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六四」絕食感言

--即中共以黑幫手法圍堵我全家的第192天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5日訊】17年前的今天,冷血的專制獨裁者在天安門廣場幹出了驚駭天地的大屠殺。兇手們誣蔑那些被屠殺的同胞是搞「反革命暴亂」,而事實上,那些罹難的同胞被殺前的行為的全過程是光明的,這種被持續地昭然在陽光下的行為即是:他們和平地、以符合中國憲法釐定的方式提出了樸素的國家政治民主化及法治化的民主要求,這樣的要求竟為他們以至這個民族招致了殺身之禍。

這樣的屠殺已經過去了17年,今天的中國依然專制獨裁及專制獨裁者依然冷血。從那些可敬的天安門母親們最近書寫的公開的呼籲書中,極具理性地提出的要求改變的內容,即可以看出,在這樣的殺戮發生了17年之後,這些堅韌的母親們獲得了什麼,她們至今仍在兇手們那裡爭取為自己心愛的孩子們進行公開的悼念活動這樣的權利,而這樣的權利原本就不屬於那些兇手們,而屬於人倫範圍內的人者固有範圍內的權利。

對於「六四」逝去生命悼念的自由選擇形式,對那些至今親人被殺、被致殘,及因關涉「六四」的原因而煎熬了17年之久的被迫害的同胞們表達敬意和聲援,今天,全國29省數百名固定參加週六接力絕食的同胞們決定,行24小時的絕食行動。

最近,有涉「六四」問題的反思及揭露文字可謂鋪天蓋地,我在昨日以《胡溫與「六四」屠殺罪責的關係》為題也發表了這方面的文字,故今天將不再行相關的重複觸及。但在最近關涉「六四」的文字中,讓人不得不警惕一些傾向是,一些專門的文字仍在繼續兜售非政治化及「維權應注重實用效果」的思想,令人驚愕!今天在這篇文字中無意作與專門評述。

人類至今天,以現代法的精神,以和平的方式,爭取及維護人權早已成為人類社會的普世共識,而以現代法的精神、以和平的方式創設及維護人權本身即是一種迄今最高且最理想的政治。我們不認為非政治化的主張是一種錯誤,因此,我們從未去批評那些對非政治化模式的癡迷者,但我們卻要反對借此將維權政治妖魔化的意圖。而有涉「維權應注重實用性效果」論本身就是一種怪誕的命題。我想,提出這樣的主張者,難道他自己會認為天安門母親們17年後的失望,是她們主觀不注重「維權應注重實用性效果」導致的嗎?

中國人民在追求民主、自由及法治社會的事業在幾十年裡前赴後繼,付出了血和生命的代價仍然成效不彰也是因為人們不「注重維權實際效果」所致麼?有誰只是癡迷關心維權過程而不關心維權的實際效果的所謂維權呢?此外,這「注重實效維權」有無原則底線呢!

在「六四」暴行發生17年之際,面對我們在17年後仍被當年的兇手們及他們的幫兇死死扼住我們民族命運咽喉的嚴峻現狀,在這裡,在這樣的日子裡,我再次竭誠呼籲那些極具強烈的山頭老大心理的筆桿子們,放棄將國內維權循以你們的意志模式化的謀求,放棄今年以來屢屢向中國人民維權運動發難的不健康舉動!這樣的謀求今年以來已導致了一系列令人痛心的事件!使自己成為改變中國的有益力量,才是每個中國人今天的要務。

就改變野蠻暴政而言,我們應謹記蔣介石先生的一句名言:「人無老幼,地無南北,均有抗戰守土之職責」。一切人,一切形式,只要符合現代法的精神,只要是和平的,是以和平的方式,只要對和平改變專制中國有益,我們都應當去鼓勵之,支持之,而不是,也不應當是指責他們。

事實上,「六四」罪惡至今還沒有結束,只要天安門母親們的那些低得可憐的願望還未落實,只要在這樣的日子裡我們的窗戶外面還能看到大批的中共特務身影在遊蕩,我們就有理由、且有權利這樣結論!

結束「六四」罪惡,結束隨時都會再行殺戮的專制暴政,應是在這樣的日子裡、這樣的時代、全體中國人的當務之急!在這樣的日子裡,我再次向胡、溫及中共領導體系裡的一切對中國的明天,對自己子孫後代的明天抱有責任的有識之士們發出呼籲:與中國人民一道和平地、理性地通過協商對話的方式,結束使我們民族長期身涉災難的專制統治,共同開啟我們民族美好明天的曙光。

英國歷史學家阿克頓說過:「自由民主事業作為一種道德問題的緊迫性遠遠大於作為政治問題的緊迫性。」因此,雖然我們發生過流血的暴力與衝突,但是,如果流血沒有得到非暴力的寬容與仁慈的有力制約,那就還有可能再次發生流血,結局將是令人恐怖的。歷史已經證明,和平的協商對話手段是解決我們這個時代所有尖銳的政治問題和道德問題的正確方向。

就結束南非前種族隔離制度時,他們的總統得克樂克說過:「結束過去的罪惡,加害者必須承認自己過去罪刑的過錯,加害者應表謝罪,受害者則應胸懷寬恕的宏量,為了構建永續的和平,兩者必須攜手努力」。他進一步指出:「這裡所講的寬恕,並非意味著忘卻盲目的過去,而是立足於嚴峻的自我反省,踏出建設未來的第一步的勇氣和行動。人類內心的變革,比政治經濟的層次更深遠。因此以人類內心的變革,來構築精神和平,才是構建真正和平的基礎」。

讓我們不要通過傳統的飲用仇恨恐懼的禍水,來消減我們嚮往自由民主明天的旱渴。仇恨只會腐蝕我們的肉體和靈魂,恐懼會使人怯懦而退縮,仇恨和恐懼會使我們容易喪失尊嚴、理性、寬容、仁慈和妥協,從而在我們身上滋長頑固、僵化、殘忍和暴力的不寬容、不妥協的性情。仇恨和恐懼都會尋求暴力的手段來解決衝突,保護自己;而暴力,只會導致更大的仇恨和恐懼,為社會增添更多的邪惡。

歷史不堪等待,我們的民族已在苦難的深淵裡,煎熬了數千年,在對峙和衝突中,不斷消耗著我們民族在不同階段積累的各種物質和精神文明資源,及至今天,當今世界其他民族都在大踏步向文明的階段邁進的時候,我們的民族仍然還處在對立和衝突的徘徊中,這實實令人扼腕歎息!

對民族,對個人都百利無弊,對之拒絕者,既無理由,亦無理智!

2006年6月4日 在有大批特務圍堵的日子於北京家裡
(根據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6-05 10: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