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力虹:評歐美對華立場與政策的轉向

力虹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6月22日訊】前些天,與幾位朋友聊起最近一段時間以來美國和歐洲對華政策、對華立場的鮮明轉變,不禁感慨萬端。他們也提到了我剛剛發表的那篇《歐洲的醒悟與責任》,認為,這種「醒悟」雖來得過遲,但畢竟難能可貴;從全球對共產主義最後一役的戰略來看,歐美立場轉向也許正包含著天意,亡羊補牢,猶為未晚。

不光彩的歐盟與法國

二戰結束以來,西歐諸國非但沒有積極支持冷戰,反而遲遲走不出對極權暴政的恐懼,出於自身利害的考慮,屢屢拖美國的後腿。當波蘭軍政府鎮壓團結工會之時,美國對其實施了經濟制裁,而西德總理施密特竟然宣稱:「波蘭頒布軍管法是必要的。」當美國要求歐洲各國停止支持前蘇聯經濟時,法德領導人卻偏偏加強了與莫斯科的生意來往。他們才不在乎還有多少無辜的人在古拉格集中營裡成批成批地死去。

歐盟起源於1953年由法、德、意、荷、比、盧六國簽署的《巴黎條約》,它的成立最初是為了發展經濟,後來卻被希拉克和施羅德這兩個政客當作對抗美國的政治工具,並且為了在歐盟內部稱霸。此二人聯手排擠英國,以達到控制歐盟來與美英作對的目的。

「9.11」之後,在美國為主導的反恐鬥爭和推翻薩達姆的行動中,由於法、德為首的歐盟對美、英大唱反調,公開充當阿拉伯世界的「忠實朋友」,令恐怖分子的氣焰更加囂張。在伊朗核事件中,希拉克操縱下的歐盟在與伊朗的談判中一直施用「□轆戰術」,姑息養奸,讓伊朗這個「流氓政權」在和美國的對抗中有恃無恐。更有甚者,頭號恐怖分子哈巴斯上台後,自由世界斷絕了對巴勒斯坦的經援,而歐盟又宣佈以「人道」為理由援助哈巴斯3,400萬歐元。

歐盟的見利忘義和道德敗壞的行徑在其對華政策上更是登峰造極,簡直到了喪盡天良,千夫所指的地步──法國總統希拉克多次公開聲稱天安門屠殺是「已經過去的歷史」,在他的帶動下,法德等國的諸多政客拚命遊說解除對中國的武器禁運,他們宣稱:解除對華武器禁運,是對中國這個崛起中的大國表示「信任」,是對中國人民表示「友好」。要不是美國的竭力反對,歐洲的高科技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恐怕已經源源不斷地輸入了對外恫嚇世界和台灣,對內鎮壓民眾、屠殺同胞的武器庫。

為了掩人耳目,婊子的牌坊還是要立的。近幾十年來,歐盟與中共政權一起進行了大大小小幾十次「人權對話」的遊戲。可是就在這樣的遊戲中,一拔又一拔的西方國家政要(包括聯合國官員)在中南海進進出出,在觥籌交錯中籤署了無數個人權交換利益的合同訂單!5月25日,在剛剛結束的歐盟與中共的第21次人權對話騙局中,歐盟再一次對中國在人權領域取得的進展和成就予以肯定,默認了北京「現在是中國歷史上人權最好的時期」的謊言。難以想像作為自由理想、人權價值發源地歐洲,竟會在道德的底線上墮落如此,竟會自覺地來充當一個獨裁暴政滅絕文明、虐殺人權的遮羞布的角色。至此,希拉克的法國和法德操縱的歐盟幾乎已經走到了人類正義的對立面。所謂物極必反,他們遭到文明世界和世道良知的唾棄也是必然的。

美國的立場逐步清晰

美國在二戰後冷戰的驚濤駭浪之中,以一己之力獨立承擔起了戰勝邪惡帝國,拯救人類文明的歷史責任。裡根總統在蘇聯貌似空前強大的時候,就發出了天才般的預言:「西方將不會容忍共產主義,我們將戰勝共產主義。我們不會因為公開譴責它而感到麻煩,我們將把它作為人類歷史上的一個悲哀和奇異的篇章而予以刪除。」

裡根的偉大不僅在於恢復了越戰之後的美國國力,振興了美國民族的信心和自豪感,更在於領導整個自由世界以「不戰而勝」的方式,給前蘇聯及其東歐的三億多人民帶來了自由。最近的民意調查顯示,裡根甚至超越了華盛頓和林肯而成為美國人心目中最偉大的總統。如果當年沒有裡根這樣強有力的、堅決反共的世界領袖,蘇聯這個超級惡魔必將還會頑固存在,世界的一半還將繼續掙扎在黑暗和罪惡之中。

但是,美國在對華政策上,卻走過一段不短的彎路。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總統出於遏制前蘇聯的戰略利益考慮,踏上中國大陸的土地,開始了一次他稱之為「謀求和平的旅行」。當他握住周恩來伸過來的手時,全世界驚歎「堅冰已被打破!」從此以後,與邪惡中共「保持接觸與對話」而不是堅持正義的對抗,似乎成了歷屆美國政府對華政策的基調。此時的美國實際上是無暇東顧,才無奈地選擇了這一有待歷史評估的權衡之舉。

2001年9.11恐怖襲擊,徹底驚醒了美國人,也重新喚起了他們心中偉大的自由主義理想和裡根式的對於全世界自由民主的神聖責任。在成功剷除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權和伊拉克薩達姆政權這兩顆毒瘤之後,布什的眼光已經從單純打擊恐怖主義勢力轉向根除專制政權殘餘,已經開始將戰略方向向東亞轉移。布什一定清楚,能否成為裡根的接班人,取決於能否將中共政權這個世上僅存的最大的極權暴政掃進歷史的垃圾堆。在他的第二次就職演說中,這一堅不可摧的意志已經昭示無遺。

從2005年開始,美國政府終於能從反恐戰爭中騰出手來,對中共進行重新評估,並及時扭轉了所謂「對話機制、夥伴關係」的軟弱政策,明確了新的對華立場。這個政策由了不起的萊斯國務卿為主導,讓全世界、讓受壓迫受奴役的中國人為之振奮。萊斯在去年的一次演講中指出:「民主之路絕非一帆風順,民主是尊重人性和自由的機制。為世界自由事業開闢前進的道路,美利堅義不容辭。」萊斯強調「在今天的亞洲,民主已成為普遍的現實。當然中國是一個極大的例外。但我們相信——我們堅信——中國不會永遠成為例外!」

至此,美國終於走出了長期以來的實用主義的曖昧的陰影,重新舉起了自由民主的理想主義大旗,告訴世界:獨裁專制主義好景不長了!

歐美聯動掀起民主風暴

今年5月,胡錦濤訪美帶上的162億美金的禮單,終於首次失效。迴響在南宮南草坪上的一聲怒吼,不僅震驚了全世界,我猜想這一聲音,也許恰恰是布什和萊斯他們所願意聽到的!因為就在這次被美國政府降低規格的非「國事訪問」前,白宮已經安排好了布什與大陸人權活動人士會見的日程。這是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克林頓執政之後,白宮首腦首次會見中國民間異議人權人士,並超過了「布胡會」的時間長度。從這次異乎尋常的會見中,美國政府的態度與立場昭然若揭。我相信,這次會見的意義將在今天正義與邪惡的決戰中,逐步凸現出來。

緊接著是德國新任女總理梅克爾,在事先與布什交換意見後,這位成長於東德黑暗時期的女總理在中國訪問期間,會見了《中國農民調查》的兩名作者以及多位民間維權人士,這也是近十年來歐洲大國領袖首次在中國會見異議人權人士。我當時將這一事件評論為「歐洲大國跟在希拉克屁股後拿人權作交易的齷齪時代結束了。」

梅克爾女士的言行立即得到了萊斯女士的堅定響應,她及時表示:「美國將採取「非常強硬的政策,引導中國民主改革」,「中國在追求經濟成長之際,無法阻止民主改革」。她進一步強調:「這項美國政策,伴隨開放中國龐大經濟市場的施壓,將支持這個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進行民主改革」。

讓我們記住,現在站在世界公義最前列的是兩位天使般的女性!

德國新總理前腳剛離開,現任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先生颶風般地進行了一次「北京真相之行」。在美國人士的安排下,他成功會見了遭受殘酷鎮壓的法輪功人士。十年前,愛德華先生受歐洲議會委託,曾為歐盟與中共的戰略關係撰寫過報告。當時他已收集到了大量的罪證資料,但十年後的中國現狀更令他震驚與感慨:「十年之後,令我傷心的做出報告,中共政權仍然是一個殘暴、專制和偏執的體系,在那裡言論自由並不存在,新聞自由受到制約,宗教自由被嚴重剝奪,而在政治與社會方面的改革過程,坦白的說是微不足道。」

離開大陸,愛德華在香港的一個集會上,對歐洲以往的對華政策作了反思,他表示,10年前他曾經讀過歐洲議會一份報告,當時正是歐盟與中共建立了所謂策略性夥伴關係之時。在1989天安門屠殺事件後,歐洲禁售軍火給中共,不過實際上,很多歐洲國家都曾出售武器給中共。他對此深表遺憾,並經常批評歐洲國家與中共「如常做生意」的做法。這位歐洲政要不但是第一位親自會見法輪功受害人士的西方政治家,並且首次代表曾經道德虧欠的歐洲向中國人民表示了道歉與悔悟!

梅克爾和愛德華的作為無異是一個重大的行動,它標誌著歐美「犬儒主義」時代的終結,預示了一場基於認清極權本質和中國現實苦難、由歐美政治家聯手掀起的民主化風暴,已經開始來臨。

北京奧運將成為一個契機

如果說冷戰時期是自由對抗共產,那麼現在是正義抵抗邪惡。中國新極權主義的「不二法門」是首先用暴力壟斷國內的市場和資源,然後用這些壟斷資源和市場去收買國際資本的合作,交換民主國家的妥協。反過來,這些合作和妥協可以讓其國內的專制苟延殘喘。這種一手拿刺刀佔有國內資源,一手拿金錢賄賂國際公義的新極權模式,曾經在世界上屢屢得手,讓美國人也束手無策。

但是這種伎倆現在已經被歐美看穿,並迅速付諸實際行動。首先,全球民主國家支援中國民主化的預算將大幅度增加──歐盟的執行機構歐盟委員會宣佈將通過1.42億歐元預算的項目,通過與地方組織的合作,推動包括中國在內的國家的民主發展。歐盟官員說:「歐盟主張這樣一個觀點,即不能出口民主,但可以去促進和協助民主的過程。」 美國國會在新的年度計劃中,同樣也提出了一個援助中國民主化項目預算。此項目預算如能通過,對於推動中國民主化運動來說,將無異於雪中送炭。

其次,曾經一手推動東歐民主改革的「民主先生」愛德華目光如炬,北京之行後已經多次公開表示如果極端嚴重的侵害人權謀取暴利的指控屬實,那麼奧運會就不可能在中國舉行。 6月10日,他又公開發表了題為《中國的新暴政》的署名文章,文章概括了他近期中國之行的親身經歷,指出:「隨著世界盃足球賽正在德國順利進行,在地球的另一側北京正準備舉辦2008奧林匹克運動會。但是,如果我最近在那裡從曾被監禁者處所聽到的屬實的話,那麼文明世界必須摒棄中國。」 在揭露了與他見面後旋即遭到新的迫害的法輪功人士的遭遇後,愛德華先生斬釘截鐵地說:「如果北京方面認為以這種方式來準備奧運會,那他們就打錯算盤了!」

對於中共來說,2008年北京奧運會性命攸關──對內,它可以藉此通過舉國體制進一步鎮壓民主與維權運動;對外,可以借此粉飾太平,確立「和平崛起的大國」形象,並趁機吸引投資,擴大商機,從而延長、頑守它的專制統治。這是一劑它渴望已久的強心針,但同時何嘗不是一柄雙刃劍?鑒於1934年墨索里尼世界盃與1936年希特勒奧運會的歷史教訓,和中國當下正在發生的驚世黑幕,我相信美國和歐洲主流社會決不會默認陳規,坐視不管。從目前看來,愛德華先生的發聲只不過是不久之後「全球抵制北京奧運」的前奏。西方民主國家必然會抓住這一歷史性的契機,採取種種強力措施來打「奧運牌」,來實質性地推進中國的民主化進程。

知恥者近乎勇

歐洲(包括美國的部分政治家)已經對自己以往的錯誤對華政策所造成的嚴重後果──大面積的、不恥於人類的人權災禍,有了清醒的認識和反思,並實質性地調整了他們的價值立場與對華政策。

孔老夫子在《中庸》裡說:「知恥近乎勇」。當法國總統希拉克當著全世界的面,用紅布裹包艾菲爾鐵塔的罕見禮遇,迎接東方獨裁者之醜劇上演後,當中國大陸不斷傳來駭人聽聞的超法西斯暴行之際,布什、萊斯、梅克爾和愛德華他們一定是感到了深深的「恥辱」與「悔悟」,於是他們勇敢地站了出來,並聯起手來,像當年在納粹帝國淫威下,美國和歐洲國家團結一致結成聯盟,共同抗擊邪惡勢力,背負起拯救人類文明責任那樣,一個偉大的新時代就要到來。

我們期待的就是這樣的美國,這樣的歐洲!

2006.6.19.–20.寧波

──《觀察》首發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6-22 9: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