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宋詞欣賞】臨江仙

作者:任一仁

蘇軾《臨江仙

夜飲東坡醒復醉,
歸來彷彿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鳴。
敲門都不應,
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
何時忘卻營營?
夜闌風靜縠紋平。
小舟從此逝,
江海寄餘生。

【作者簡介】

元 趙孟頫繪《蘇軾畫像》。(公有領域)
元 趙孟頫繪《蘇軾畫像》。(公有領域)

蘇軾(公元 1037年-1101年)字子瞻,號東坡居士。蘇軾博學多才,詩、詞、文章、書法以及繪畫,無一不精,是文學藝術史上的通才,為「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詞開創了宋詞中豪放、清曠的詞派,對後世的文學有巨大影響。

【字句淺釋】

解題:公元1080年,蘇軾因「烏台詩案」被貶至黃州,住在城南長江邊的臨皋亭,後在附近開荒種地,名之曰「東坡」,自號「東坡居士」。蘇軾還在那裡修了棟「雪堂」。這首大名鼎鼎的詞記述了一個深秋之夜,作者在雪堂開懷暢飲後帶醉返回臨皋的情景。(注)三更:相當於子夜前後一小時的時間。家童:家中的年青男僕。鼻息:鼻中呼吸的氣息。忘卻:這裡指擺脫。營營:奔競追求。夜闌:夜深。縠紋:縐紗似的細紋,用以比喻很細的水波。寄:暫時的託身。餘生:暮年、後半生。

【全詞串講】

在東坡夜飲,喝醉了醒過來,又喝醉,
回到家門口好像是半夜三更。
家中正鼾睡的童僕,發出似雷鳴的鼾聲。
敲門時都沒有人來答應,
我便倚著手杖聽江水聲。

我經常怨恨這身軀不屬於我自己,
何時能擺脫世間的追求奔競?
夜深風靜,江上沒有一絲波紋。
從今後駕小船匿跡銷聲,
江湖河海間寄託後半生。

【言外之意】

因為幾句詩引發「烏台詩案」,蘇軾因而受到仕途上的重創,這樣的人生挫折卻沒有讓他消沉,就此倒下。

他開荒種地、建屋修房,逆來順過,顯出其性格之爽朗、心胸之開闊。雖然如此,蘇軾心中的塊磊也必須借酒澆溶,因此喝起酒來醉了醒、醒了又醉,如此豪飲,也就不足為怪了。

半醒半醉地走回家去,估計是半夜時分。萬籟俱寂中,家中童僕的鼾聲都像雷聲一樣響亮。僕人睡得沉,聽不到敲門聲。蘇軾進不了門,於是乾脆倚靠著手杖傾聽長江流水的聲音。這層細節也足顯蘇軾隨遇而安的豁達性格。

總之,上片不寫景,卻讓人感受到靜怡的夜景美;不寫情,卻讓人感覺到作者真實的情。特別是結句「倚杖聽江聲」,作為風狂浪險的宦海沉浮中的劫後餘生者,他該有多少複雜的情緒、難言的心境,默默融入這長江的浩浩靜流中啊!

酒後易露真情,靜中獨處,意馬心猿也最難駕控。因此聽著、聽著江水聲,胸中的情緒便翻騰起來:怨恨自己不能把握自己的命運,以至擺脫不了常人式的奔逐和追求。

眼前的江面一平如鏡,沒有擾人的風波,何不駕起一葉輕舟,從此隱跡人間,悠然自在地遍遊江湖河海,樂陶陶地度過自己的後半生呢?以蘇軾當時的艱難處境、當晚的酒後情緒,以及他平素渴望自由、自然生活的心懷,沒有比這種設想更有吸引力的了。因此,這首詞的腹稿可能當時就定下來了。

圖為明 沈周《盆菊图》卷。(公有領域)
蘇軾與朋友們在江上飲酒時,便寫了此詞《臨江仙》。圖為明 沈周《盆菊图》卷。(公有領域)

後來,他與朋友們在江上飲酒時,便寫了此詞,與大家高聲唱了幾遍。第二天,人們在傳抄此詞時,便據最後兩句,口耳傳說蘇軾已經掛冠而去、駕舟歸隱了。當地的郡守大人一聽,不免又驚又怕:這不走脫了朝廷要犯了嗎?

郡守立即帶著人到蘇軾家查問,發現他還在床上沒起來呢!據說,此詞很快就傳到皇上宋神宗手裡,連神宗也驚疑不定。

這些波折反過來又使此詞更加有名、更加廣傳於世。當然,此詞能成為千古名作,主要的成功之處還在於:文如其人,寫出了東坡真實、鮮明的個性。真的東西,才有感動人心的力量。

然而,「從今後駕小船匿跡銷聲,江湖河海間寄託後半生」,這兩句話也沒說錯:他確實是走了。

因為他的「心」已經走了,蘇軾說的是心裡話,他沒有亂說。但世人看的是他的「身」,就不免產生誤會。他在此詞中不是已經聲明了「此身非我有」嗎?這個身都不屬於他,當然就更不能代表他了!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