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悲劇的原因是道德問題

李家同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不論他們喜不喜歡聽,該講的就應該要講,不要拐彎抹角,也不要欲言又止。也許他們不能立刻接受一些他們認為已經過時的道德觀,可是我們仍要盡這個大聲疾呼的義務。

有一陣子大學校園內所發生的兇殺案,引起了教育界廣泛的注意,大多數的反應認為我們應該加強大學生有關感情方面的教育,我們應該讓同學們瞭解如何處理人際關係,我們更應該教同學們如何接受失敗等等。

可是,在我看來,以最近這一次兇殺案為例,問題恐怕在於:我們是不是該注意同學的道德?這次悲劇之所以會產生,也許只有一個簡單的原因:這些孩子們沒有什麼道德感。

絕大多數的人都有過失戀的經驗,我們小的時候,恐怕就會偷偷地暗戀異性朋友,然後又會發現對方對自己毫無興趣。為什麼如此多的失戀事件不至於導致殺人的慘劇?我認為這是因為我們都有一些基本的道德觀念,我們知道什麼事情可以做,什麼事情不可以做。

美國有一位年輕的中學女生去參加一個盛大的畢業舞會,其實她早已懷孕了,舞會進行到一半,她到廁所去產下了一個嬰兒,她弄死了她自己的孩子,丟在附近的垃圾桶裡,若無其事地回去跳舞。最後,當警察來逮捕她的時候,她對她所做的事情沒有什麼悔意,在她的世界中,男朋友、跳舞和享樂是唯一重要的事,至於殺掉自己的孩子,她並未感到任何的罪惡感。

沒有罪惡感的確是一個嚴重的問題,一旦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沒有任何的罪惡感,無論怎樣不可思議的怪事都會發生的。為什麼有一些大學生的道德感出了問題?這恐怕要怪到我們辦教育的。不可否認的,我們現在號稱生活在一個多元的社會裡,既然多元,我們就必須容忍各種形式的生活方式,我們不再有絕對的道德標準,任何行為都可能值得同情、值得原諒。就以婚前性行為來講,在過去,不論西方社會和東方社會,這都不是一件該做的事,可是我們不妨很坦白地承認,我們對這種事情越來越容忍,我們不敢大聲地說:這是錯誤的。

的確,過去我們的道德教育流於形式,無法有力地說服青年學子基本道德的價值。不僅如此,很多強調道德的長者被青年學子看成了冬烘、甚至假道學,他們不是青年學子佩服的對象。他們所說的道理不僅變成了耳邊風,而且有時也引起大家的反感。

這次兇殺案,很多年輕人忽然願意自我反省一下,我和他們聊天的時候,他們都會問一個早該問的問題,我們的生活可以如此亂嗎?難道我們真的可以為所欲為?「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難道是真理?

我們有的時候的確太忽略道德的重要性了。夫妻關係不好,我們有時太強調夫妻之間的溝通技巧,而忽略了一個簡單的道理:如果丈夫和妻子都是好人,他們會常常吵架嗎?好的丈夫,當然會尊重妻子的想法,好的妻子也當然會顧到丈夫。雙方都如此,夫妻關係會壞嗎?

如果我們要避免類似慘劇的發生,我們真的要好好地考慮一個重要的教育問題:我們該不該明確地告知同學們是非,而不要每件事的是非都留給學生去作最後的判斷。也就是說,不論他們喜不喜歡聽,該講的就應該要講,不要拐彎抹角,也不要欲言又止。也許他們不能立刻接受一些他們認為已經過時的道德觀,可是我們仍要盡這個大聲疾呼的義務。

在我們強調道德教育的時候,千萬不能被人看出是偽君子,美國很多衛道之士只敢譴責有關性方面不道德的行為,而完全不理會富人如何剝削窮人,白人如何歧視黑人。也就是這個原因,很多美國年輕人在六○年代揚棄了他們的固有道德。

當我們告訴年輕人應該遵守一些基本道德規範的時候,一定要注意道德絕對包含了社會正義,我們絕對不能只關心年輕人有沒有婚前性行為,而對於世界上的窮人漠不關心。如果我們要求年輕人不要做某些事情,他們也有權要求我們該做一些早該做的事。@(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