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巴黎人權廣場舉行「勿忘六四」活動

「勿忘六.四 紀念六.四17週年」集會場景(大紀元記者王泓攝影)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4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子純、關於寧、甄百合巴黎採訪報導)2006年6月3日下午3點,在巴黎埃菲爾鐵塔的人權廣場上舉行「勿忘六.四,紀念六.四17週年」的集會,而今年也正值文革四十週年。六四民運人士、關心中國民主的法國人及各界支持者在六.四17年來從沒間斷紀念六四推進中國民主進程和對中國民主、人權所做的努力。

「勿忘六四紀念六四17週年」集會上支持、關心中國民主的法國人(大紀元)

今年巴黎人權廣場紀念六四與往年不同,集會上,與會者在譴責中共政權所犯的罪行外,人們認為中共獨裁專政的解體是必然的,希望並呼籲明年應該到天安門去祭奠六四死難者。此次集會有來自美國的著名旅美文學家、史學家辛灝年、著名民運人士、中國民主黨創始人徐文立先生和法國著名伊夫.聖羅蘭時裝公司總裁彼葉赫.百合基先生、六.四見證人、中國民主陣線法國代表張建等發表演講。

法國著名伊夫.聖羅蘭時裝公司總裁彼葉赫.百合基先生(大紀元)

在集會上首先發言的是,法國著名伊夫.聖羅蘭時裝公司總裁彼葉赫.百合基先生,在西方人的眼裡,17年來對世界、法國、中國是什麼樣的感想,彼葉赫.百合基先生在演講中講到:「很遺憾,17年了中國沒有改變,法國政府、世界西方各國政府在人權和民主問題上的不斷的向中共讓步和妥協,這是不對的也是有責任的。」

他還談到89年民主之家在巴黎成立時,得到法國各界政治人物支持,而現在他們害怕中共強權。他說:「而我們不怕,我們要譴責中共對人權的踐踏。我們不應該總在巴黎紀念六四,應該回到天安門廣場,那是屬於大家的地方,不是共產黨一個黨佔有的地方。」

今天剛到巴黎的著名旅美文學家、史學家、《誰是新中國》一書的作者辛灝年先生他在演講中講到:「我今天剛剛下火車來到巴黎,我能看到在巴黎有我們中國的這麼多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在這裡紀念17年前的那場運動,紀念那些在運動中留下了自己的鮮血,奉獻了自己的生命的朋友,使我心裡感到既難受也感到十分的悲壯。我也沒有想到今天在巴黎這個熱鬧的廣場上,還有我們這麼多的法國的朋友來參加我們中國人紀念自 己六四死難烈士的集會,這樣一個抗議的集會,這使我感到非常的振奮。我希望我們中國的民運人士能夠在這個所謂的低潮期,堅守住自己的民主自由的追求,堅守住為中國能夠實現民主而艱難奮鬥。」

「我作為一個普通的中國人,一個普通的中國的文化人,我也非常欣賞法國人民曾經為自由和民主奮鬥的那樣一種奮鬥的偉大精神,因為我是一個學歷史的,我知道法國人民在長達99年的艱難歷程當中,是怎樣的高喊著共和的口號,高舉著共和國的旗幟,一次又一次的反對過專制主義的復辟。」

「我作為一個普通人,我堅定的相信我們中國的民運人士一定會用他們的雙手推倒這個在中國歷史上這個最黑暗的專制統治和專制制度,我也希望法國的人民、歐洲的人民、全世界愛好民主自由的人民,你們的過去為共和奮鬥的精神不但激勵著我們,我們也希望你們能充分理解我們,不僅要在理念上,在理論上,而且要在作 為人類的普遍的一個公理,也就是在人權和民權上來支持中國人民的民主奮鬥,希望那個共和國的旗幟,共和國的國聲終於有一天能夠在我們中國的大地上響亮起來,在我們中國的大地上飄揚起來,我們每一個人都對共和充滿著憧憬和希望,我相信這一天會來到。法國人民你們走在前面了,我們中國人民一定會趕上來,和你們一起高唱共和之歌!這就是我一個普通人的希望,謝謝。」

著名旅美文學家、史學家辛灝年在「勿忘六.四紀念六.四17週年」集會上(大紀元記者王泓攝影)

辛灝年先生此次是應全僑民盟德國支盟之邀,來歐洲做系列演講。集會結束後,他向記者講述了今年在巴黎參加六四紀念活動的心情:「能夠趕上今天在巴黎紀念六四的活動,我特別……不能說高興,還是滿安慰的,雖然在安慰裡面有點悲情。因為六四已經17年了,我們每年都在紀念它,可是紀念的本身就是說明我們沒有忘記。可是光紀念是不行的,我們必須回過頭來認識到,17年的歷史。這17年,中國共產黨的種種表現,在六四之後它是不是有所懺悔,它是不是對自己曾經所犯下的罪行有所認識,看來還沒有,這就是令我感到悲哀的地方。」

「另外,17年來,我們的人民,特別是我們一些追求民主的志士們,是不是從歷史的沉痛裡面,歷史的教訓裡面,已經感悟到了什麼,感悟到了一點,是不是今天應該要站在更加堅定的立場上,在紀念六四的過程當中,去追尋我們應該追尋的一條道路,那就是一條從孫中山先生開創共和開始,90多年來,近百年來,我們中國人民所走過的道路,而這條道路恰恰也是今天我們所在的國度,我們站的土地上的法國人民,法蘭西民族的人民也曾經走過,並且走的不比我們輕鬆,甚至於是更加艱難。只不過是他們已經走過來了,他們已經走向了共和,我們還在走向共和的具體艱難的過程當中。」

「在今年的紀念六四,特別是在巴黎,就不能不使我想到這一點。我想,法國人民的精神,法國人民在18、19世紀為了共和艱難奮鬥的精神,今天就是我們中國人民的精神,也就是六四那些無辜的死難的烈士的精神。也是他們的鮮血今天照映在我們心裡,我們必須看明白的那種光明。這種光明雖然來的不很容易,甚至還會付出更多的痛苦,我想我們能夠成功。這就是我的想法,謝謝。」

1978至1981年中國民主牆運動的參與者和組織者,中國民主黨海外流亡總部創始人徐文立先生也來到了巴黎參加了六四紀念活動,並發表了演講。他說:「今天是我自己的祖國六月四號,在這17年前,坦克和機關鎗屠殺了我們年輕的朋友們,和那些北京的市民們。今天依然堅持一黨專制的中國共產黨,希望我們要忘記這一天。可能嗎?不可能!當年年輕的學子們不會忘記,我們曾經為民主事業奮鬥的1978年79年民主牆的朋友們也不會忘記。我特別今天看到了在場的還有一些出生在法國的中國裔的年輕的朋友們,他們才20幾歲,他們也沒有忘記,他們也來到了這裡。最令我感動的是,我們的法國的朋友們,他們沒有忘記六四的屠殺。請允許我衷心的感謝我們這些法國朋友們,在這個人權的廣場上,我相信,六四的血案一定會追究!中國的民主終有一天會實現!」

中國民主黨創始人徐文立先生(大紀元記者王泓攝影)

徐文立先生因參與中國民主牆運動和成立中國民主黨京津黨部,被中共關押兩次,共判刑28年,終因國際社會的壓力,在監獄中共度過了16個年頭後以「保外就醫」流亡美國。

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講述了此次參加巴黎紀念六四集會的心情:「六四已經過去17年了,我想全世界的華人,特別是我來到了法國,我看到了許多法國朋友,並沒忘記這一天。這一天是中國共產黨對當時六四呼喚民主自由的這些年輕朋友們犯下罪行的一天。那一天,是用坦克和機關鎗在屠殺我們年輕的學生和當時北京市市民,人們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天。特別我今天感到高興的我是在巴黎人權廣場,世界人權宣言曾經在這兒誕生,在埃菲爾鐵塔下面來紀念這個令人非常痛心的日子。」

前來參加集會還有史學家辛灝年, 徐先生當年民主牆運動的法國朋友瑪麗女士、白夏先生,法國著名伊夫.聖羅蘭時裝公司總裁彼葉赫.百合基先生。

法國漢學家白夏先生(左)彼葉赫.百合基先生(中)法國漢學家侯芷茗女士(右)(大紀元)

徐文立先生說:「大家可以看到世界著名的時裝設計師和他的前老闆聖羅蘭的老闆來到這個地方,我覺得他把正義和公益看的比金錢更重要。在中國物慾橫流,不斷的 用經濟政策向外推銷它們的一黨專制的時候,有這樣的一些企業家非常有遠見的在抵制這樣的作為,這確實是對於那些依然和中共有所勾結的海外的一些公司老闆應 該感到 羞愧的地方。」

最後徐先生表示,中國人民為爭取自由和民主的事業,任何的力量也不可能把它消滅掉。「我也借此機會,向所有的聽眾們問好。在巴黎人權廣場上的聲音會傳播全世界,一定會得到世界各國人民的更加廣泛的支持和同情。謝謝大家。」

法國漢學家侯芷明女士(Marie Holzman)和白夏,他們作為法國知識分子,長期關注並推動中國民主運動而努力,他們的投入精神和社會責任感令人敬佩。從「六.四」至今17年來,他們每年都到巴黎人權廣場紀念六四及六四死難者。

法國漢學家白夏先生演講(大紀元記者王泓攝影)

法國漢學家白夏在發言中講到,他希望明年能到天安門去,他說:「我老希望我們可以回到天安門慶祝民主運動,可惜的是我們到現在都沒有辦法,所以我希望明年我就不來了,都到天安門吧。」

對於現今中國的民主與維權運動,白夏表示:「現在中國因為有維權改動,維權運動說明民主運動一直都會維持、不會失敗,所以我希望現在新一代可以改變中國、可以結束一黨專政。」

法國漢學家侯芷茗女士演講(大紀元記者王泓攝影)

法國漢學家候芷茗(Marie Holzman)在講演中講到中共政權的合法性時談到,人們普遍有兩種誤區,她說:「為什麼現在有那麼多政府就覺得共產黨這個制度是合法的,是因為有兩種思想的潮流,一種認為中國人畢竟和我們不一樣,所以他們有不同的統治的人;可惜的是有許多西方人也跟著走,也這麼說中國一直是沒有民主的國家、一直是獨裁製度,所以永遠是這樣。」

她還談到中國人也是在為民主奮鬥,她說:「我覺得現在按照辛灝年的說法,我們爭取民主是處於低潮,但是總有一天可以勝利!」

蔡崇國接受採訪(大紀元記者王泓攝影)

中國勞工通訊歐洲負責人、中國問題和國際政治評論員蔡崇國先生,也是89六四運動的見證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他講到中共鎮壓屠殺學生的公開性使世界的人忘不了:「六四屠殺有兩個特點,一是它的公開性,過去中國人很多人死了,死於中國政府的鎮壓,但這一次呢是在世界的媒體攝影、攝像機面前,這是第一次。第二個是,上千個青年學生被殺,而且在街上被殺,他們不是敵人,過去八九年以前可能中國人也被政府判過死刑,殺死了或在監獄裡死亡了,但它先經過一道程序的,先把這個人打成敵人,階級敵人、罪犯,然後再殺死,八九年的那些人被殺死是沒有經過這個程序的,這真正是殺死人民的一部分。」

他還講到:「今年也是文革四十週年,我們在講怎麼樣使年輕人明白、怎麼樣知道中國過去的悲劇、吸取教訓、怎麼樣使整個中國避免今後這樣的悲劇,要使知道文革、六四、法輪功這些悲劇其實還在繼續。中國的鎮壓還在繼續,這樣的事情中國人都應該有責任都應該反省,使自己盡到公民的責任。」

中國民主陣線法國代表張建(大紀元記者王泓攝影)

中國民主陣線法國代表張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講到:「在1989年六四之後,由於很多人包括中國人對歷史的遺忘,中共自以為通過鎮壓六四穩定了政權,它就可以繼續做嚇老百姓的事、繼續胡作非為。結果,就又發生了99年鎮壓法輪功修煉者的事件,這是如此的相似,中共它們採取一系列殘酷的手段,也同樣的不斷掩蓋它們殺人、鎮壓殘害的修練人的真相。那麼呢在哪裡有壓力,哪裡呢就有反抗,這是不斷的反抗共產黨的時候,我們看到在《九評》這個文章,這個文章紀錄了中共從歷史到現在若干年來如何的展現他的殺人本質,揭露它的殺人本性,而且《九評》在海內外都可以看到。」

張健認為,中共今天所做的事情是不斷的專制改良,而並不主動的進行共和變革,它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要維護專制制度不死、維護其壽命。那現在我們看中共它的路已經到頭了,那麼今天大家共同努力繼續發揚六四的這種精神和傳統,繼續對專制政權施加更多的壓力,我想讓中共自己垮臺應該不會太久。

王龍蒙在「勿忘六.四紀念六.四17週年」集會上(大紀元記者張子純攝影)

經歷六四現在旅居法國的王龍蒙當年89六四的時候是中央戲劇學院的學生,主要接待外地來的學生的外聯工作。他告訴記者:「當時六四,我們看到了幾乎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多少年以來所有壓抑在老百姓心裡的那些悲傷和痛苦都像火山一樣爆發出來了,但很可惜就像法國這各大革命一樣,有人一再去努力,而最後的結果呢是共產黨當然開著機關鎗坦克鎮壓。」

他還講到:「我想自由民主這種精神不死,這法治的社會遲早有天會在中國的大地呢建立起來,我希望呢我和我這些朋友們我們永遠不能忘記,至少呢,我相信一句只要很多的人你沒有能力或沒有膽量跟共產黨極權體制來對抗,但是你可以拒絕合作,就保持著你基本的良心和正義,共產黨在這樣的情況下呢,它的統治就不會太長久了,一個充滿希望的中國肯定會在我們的手上產生、在我們的眼前出現。」

評論
2006-06-04 8: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