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評論人士批中國刻意迴避六四事件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5日訊】(美國之音記者齊之豐/華盛頓報導)中國和往年一樣,在1989年6月4號中國當局出動軍隊鎮壓民眾要求民主的運動17週年到來之際,在官方控制下的新聞媒介對六四保持沉默。評論人士說,中國執政黨共產黨對六四事件採取的這種刻意迴避歷史的做法,對中國、對中共都不利。

多年來,北京政府對六四事件採取了由淡化到消音的處理,由一開始的低調報導評論到近年來的竭力無視。這些年來,六四在中國已經成為一個禁忌詞,不能上互聯網,中國記者也不能提六四事件。中國政府發言人在面對外國記者提問的時候,總是說中共已經對六四事件做出了結論,中國人民現在向前看,集中精力於經濟建設。

*戴晴:當局說法是自欺欺人之談*

中國政府以各種或明或暗的方式宣傳中國民眾對六四已經淡忘,不再關心。對此,中國著名記者戴晴表示,當局的這種說法顯然是自欺欺人之談。她說:「中國的媒體基本上不提,不是不願意提。我想,任何一個編輯、記者,哪怕僅僅從他的報紙銷售量、哪怕從他的廣播節目或電視節目的收聽率、收視率來考慮,他們也願意提。之所以沒有提,是因為當局嚴格限制不許提。」

戴晴說,現今的中國共產黨當局不但迴避1989年的六四,而且也迴避1957年迫害知識分子的「反右運動」,迴避中共領導人發動的、給中國帶來重大傷害的「文化大革命」。她說,中共害怕人們提起它一系列不光彩的歷史是因為擔心會損害它的統治合法性。

*劉曉波:大家不會忘記*

在北京的作家劉曉波說,六四事件是中國在和平的條件下眾目睽睽之下的屠殺,這種事情人們難以忘記。他說:「每年到了六四的時候,你看大家都會貼出來魯迅在幾十年前寫的紀念劉和珍君,而且在這樣的貼子下面,網民還會用網絡點燃一兩隻蠟燭。這種事情就說明,這個問題大家是不會忘記的。」

中國當局1989年出動軍隊武力鎮壓要求民主的示威民眾之後,參與民主示威的劉曉波跟戴晴一樣,曾一度被投入監獄。出獄之後,他們都堅持批評當局拒絕民主、反民主的做法。戴晴認為,中國執政黨和政府迴避六四、壓制人民談論六四的做法十分有害。

*戴晴:壓的更深,爆發就會更猛烈*

戴晴說:「我生活在北京,應當說,我周圍的人表面上不像是事件剛剛發生的幾年後那麼火燒火燎、一提起來就抑制不住滿腔的憤怒,就要流眼淚什麼的。但是,這些情緒都是壓得更深了。壓得更深,一旦爆發起來,就會爆發得更猛烈。所以,我覺得,哪怕是從這種感情的角度,也應當讓大家說出來。現在表面上沒有人說,但是私下裡我覺得沒有人忘記。」

北京的獨立作家劉曉波說,當局試圖讓人們相信,人們已經淡忘了六四,但是當局顯然自己也不相信這種自欺欺人的說法,否則當局就不會每當六四紀念日到來之際如臨大敵、草木皆兵,對他本人以及其他異議人士進行全天二十四小時的監控。他說:「六四事件不但對受害者是一個仍然在流血的傷口,同時對中共現政權來講也的確是一個沉重的歷史包袱。」劉曉波同時對今年六四17週年紀念日期間當局對他實行日夜非法監視、侵害他個人自由的做法表示強烈抗議。

中國記者戴晴認為,六四事件對中國、對中共來說,是一個害人的毒瘡,中國需要刮毒療瘡。她說:「刮毒,一定要把所有的爛瘡什麼的都刮出來,然後才能進行徹底的治療。要想跟貓蓋屎一樣掩蓋是蓋不住的,只能引發更深的病症。」

*中國在變,中國社會在變*

戴晴對中國政局今後的發展表示謹慎的樂觀。她認為,中國在變,中國社會在變,人民在變,中國需要循序漸進的變革,改朝換代的革命只是有利於野心家,不利於人民。戴晴表示,在六四問題的處理上,她不贊同一些海外民主運動人士提出的「徹底平反」、「百分之百平反」的口號,因為這樣的口號只能讓當局感到恐懼,變得更加僵化。

戴晴認為,中共當局現在有了一些鬆動,對某些六四事件的受難者進行了某種補償,這是很好的開端。她說,關鍵是要循序漸進的變革,首先要設法弄清事實,弄清六四事件發生的責任,其中包括當局的鎮壓責任以及某些示威學生領袖的責任,然後在這個基礎上,官方和民間爭取達成妥協、共識。

中國作家劉曉波也表示,他贊同對六四這個歷史問題的處理不需要一步到位,當局可以採取循序漸進的方式,爭取問題的逐步解決。劉曉波認為,目前當局完全可以做到的事情是准許六四難屬公開悼念自己的親人,允許因為六四事件而流亡海外的人回國。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6-06-05 8: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