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趙紫陽,社會民主主義者在中國的悲情

——讀趙紫陽的兩封信有感

唐子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3日訊】1997年被軟禁、半軟禁、軟禁達八年之久的趙紫陽於9月、10月,先後致信中共15大和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此信近日被公佈,清晰地向世人呈現了社會民主主義者在中國的悲情:從陳獨秀到趙紫陽,社會民主主義者都沒有好下場。

1997年9月12日,趙紫陽給中共十五大寫信,提出對「六四」事件重新評價的問題,信中指出:第一,「六四」學潮不管存在甚麼偏激、錯誤和可指責之處,被定性為「反革命暴亂」是沒有根據的,採用武裝鎮壓的手段消極地影響黨群關係、台海兩岸關係以至對外關係直到今天,還使十三大開始的政治改革中途夭折,政治體制改革嚴重滯後,以至造成種種社會弊端迅速滋生蔓延,社會矛盾加劇,黨內外腐敗懲而不止、愈演愈烈。第二,「六四」學潮當時如果採用「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是可以不流血地平息事態的,至少可以避免嚴重的流血衝突以及種種負面影響,而且能夠在執政黨、政府和人民之間建立起新型的溝通和互動模式,促進政治體制的改革,使國家出現平衡發展的新局面。據此,他主張遵照「注重總結經驗教訓,不注重追究個人責任」的辦法,早日重新評價「六四」事件的問題,以保持國內局勢的穩定,爭取改革開放有更好的國際環境。

此信所提重新評價「六四」的意見,無疑是溫和、理性極具建設性的。但趙紫陽卻遭到「被禁止會客、外出」“從半軟禁升級為完全的軟禁」的對待。他寫信給中央辦公廳要求解決不被理睬,10月13日他又致信中共政治局常委會。

趙紫陽指出,他就「六四」問題向十五大提出建議,是正常行使黨章明文規定了的黨員的權利,也不違反國家法律。而現在對他的完全軟禁,剝奪了他的公民權利,是把他「作為一個觸犯了國家法律的人對待了」,是對「依法治國」的社會主義法制的粗暴踐踏。他認為,他受到的這種完全軟禁的對待比當年彭德懷因「萬言書」受到的不公正對待的還要嚴重,既傷害著近80歲的他的身心健康,也傷害著黨和黨中央的形象。因此他希望能早日解除對他的軟禁,恢復其人身自由,使他「不再在一種孤寂、抑鬱的情境中渡過餘年!

兩封信裡,趙紫陽的思考是理性的、現實的,卻依然局限在中共話語語境裡,例如「我們黨」、「我們國家」、「毛主席」、「彭老總」等。當然,對他這樣一個年近80歲的老人、對他慾解決問題的希望而言,似乎也只能這樣措詞,可以理解。然而,趙紫陽全部的悲情、悲劇則因為他是一個社會民主主義者。這對於1997年致信中共中央的他,甚至是2005年1月臨終的他,卻都還沒有認識到。

由蘇俄、蘇聯扶植成立並壯大的中共,是一個極權主義的社會敵對主義政黨式邪教,卻吸納了不同時期的許多社會民主主義者,例如陳獨秀、胡耀邦、趙紫陽、劉賓雁、王若望、林昭、方勵之等。陳獨秀是這個黨的創始人,也是最早被這個藉助他的威望和才華成立的黨無情地拋棄的社會民主主義者。胡耀邦、趙紫陽、劉賓雁、王若望、林昭、方勵之等跟陳獨秀一樣,當初都是衝著中共對「民主政治」的承諾加入的,卻都在對社會民主主義真情付出的時候遭受黨的重槌。中共的發展是一個對社會民主主義者的利用和拋棄的過程,悲情由此注定。

作為社會民主主義者,趙紫陽的悲情跟陳獨秀的相比小了很多,卻不如陳獨秀清醒。沒有中共之前,陳獨秀在中華大地就因為舉「科學」和「民主」旗幟興西文化運動而木秀於林了。他創中共可以說是「走火入魔」:慾玩階級鬥爭邪火和利用蘇俄、蘇聯共產黨邪教,實現其被北洋軍閥小人儒們阻礙著的民主主義理想。結果他引撒但邪魔附體上身,為北京大學圖書館管理員毛澤東開道作了嫁衣。當陳獨秀被中共逐出「黨教」,他應該已經清楚自己的民主主義理想和激情都被玩了一把,所以當他在國民黨統治的中華民國裡生活沒落時,他拒絕了毛澤東從延安伸來的橄欖枝。相比之下,趙紫陽則沒有這種清醒,所以才會跟「江總書記」談「依法治國」的社會主義法制被粗暴踐踏的問題,讓蛤蟆江竊笑不已。

如果說「中共的發展是對社會民主主義者的利用和拋棄的過程」這一判斷事實上成立,那麼中共從創立時的理想主義邪教演變到今天的功利主義邪教其實就是為兩個人而存在的,即毛澤東和江澤民。趙紫陽兩封信裡稱道的「毛主席」和「江總書記」,實際上就是《九評共產黨》道破邪靈、邪教本質特徵之中共的真正主角,其他所有人都是配角,是輔助者、過渡人物和被玩弄者。

無論社會民主主義者陳獨秀,還是社會鬥爭主義者瞿秋白、李立三、王明、周恩來等,都受隱形的大紅龍操控,陳獨秀、瞿秋白是過渡型黨頭,李立三、王明、周恩來等不僅是過渡人物,更是助手和玩弄者。也無論不甘玩弄的王明客死異國他鄉,還是甘於玩弄的李立三、周恩來,結局都是一樣:悲慘無商量。

毛澤東之後的黨頭,除了華國鋒沒甚麼光彩,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卻個個比江澤民閃亮和得黨心、民心,然而都是為江澤民而存在的。鄧小平看起來似乎是為毛澤東而存在的,其實不是,作為助手毛澤東有劉少奇、周恩來、朱德、林彪、彭德懷已經夠了。鄧小平出現在毛澤東身邊,經受毛澤東牽連和懲治的魔煉,經受中共禍國殃民的血腥鬥爭和陰謀詭計過程,就是為了文革後由他把中共艦隊由理想主義航道引向功利主義航道,然後交給江澤民。鄧小平是大紅龍悄然為江澤民準備的開道者,猶如陳獨秀之於毛澤東。從人的感情上講,鄧小平或許親近胡耀邦和趙紫陽,但大紅龍無情,它清楚地知道胡耀邦和趙紫陽的社會民主主義思想不是魔道所要的,歸宗屬於神道,所以以黨性魔力操控鄧小平利用完了兩人的政治剩餘價值後扔到一邊,讓江澤民不顯山不露水地入主中南海。

而這一切都是暗物質宇宙的神魔集團在久遠的年代裡做的一種歷史安排。對此,我在《共產黨因基督教而生》、《共產黨為法輪功而來》、《共產黨必被法輪功亡》等文章裡已論述,講到之處不再複述。這裡我只補充說明兩點:一、社會敵對鬥爭主義是共產黨社會主義的本質,也是共產黨生命的本質。誰對此本質沒有清晰地認識,企圖以社會民主主義去改造或完善共產黨,必定是癡心妄想的悲情結局。二、社會敵對鬥爭主義雖然在《共產黨宣言》裡有系統論述100多年,卻寄生在社會民主黨的民主主義和福利主義運動中,吸取社會民主主義運動精血70年。直到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立,美國資本民主主義經驗引入西歐除英國、荷蘭之外多國議會政治,社會民主主義才擺脫了共產黨幽靈的纏繞和附體。

總之,從陳獨秀到趙紫陽,社會民主主義者是生而不幸,因其寄生在由蘇俄、蘇聯而中國共產黨的敵對鬥爭主義運動中,注定被利用和拋棄。趙紫陽、劉賓雁、王若望等至死、方勵之等至今,對共產黨都沒有一人發佈主動唾棄和離異的聲明,一直背著政治處分等待平反歸隊,這成為社會民主主義者在中國的最大悲情。@(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6-03 1: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