不知道法輪功,但聽這個名字就覺得挺好。還問老王有沒有錄像帶可看,老王就給了阿鵬一盤教功的錄像帶。阿鵬看了之後對打坐很感興趣,並照著錄像帶學,但雙盤盤不上,只能單盤,阿鵬覺得這可考到他了,越發地煉起雙盤來。

老王看阿鵬似乎很有興趣,就借給他一本《轉法輪》,阿鵬說,這可不得了,我一看這本書就眼花、頭痛、字都在跳。我以前看書一夜可以看一本兒,但看《轉法輪》花了我一個月的時間。過後,阿鵬又跳槽到伯明翰的一家餐館,可只幹了兩個星期,又回了原來那家餐館,原因是那個老闆像是個黑社會裏的人,會罵人。

在這之前阿鵬一直和「大哥」都有聯繫,「大哥」還引薦他認識了很多其他人,並希望他能加入這個黑社會組織,然而,雖然阿鵬看了一遍《轉法輪.》後就還給了老王,這時卻使他下了遠離這個「大哥」的黑社會組織的決定。阿鵬說:「他們很生氣,但是我已經做了決定要修佛了,怎麼能加入黑社會呢!」

靠著自己的勤奮和人緣,阿鵬漸漸學到炒菜的功夫而做到廚師,工資也漲到300多鎊。阿鵬說單就來英國給蛇頭的錢就有21萬人民幣,再加上其它的債務,都是借的高利貸,連本帶利近50萬人民幣,他足足花了5年多的時間才把所有的債都還清。阿鵬的生活非常儉省,當他說他們住房子的方式是一套3室一廳的房子要住大約20人,每間房至少要住4個人的時侯,我真是有點吃驚。

現在的阿鵬是一個慈眉善目的人,知無不言地跟我說著他和他知道的福建偷渡客的事情, 他說多佛港和莫克姆灣慘案發生之後,西方媒體到中國城找福建人採訪,從福清和長樂偷渡來的福建人看見攝像機就會跑掉,幾乎沒有一個人敢接受採訪,吃、喝、嫖、賭、抽這些事會有很多人敢做,但接受採訪,沒有人敢做,除了在這裏的身份問題,最怕的是被中共記住,日後回國被算帳,或者是株連九族。

我問阿鵬是否想到回國的問題,他說現在還不是時候,雖然他們在國外的生活是一般人難以想像和忍受的辛苦,但他們村裏的人出來了百分之60到80,能出來的都往外跑。現在他們村裏的土地幾乎被公社賣光了,2004年的時候,一些村民因為要聯名上訪,被村幹部告密,也是有很多輛公安的車子開到村子裏去鎮壓,一個村民腳被打斷,後來死了,另有幾個村民被判了刑,還有幾個人被通緝,跑到不知什麼地方去了…… 只有等共產黨亡了,我才可以回去吧。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6-05-04 8: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