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家故事:「愚笨」的摩訶廬

果正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在印度的摩羅國,離都城約有六,七里的地方,有一所精舍,住著約有五百位出家人,他們都是受過具足戒的比丘,其中有一個年紀較長的,名字叫摩訶廬,他以愚笨而出名,無論怎樣教他,都教不會,他連一句偈語都背不會。所以在五百比丘中,大家都輕視他,看不起他,也沒有人願意和他呆在一起,所以,他一直是一個孤獨的人。

有一天,國王派遣使者到精舍來,要請比丘們去供養,愚笨的摩訶廬,慚愧自己的癡笨,不敢參加國王供僧的聚會,等到大家都離開之後,當他一個人留下時,他難過地找了一根繩子,走到一棵大樹底下,想要結束生命。正在這個時候,寶像莊嚴的佛陀已現於他的面前,佛陀嚴肅的呵斥他道:「摩訶廬!你不加緊用功精進,找到自己的不足,反而做出更加愚癡的事情?」佛陀停頓了一下,又說道:「你本來在過去一世中,是一個學問淵博的修道者,因當時不肯施教於他人,生起傲慢心,輕視旁人,所以這世才受此愚笨的報應。這你怪不得別人,自己做錯的事情,自己應該深深的懺悔,死並不能了結罪業。」

摩訶廬被佛陀點醒之後,非常慚愧,跪在佛陀面前懺悔。慈悲的佛陀,不計以往的過失,只要知錯而改過,佛陀都一樣認為他是好人。

這時,佛陀不厭其煩的給摩訶廬開示說法,啟迪他慧悟,正好機緣也成熟了,佛陀說法之後,摩訶廬覺悟正果,愚鈍的心靈,頓時開朗,他能夠瞭解佛陀的微妙法語,能夠看透世間的一切。這時佛陀知道他已經悟道,就命他趕快去參加國王的供養,並且為大眾們說法,當他正要離開時,佛陀又告訴他說道:「摩訶廬!過去你當長老的時候,收有五百個弟子,這五百人正是於王宮接受國王供養的五百比丘,你現在趕快去,他們正在等著你的指點。」

拜別佛陀,摩訶廬來到王宮,這時筵席剛要開始,摩訶廬看到最上座空了一個位置,他毫不猶豫地坐了下來,大家看到摩訶廬的態度,以為他瘋了,但是在這樣莊嚴的場合,又當著國王的面,誰也不好說什麼。等到大家吃飽時,摩訶廬站起身來,在眾目的注視下,沒有一點畏懼,他用動人的嗓音、莊嚴的相貌,娓娓道出玄妙的法語,給眾弟子五百比丘和所有的在場聽眾說法,眾人無不敬佩。

五百比丘們也深覺慚愧,原以為愚癡者,竟是這樣一位證得果位的覺悟的人。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是一個真實故事)
  • 雖然城南舊事借用了小孩子的口吻寫,卻是給我們大人看的,我之所以喜歡看這些故事,因為這些故事寫的全是小人物的故事
  • 有一位受刑人告訴我一個故事,他說有一位非常著名的牧師在他被判死刑以後去看他,他對牧師說:「牧師,我很慚愧,我沒有聽你的話,才弄到這個樣子。」那位牧師沒有一點責備他,反而說:「是我才該慚愧,是我做得不夠好,才使你沒有接受福音!」
  • 夜晚,終於壓抑不住整天的無光陰霾,開始打雷下雨的上海,把夜裡紅光四溢、掛著紅底黑字的Dior Logo布幕的「上海展覽中心」,淋出了一種慍怒的深沉!一進會場,黑暗之處有微弱的紅、紫光,陰鬱又深沉;聲樂家在泛紅光的Runway前端演唱「西城故事」,聲與色的迴盪,激起鬼魅與時尚交會的暗流。如希特勒降臨般,Dior秋冬宣告的「歌德時尚」(Gothic Fashion ),就此展開。
  • 民主作為一種制度,談不上美不美麗、神不神聖,但民不民主,卻與與分配公不公平、民眾幸不幸福有關。制度有好壞優劣之別,與各種類型的專制相比,民主是一種較好較優較公平、較有利於提高民眾幸福度與尊嚴感的「分贓」或「分粥」機制。「古老」的《分粥的故事》就是關於制度的:
  • 圓山別莊是大稻埕茶商陳朝駿興建於一九一三年,一九九八年台北市文化局指定為古蹟,整修後委由律師陳國慈以「台北故事館」之名經營管理,每季舉辦懷舊主題特展、古蹟導覽、表演藝術活動等,邀民眾感受老時代的風華歲月。
  • 在小組賽厄瓜多爾隊同哥斯達黎加的比賽中,卡維德斯在終場前外腳背凌空墊射為厄瓜多爾得分。卡維德斯進球後出人意料的從球褲中掏出早已經準備好了的蜘蛛俠面具戴在了臉上來慶祝得分並紀念已故的隊友特諾裡奧。這個獨特的慶祝中還有一個感人的小故事。
  • 很多人都很好奇,這本書當中所講的故事是真的嗎?作者丹.布朗說,雖然故事是虛構的,人物是假的,但是,達文西的畫、羅浮宮的金字塔等,都是真實存在於現實世界裡。他希望能透過書中人物的討論,引起大家的興趣,進而能思考關於宗教、信仰和歷史的看法。不論世界各地,這本書的銷售成績都亮眼得令人驚艷。這本書目前在美銷售數字750萬冊,打破美國小說銷售記錄,成為有史以來最賣座的小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