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魏厚仁:中國政府黑社會化是共產邪教的必然歸宿

魏厚仁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12日訊】雖然目前中國的意識形態教育還沿用滅亡了的蘇聯模式,如「國家是一個階級統治另一個階級的暴力工具」,「法律是統治階級統治被統治階級的工具」。但是人們也都知道人類世界的主流認同,那便是國家、政府、法律和制度都是共同意志的體現,是節約人們追求個人利益和福祉的社會成本的。可嚴酷的中國現實呈現在人們眼簾的卻儘是:年僅十八歲的高鶯鶯遭強暴後被高空拋屍;佳木斯戮童大案在公安部的關照下不了了之,監控記者並給封案後的五戶以十五萬元的封口費;浙江的楊春紅由不願給頂頭上司的民政局長敬酒,當著近百名公務員同事的面被工會主席重傷害至嚴重毀容;盲人陳光誠為民揭露殘無人道的中國計生政策,遭到中國政府軟禁和拘捕;維權律師高智晟不僅被長期跟蹤監視,而且被國安毒打數次。就是人類文明滯後的皇權專制也是以人類秩序為己任的政體,怎麼人類文明的二十一世紀口口聲聲八榮八恥的中國就這般無奈呢?政府的社會資源浪費化,即中國政府黑社會化,原本就是人類史上絕無僅有的共產魔教的本質屬性及必然歸宿。

工人下崗失業和公共積累的企業被分贓是共產黨的改革政策的結果,沒有獨立性的法院拒絕受理此類世界性常規案件,是中國特色司法的必然怪胎,否則,黨領導的法院做主審黨做被告工人做原告,這不亂了共產黨的綱常秩序了嗎?從公有制的計劃經濟到混合制的市場經濟已經亂了第一次,共產黨沒有再亂第二次的底氣和精力了。正是缺少這第二次撥亂反正,國才將不國法也將不法了。

共產黨的城市建設政績原則與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房地產商業開發的有機結合,引出了我的房子你的房子都歸我定價,否則,你耽誤我一時我影響你一生,不服讓你嘗試一下國家法西斯。這就是打土豪國家強盜主義的官僚計劃經濟,與時俱進為市場經濟的真實寫照。我真不知道中國人的奴性在人類文明的二十一紀,何以表現的比秦始皇年間還經典的無與倫比?

死刑犯本就沒有所謂個人權利了,可這沒有權利的生靈卻有器官出售的人類最大的經濟交易特權。這就是我的中國沒有人文文化及其教授學者欠缺的唯一理由,請問自命不凡的中國人我親愛的骨肉同胞,難道這一理由還不能鮮明的證明我們民族的偉大、光榮和正確,難道世界人民的偉大的領袖、統帥、舵手、導師還不該在中國特色的領土上誕生嗎?打死都理應算自殺與符合宗教信仰自由的悖論,難道不應該在教授如林的土地上風起雲湧嗎?

僅此以上三個方面的探究,共產黨給工人階級和城鄉居民造成了普遍和無限的經濟損失,而這達於民族罪惡的損失不僅不是法律所能解決的,而且還是國家機器所極力掩飾和捍衛的。這就給無主性的國家官僚機制和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荒唐政策,所造成的強勢欺壓弱勢的社會普遍不公提供了國家司法榜樣。制度維護制度失范,國家捍衛國家和強者凌弱,不僅是高鶯鶯和楊春紅悲劇的根源,更是打壓高楊以捍衛黨權的政治需要。政府黑社會化雖是聞所未聞的人類史空前,但卻是人類文明期共產專制現實的普遍化,是共產邪教的本質屬性和必然歸宿。

高鶯鶯、楊春紅、陳光誠事件到了秦始皇朱元璋們耳裡,他們要不暴跳如雷我就枉做一回人,他們不能容忍朝臣惡霸橫行鄉里魚肉臣民,至少是人民揭竿而起是沒有君主和皇帝的保命之虞的,這千古不滅的政治常識他們會不懂嗎?再說了任何一個惡霸都不會忍受另一個惡霸在他的地界胡作非為的,這正是惡霸之所以霸得起來的基本條件。共產黨高官的非人性是可以理解的,但十數億國人的非人性卻是不可原諒的。愚民是專制的土壤,專制是愚民的絕唱。為了不讓人間再有黑暗,為了殘忍的血腥不再重演,為了我們的子孫能生活在美好藍天下,復甦人性重塑道德,難道不是中國人目前唯一人之為人的必然選擇嗎?(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7-12 10: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