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庵遺錄》原文破解: 第六十篇 甲乙歌(2)

原解/正浩 編輯/正見網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甲乙當運不失時 慎之慎之又慎之
再建再建又再建 四海八方人人活
十字立而重大事 眾人寶金相議成
暗暗謀事再建人 十八蔔術立耶傳
兩人謀事勝敗知 四九金風庚辛運
三八木人甲乙起 時乎時乎不再來
時來甲乙出世者 銘心不忘慎慎事
高山漸白甲乙運 寅卯始形計畫一
死者回生此事業 無礙是非先進耶
刈莿刈莿忍耐中 右爾事業完成就

「甲乙當運不失時 慎之慎之又慎之 再建再建又再建 四海八方人人活 十字立而重大事 眾人寶金相議成」:筆者認為,此處筆鋒一轉,走出韓國而論世界。此處「四海八方」十分明確地指出所指不限於韓國。「甲乙當運不失時」,修煉法輪功的天運已至,切不可失去天賜良機之機運。「慎之慎之又慎之」,其意十分明確,這裏分明指出世間的複雜性,如果稍微不慎將招來一些麻煩與負擔,提醒不可草率行事。其實其中也多少包含了弘法歷程中將會遇到的磨難。「再建再建又再建」,此語不僅僅是指整個弘法歷程分階段按部就班地進行,而此句重點則落在中國大陸遭受數年鎮壓的法輪功得到平反時的情況。經此「再建」自然「四海八方人人活」,修煉界在全世界再度充滿活力與生機。此「十字立而重大事」,得「眾人寶金相義成」,強調了萬眾一心,群策群力之必要。

「暗暗謀事再建人 十八蔔術立耶傳 兩人謀事勝敗知 四九金風庚辛運」:「暗暗謀事」指在世間傳法做了很長時間的準備,「再建人」指對修煉界按部就班的安排,其中包括法輪功修煉界負責人的培養與配備。「十八蔔」即大聖人李洪志先生代名詞之一「樸」;「樸術」,就是大聖人之「術」,其「術」指的就是法輪功五套功法;「立耶傳」,是指大聖人將法輪功傳給世間,使其得以立,得以弘傳。

「兩人謀事勝敗知 四九金風庚辛運」 :《格庵遺錄》明確指出,當今傳出法輪大法,完成歷史從未有過的偉大的歷史使命,「四九金風庚辛運」,「四九」為金為西,「庚辛」亦為金與西,「四九金風」即西方之金風,「庚辛運」,西方之運。正當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遭到鎮壓,東方諸國要麼背地裏脅從中國的江氏鎮壓,要麼保持沈默之際,西方諸國卻斷然聲明支持法輪功,反對鎮壓法輪功。因而,西方諸多的法輪功熱與中國大陸鎮壓法輪功形成了明顯的對照,其間法輪功的中心從東方移至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尤其中國大陸鎮壓法輪功達到登峰造極的二零零零庚辰年與二零零一辛巳年,恰恰由西方吹起了強勁的法輪功之風,東西方各異的這一切顯然都是早已安排好了的事情。

「三八木人甲乙起 時乎時乎不再來 時來甲乙出世者 銘心不忘慎慎事」:「三八木人」就是指大聖人李洪志先生,由他「甲乙起」傳出法輪大法于世間,「時乎時乎不再來」,此事是正如《格庵遺錄》所多次強調的那樣是「前無後無」而只有本次一次的事情,所有生命再也遇不上如此洪大的大法大道之弘法,千萬要珍惜這萬世不可再得的機運。「時來甲乙」而「出世者」應為慎重處事。此語包含著將會有磨難。

「高山漸白甲乙運 寅卯始形計畫一」:此秘語準確地點到了大聖人為在世間弘法而「出世」前做具體準備的時間。「高山漸白」是指白頭山(中國叫長白山),「甲乙運」指首開修煉之運,也就是大聖人選定白頭山(長白山)下作為他在傳法的發源地。預言認為於「寅卯」年始開始著手傳法之步驟,不知對否。

「死者回生此事業 無礙是非先進耶 刈莿刈莿忍耐中 右爾事業完成就」:此偉業是能夠使人起死回生的,其意是指在救度眾生的;「無礙是非」,是是非非也無關緊要,不要受其是非影響而「先進」即勇往直前。「刈莿刈莿忍耐中」,而此歷程佈滿荊棘而充滿艱難坎坷,大聖人與他的弟子們刈莿刈莿、披荊斬棘開拓前進,就得經受痛苦與磨難,在此之中將完成「右爾事業」。何為「右爾事業」?按五行學說,左為男,右為女,即男左女右。「右」為「女」,「女」與「爾」合字為「妳」,即你,「右爾事業」就是「你之事業」。「刈莿刈莿忍耐中 右爾事業完成就」,在歷經磨難之後,你(指大聖人)的事業將會成就。

世事熊熊思 我心蜂蜂戰
修道先入墮落者 國家興亡如草芥
倒一正一六一數 易數不通我不知
世上事業有先後 先覺虛榮虛榮歸
足前之火甲乙運 寸陰是競邁流世
一思狼狽三深思 意先覺事甲乙閣
暗暗謀事思數年 人人成事養成立
哲學科學硏究者 一朝一夕退去日
疑問解決落心思 如狂如醉虛榮心
世上萬事細細察 真虛夢事去無跡
高坮廣室前玉遝 空手來世空手去
人生一死不歸客 一坯黃土歸可憐
此事彼事亡世事 前進前進新建屋

「世事熊熊思 我心蜂蜂戰」:此兩句之中關於「熊熊」與「蜂蜂」,筆者同意辛侑承先生所解,第一句「熊熊」韓語發音為「細細」之意,「熊熊思」即細細地想。「世事熊熊思」,人世間的事細細地思考,便使「我心蜂蜂戰」。「蜂蜂」韓語發音與戰慓之意相同,「蜂蜂戰」即戰慓不止。若上句下連的話就是人世間的事細細地一想,我心隨之戰慓不止。何事如此?此句與中國大陸鎮壓法輪功有關。對於韓國眾生來說,本來可以人儘早修煉法輪功,但是中國大陸鎮壓法輪功,其勢洶洶,血腥鎮壓令人風聲鶴唳,一想起法輪功被鎮壓的事情就膽戰心驚,何以談得上得法入門呢?

「修道先入墮落者 國家興亡如草芥」 :此兩句明瞭,為了修道而先入練什麼氣功或信什麼者都已經墮落,之所以墮落的原因在與不修己修心,因而什麼國家興亡之類在他們看來猶如草芥,因為他們所關心的就是世間的名與利。

「倒一正一六一數 易數不通我不知」 :「倒一正一」就是寓法輪大法為「十勝」的 「十」字,「六一」(關於「六一」已在本篇「一字縱橫六一出」中詳解過)是指「雞龍」即「江南第一人」,也就是代表修煉界。「易數不通我不知」類似評語已在「出將論」篇中點過一次,說「鄭氏雞龍海島真人 易數不通不可知」,在此再次提示此人「易數不通」即做是不夠老練與精明,而「我不知」耐人尋味,本人也知其短。這可能也是講開始時弟子經驗不足。

「世上事業有先後 先覺虛榮虛榮歸 足前之火甲乙運 寸陰是競邁流世」 :世上的事業自然有先有後,頭一句指出「雞龍」(「六一」)把握不好弘法大業的主次,「先覺虛榮虛榮歸」,此句對他來說是十分重要的提醒,你把握不好事業之先後,卻迷於自己是修煉界代表而產生虛榮心的話,此虛榮心將會把你毀掉的。忠告若是「先覺虛榮」的話,只能歸於虛榮,徒有虛名,此乃不可取。而「足前之火」燃眉之急的正是「甲乙運」,就是與弘法時光似金,即使是寸陰也分妙不停地在流逝著,示意「甲乙運」裏不可虛度。

「一思狼狽三深思 意先覺事甲乙閣」 :此兩句仍在提醒「雞龍」,「一思狼狽三深思」,在整個運做之中切不可輕率、切不可妄為,是凡涉及重大決策之時,如果即興發揮或草率決定的話,肯定會狼狽的。因而「慎之慎之慎慎之」,須要三思而後行。「意先覺事業甲乙閣」,在構思韓國弘法歷程全局之中,首先要擬定建立「甲乙閣」即練功點。

「暗暗謀事思數年 人人成事養成立」:要完成此「甲乙閣」得「暗暗謀事思數年」,對於韓國的一些負責人來說得人人要養成此深謀遠慮的習慣才能夠成事,再三強調做事不要輕率。

「哲學科學硏究者 一朝一夕退去日 疑問解決落心思 如狂如醉虛榮心」:研究哲學、研究科學的專家、學者們,自以為發現了客觀規律而作出種種定義,但法輪大法一傳出如同「鶴立雞群」,那些人類至今推崇為至高無上的「真理」,紛紛提襟見肘,不堪一擊而很快就會敗退,諸多疑難問題迎刃而解,故「疑問解決落心思」。然而那些名人學士們因為「如狂如醉虛榮心」所致,仍不能接受所有這一切唯法輪大法才能說清楚這一事實。

「世上萬事細細察 真虛夢事去無跡 高坮廣室前玉遝 空手來世空手去 人生一死不歸客 一坯黃土歸可憐 此事彼事亡世事 前進前進新建屋」:世間萬事細細觀察可知 其中之理,不管其真夢虛夢都是無蹤無跡的。別看你今天高臺廣室,門前玉遝,榮華富貴好不得意,到頭來空手來世空手去,人生一死就成不歸客,一坯黃土埋而了此一生,人生是多麼可憐的啊。此乃「此事彼事」終將是「亡世事」,人類出路只有一條──就是修煉法輪大法!就是創建新人類、新世界!

心欲花花守 言何草草為
雞龍山上甲乙閣 重大責任六十一
六十一歲三五運 名振四海誰可知
雞龍山上甲乙閣 紫霞貫日火虹天
六十一歲始作立 走肖杜牛自癸來
左沖右突輔真主 所向無敵東西伐
沙中紛賊今安在 落落天賜劍頭風
天門開戶進奠邑 地辟草出退李亡

「心欲花花守 言何草草為」:「花花」韓語發音為「直」與「正」之意。也就是說,本來他們的出發點或本意是想把事情辦好,但「言何草草為」。「草草」韓語發音為滿腹牢騷而發難之意。「心欲花花守 言何草草為」,本意是想把事情辦好,但為何牢騷滿腹而向人家發難呢?此兩句中,前句為「花花」,後句為「草草」,形成鮮明的對照,《格庵遺錄》中諸如此類的韓文(漢字字意與韓文發音)妙用竟然達到了爐火純青之程度,實為筆者敬歎不已!

「雞龍山上甲乙閣 重大責任六十一 六十一歲三五運 名振四海誰可知」:本段落十幾句中最難解的也許是「六十一」。誰是「六十一」,「六十一」究竟是何意?六十為甲子,「甲乙」在本預言書裏是指法輪大法(法輪功)修煉,「一」為始、為首。因而筆者認為所謂的「六十一」指的正是創業期法輪功修煉界代表人物。由此解其之秘,將茅塞頓開。「雞龍山上甲乙閣」是指練功點。隨著法輪功修煉界的發展壯大,作為其代表的「雞龍」即「江南第一人」的知名度日益提高而「名震四海」。

「雞龍山上甲乙閣 紫霞貫日火虹天 六十一歲始作立 走肖杜牛自癸來 左沖右突輔真主 所向無敵東西伐」 :「雞龍山上甲乙閣」實質是指韓國的弘法事業,「紫霞」(佛家指「紫霞」為「佛之光明」)意法輪圖底色,實質是指法輪大法修煉界如同「貫日」而「火虹天」象徵著紅紅火火,欣欣向榮之景象。「六十一歲始作立」,其間「六十一歲」韓國修煉界之代表開始產生並逐漸確立其位。「走肖杜牛自癸來」,「走肖」為「趙」,是指「趙氏伽倻」即渡南來之人。「杜牛」何意?筆者不敢苟同辛侑承先生對這一句的整個解說,但十分讚賞將其「杜牛」破譯為「牢」字。即「杜」有「杜門不出」之成語,而將「杜門不出」之「門」與「牛」字合字則成「牢」字。那麼「牢」之何意?是牢固而不懈,「牢」寓強度與堅硬。實際上是指靠得住,保證沒問題之意。「自癸來」指來自北方中國。至此,「走肖杜牛自癸來」一句之真意躍然紙上──有一個被江氏迫害的大聖人弟子,此人能夠開拓與主導韓國創業期弘法大業,是可以靠得住的人(也包含其個性表現強硬的一面),他來自北方,此人正是「渡南來之人」。與此與前一句「六十一歲始作立」相聯,可能暗示韓國修煉界代表的產生與此「自癸來」之人有關。「左沖右突輔真主 所向無敵東西伐」,此「自癸來」的「渡南來之人」,左沖右突輔佐真主「六十一」,「所向無敵東西伐」,力挽狂瀾,主導創業期弘法事業並將此引向勝利。

「沙中紛賊今安在 落落天賜劍頭風 天門開戶進奠邑 地辟草出退李亡」:前兩句針對那些在修煉界裏鬧分裂、另搞一套的人而言。「沙中紛賊」,「沙」即「平沙」,「平沙」即寓法輪形象之一(《格庵遺錄》諸多篇中多有其解),「沙中」就是修煉法輪功的修煉界內部,「紛賊」搞分裂的逆賊。《格庵遺錄》共六十篇之中,對於搞內部分裂或另搞一套的人稱之修煉界的逆賊。儘管他們一小部分人也掛著「修煉」之招牌,但其所作所為嚴重地削弱修煉界的力量,不管其本意如何,所起到的干擾與破壞性都直接影響韓國弘法之歷程,這就是他們的罪,這就是神人為何稱這一小部分人為「沙中紛賊」之故。「今安在」,這些「沙中紛賊」還能安然在修煉界內部。然而,「落落天賜劍頭風」,只要這些「紛賊」一意孤行製造分裂,到頭來統統都被「天賜劍」天所賜的劍所落頭。也就是別看那些「沙中紛賊」還安然在修煉界各個位置上,他們早晚個個都被淘汰掉。

「天門開戶進奠邑 地辟草出退李亡」:此兩句之意與上幾句緊密相連。「天門開戶」上天啟門進「奠邑」,「奠」寓「鄭」即鄭道令,「奠邑」即鄭道令之邑,就是修正道之聖地。「地辟草出」,前句為「開天」,此句為「辟地」,辟地為「草出」,草叢茂盛意荒廢,「退李亡」,使之「李」即「假鄭」敗退而亡。概括此兩句之意為開天賜于韓國成為正道(法輪大法)之聖地,辟地使之那些搞分裂者敗亡。

人皆弓弓去 我亦矢矢來
先天次覺甲乙閣 時乎時乎不再來
木子論榮三聖安 走肖伏劍四禍收
非衣元功配太廟 人王孤忠哀後世
非上非下亦非外 依仁依智莫依勢
先進有淚後進歌 白榜馬角紅榜牛
坐三立三玉璽移 去一來一金佛頭
俗離安坐有像人 德裕喚起無須賊
山北應被古月患 山南必有人委變
誰知江南第一人 潛伏山頭震世間
其竹其竹去前路 前路前路松鬆開
名振四海六十一歲 立身揚名亦後臥
非三五運雲宵閣 六十一歲無前程
可憐可憐六十一歲 反目木人可笑可笑
六十一歲成功時 大廈千間建立匠
自子至亥具成時 原子化變為食物

「人皆弓弓去 我亦矢矢來」 :「人皆弓弓去」,當今萬年不遇的大法大道(法輪功)正在弘傳,而迷於世間利益中的人們卻不屑以顧,(「弓弓」韓語發音為示意大搖大擺走過去的形容詞)失去這千載難逢的唯一機運;而「我亦矢矢來」,而我卻悄悄地來得法入門(「矢矢」韓語發音為「悄悄」之意)。

「先天次覺甲乙閣 時乎時乎不再來」:首先要曉得先天之理,然後才可覺法輪功修煉界(「甲乙閣」),其意就是當今盛傳法輪大法是天運所定,只要知曉其天意,方可知法輪大法。

「木子論榮三聖安 走肖伏劍四禍收 非衣元功配太廟 人王孤忠哀後世」:「木子論榮三聖安」,「木子」合字為「李」,是指大聖人為李氏;「榮」字繁體上部筆劃為兩火,意光輝奪目;「三聖安」,「三聖」即為佛、道、神,「安」即三聖之安。首句字意為李氏大聖人光榮無比,三聖才得以安然,而其真意為李氏大聖人是三聖之主,天上「王上王」。「走肖伏劍四禍收」,李氏大聖人即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是主佛,只因人迷,只因世間邪惡之敗壞,竟敢鎮壓法輪功,惡意造謠中傷法輪功創始人。然而,被迫害出走(走肖)的大聖人為眾多弟子、為世間眾生承受世人難以知曉的種種迫害與壓力,形同「伏劍」將「四禍收」,體現出大聖人的大慈大悲。此處大聖人為眾生「伏劍四禍收」的內涵好象不僅僅是表現在人世間的事情,還包含著另外一些空間世人難以得知的事情。「非衣元功配太廟 人王孤忠哀後世」,「非衣」不追求物質之意即修煉,將其修成擁有的元功都獻給「太廟」,也就是用他自己洪大的慈悲將自己的一切包括「元功」都獻給為救度宇宙眾生而創建新宇宙上;然而卻遭到邪惡的鎮壓,此「伏劍四禍收」唯有大聖人李洪志先生之外他人所不及的「孤忠」,令後世為之哀歎!顯然神人在此為大聖人遭受鎮壓而滿腔悲憤。

「非上非下亦非外 依仁依智莫依勢 先進有淚後進歌 白榜馬角紅榜牛」:「非上非下亦非外」,此句已在「勝運論」篇中解過,說此大聖人「非上」,的確他非是達官貴人、名人學士之輩;「非下」他卻擁有世界幾十個國家一億多弟子,他的名字與法輪功傳遍世界各國角落,沒有一個名人、沒有一個學者象他那樣有那麼大的影響力;「非外」,並非因此而屬於其他太空之人,而是有人身的世間之人。然而,在世人看來「非上非下」的人正是「鄭道令」,正是降世救度眾生的主佛!因而,別看邪惡今日仍在瘋狂地鎮壓法輪功,但邪惡末日已臨,法輪功平反指日可待。因而人們須「依仁依智」,切不可助紂為虐,協從當今中國即將退位的最高當權者參予迫害法輪功與法輪功修煉者的勾當。誰要是那樣去幹,就是誰的罪,那等於是自掘其墓。「先進有淚後進歌」,故法輪大法修煉的整個歷程是以先苦後甜安排的,先得經受種種苦難與磨難成「天地否」卦,此後便成「地天泰」卦,呈現萬事亨通之大好局面。「白榜馬角紅榜牛」,「榜」為告示,那麼在論其偉大的歷史進程之中,告示(榜)世人什麼呢?告示「白馬」、「紅牛」。何意?也可說幹馬坤牛為先天與後天。

「坐三立三玉璽移 去一來一金佛頭」:「坐三立三」破字為「田」字,就是《格庵遺錄》舉三個歷史時期之中屬於第三個歷史階段,即當今人們修煉的代名詞,就是法輪大法修煉。那麼「坐三立三玉璽移」其意明朗,當韓國十年創業期結束而轉入大發展時期時,修煉界負責人將會易人。以渡南來之人完成其使命回歸中國為界,創業期歷史基本結束,繼而修煉界將由「辰巳真人」行使。「去一來一金佛頭」,此處明確說明創業期的弟子與「辰巳真人」–後期弟子,都是有來歷的人。

「俗離安坐有像人 德裕喚起無須賊」 :「俗離」是指韓國中部地區的俗離山,偏靠聞慶市,位於聞慶市與清州市之間,並與大田形成三角。「安坐」安然而坐,「有像人」有其肖像之人,俗離山地區將出「辰巳真人」。「無須賊」指的是和尚還是貶意指年輕之賊?《格庵遺錄》明示韓國修煉界的兩次磨難,首次是創業期渡南來之人在韓開拓弘法之路時遭到來自北部漢城地區一些人的反對與排斥,再次是當「辰巳真人」出世時遭到來自中部或南部地區一些人的反對與抵制。然而,正如創業初期「假鄭」們反對渡南來之人結果均遭到失敗一樣,「無須賊」為首反對「辰巳真人」的一夥,也同樣將回遭到慘敗。

「山北應被古月患 山南必有人委變」 :此兩句體現了《格庵遺錄》「隱頭藏尾上下迭亂」的一貫作法,描述當今與今後弘法歷程之中,突然插入兩句前兩個歷史階段。《格庵遺錄》共講述三個歷史時期即「三秘」,「山北應被古月患」,講述第二個歷史時期清兵犯朝之事件,「山北」,「山」以位於韓半島中部的金剛山為界,「山北」即指韓半島北部,即指中國東北清兵犯朝之患(「古月」合字為「胡」,「胡」為韓國人對清朝女真族之貶稱),此事是指一六三六丙子年十二月9日清兵犯朝事變,故稱此事變為「丙子胡亂」。「山南必有人委變」,是指《格庵遺錄》講述的第一個歷史時期之事變,「山南」即指韓半島南部,「必有人委變」必然受到日兵侵犯(「人」與「委」合字為「倭」,「倭」是韓國人對日本人的貶稱,「變」指事變),此指一五九二壬辰年日本以「征明借道」為由侵犯朝鮮,故稱此亂為「壬辰倭亂」。

「誰知江南第一人 潛伏山頭震世間 其竹其竹去前路 前路前路松鬆開 名振四海六十一歲 立身揚名亦後臥」:此「江南第一人」就是所說的「六千歲龍」、「六一」、「六十一」,是韓國創業期修煉界的代表。(朱子曰「天一生數,地六成之」,稱此人均以為「六」,可謂有說道。)這裏明確指出韓國創業期修煉界代表不是出於首都漢城而是「江南」即南部地區。「其竹其竹去前路 前路前路松松開」,「其竹」韓語發音為「你」,「照樣」等意,而「竹」既寓氣節,又示「直」,因而「其竹」實際是指「正」,也就是只要你走的正,那麼前路會「松鬆開」,「松松」韓語發音為如風如雨之類微微而動時的形容詞,「松松」即順通,在此示意步步順開。此兩句告訴「江南第一人」,你要是心底純潔,走得正,那麼前路會步步順開的。「名震四海六十一歲 立身揚名亦後臥」,創業期結尾韓國弘法事業將會有一個舉世瞻目的成就,這位元「六十一歲」即負責人將「名震四海」、「立身揚名」而完成創業期的歷史使命。

「非三五運雲宵閣 六十一歲無前程」:此兩句極其重要,如果「江南第一人」若是「非三五運」即不能成為十五真主,而成「雲霄閣」,不能當修煉界代表的話,將會「無前程」。筆者認為,這裏有一點必須搞清楚,那就是神人在此之所以強調韓國創業期修煉界代表非由「六十一」即「江南第一人」來當不可之理由,全系于事關全局而並非限於他個人如何,也就是「責任重大」,就是說相互要配合好吧。

「可憐可憐六十一歲 反目木人可笑可笑」 :何故?是因為「反目木人」。「木人」多為大聖人的代名詞,有時也指大聖人的個別弟子。筆者認為,此處「木人」指的不是大聖人而是大聖人的弟子。筆者猜想修煉界幾乎尚無反目大聖人者,尚未得知弟子之中誰如此膽大包天。那麼此處「木人」是指誰呢?筆者認為此處所指的「木人」正是渡南來之人。因為《格庵遺錄》第二篇「世論視」末尾所述「木人飛去後待人 山島飛來後待人」。這裏「木人」正是渡南來之人,因為其他預言裏也明確地講到此人完成創業期使命之後將會回歸,故所強調的「飛去」相吻合。也就是他的「飛去」意味著韓國創業期之結束。那麼說此「六十一歲」即「江南第一人」「反目木人」,既反目合作者可憐、可笑。上幾句高度評價這位「六十一」「江南第一人」功德,而為何非點其負面不可?因而對此人赫赫功績予以肯定的同時,流露出對此人做事不放心的顧忌,也是告此人創業期「十年指揮權」並非由他行使的。

「六十一歲成功時 大廈千間建立匠 自子至亥具成時 原子化變為食物」:雖然,「六十一」存在上述問題,但這位「六十一歲」如果能克服上述問題,完成創業期歷史使命而獲得成功時,將成為「大廈千間建立匠」,他將擁有一個龐大的世界;使十二屬相(「自子至亥」)之眾多眾生都能夠得法而修煉時,這些眾修煉者們都可以功成圓滿時,「原子化變為食物」,廢除當今由分子構成的世界,由原子構成的新天新地、新宇宙將脫胎而生。

綜觀最後一篇「甲乙歌」,神人將《格庵遺錄》結尾處落腳于韓國。並在此篇之首談渡南來之人,末尾卻論「江南第一人」,以首尾相合論其韓國弘法,顯然是在強調韓國弘法整個歷程之中,創業期使命最為艱巨而關鍵。

二零零二年五月 初稿 十月修定@

(轉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序:本篇為《格庵遺錄》最後一篇卽第六十篇。本篇作為尾聲出乎筆者意料之外,並非是法輪大法修煉整個歷程的總結,而是則重談到了韓國弘法的整個脈絡。也就是說本篇落筆于韓國,粗略地展示了其脈絡之主線,更加明確地告訴世人韓國弘法進程之框架。
  • 「兩虎三八大開之運 清兵三萬再入亂 黑雲滿天呼哭聲中 自相踐踏可憐也」:「兩虎」即南北兩家,「三八大開之運」,此「兩虎」圍繞著三八分界線大開殺機。
  • 序:此篇系《格庵遺錄》中篇幅較長的一篇,全篇共有二百四十二句組成。「末中運」以法輪功在當今正在中國遭受鎮壓為開端,明確指出「惡善者亡,憎聖者滅,害聖者乃不生」,鎮壓法輪功終將失敗。
  • 序:《格庵遺錄》共六十篇中,唯一此篇則重論其李氏王朝末年至法輪大法傳出之前的韓國現代史脈絡。
  • 序:此篇為專論大聖人之篇。此篇明確地指出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乃「彌勒世尊三神大王」。指出大聖人將從中國東北傳出大法大道,終將圓滿完成其史無前例的偉業。
  • 序:本篇主要談論了大聖人。在前篇「勝運輪」裏稱大聖人為「紅桃花」,是與本篇「桃符神人」其意相連。神人在本篇稱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為「宇宙之尊彌天」、「神馬彌勒」、「彌勒世尊」、「蓮花世界鄭氏王」。
  • 序:本篇「勝運論」顧名思義是論大聖人弘傳法輪大法之勝運。本篇以「白虎當亂六年起樸活將運出世也」,明指二零零四年起中國最高層中將有人開始主導平反法輪功,還法輪功創始人以清白是誰也阻擋不了的天運。
  • 繼先天河圖之後,「後天洛書又已去 中天印符更來」,「中天」或「中天印符」既為「三天」即先天、後天、中天之中天;既為「三極」即無極、太極、皇極(天極、地極、人極)之皇極,按「三極弓乙靈符章」之說就是「申酉戌亥之仙道」。
  • 「易理乾坤迴圈之中 三變九複回歸也 儒佛仙三理奇妙法 用之易理出現也」: 此兩句借指易經乾坤迴圈之理卻講法輪功。
  • 序:本篇是《格庵遺錄》中,屬於用易理重點論述法輪大法三個歷史時期路程的一篇。本篇以「三數秘」引路,探其弘法時期的三大脈絡,展現了法輪大法弘傳終將迎來「日光東方光明世」的歷程。提示其生、長、成之路程是乃天運所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