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沃夫:走出文字的誤區 到底是誰在領導我們?(上)

沃夫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31日訊】毫無疑問,語言文字是人們思維的工具、交流的載體,但有時它也是阻礙思維和交流的障礙,使我們見理不認得、有理說不清。

一、有人設下文字障眼法

也許你、我來自不同行業、不同階層,但我們都是普通的中國公民。在共產黨領導下,「普通的」意味著什麼?只要在中國生活一天,就能體驗到,我們處處被領導、事事被代表:我們是不需發言、也無發言權的老百姓。為什麼?因為在我們上面,有形形色色的共產黨「領導幹部」。

他們聰明得很。幾十年來,他們盡可能地把一切「善」歸於黨,黨外人士有了善舉,就讓他入黨;使一切「惡」看似與黨無關,黨員惡行一旦昭彰,就讓他離黨。並長期地反覆地宣稱它「偉大」、「光榮」、「正確」。這樣,在「普通群眾」面前,他們不需直接說自己有多好,只需亮出黨證。

謊言說上一百遍也能成真理,工夫不負有心人,他們成功了。在我們的潛意識裡形成了這樣的概念:雖好人天然不是共產黨,但共產黨天然是好人。共產黨居然成了「好人」的代名詞,而他們的普遍宣傳又強化了這種心理暗示。天下有些事就這樣莫名奇妙,不問個為什麼,大家都相信共產黨天經地義地好。

二、現實促使我們發問

可是問題來了(還有哪天不來呢?)。放眼中國,就業、醫療、教育、環境、誠信……整個社會烏煙瘴氣、危機四伏,各行各業千瘡百孔、問題氾濫。於是在日常生活中、工作上,你總能看到同伴、朋友、同事不斷受欺負,有時自己也受欺負;總能聽見他們在罵娘,有時自己也會罵娘。你也許會大聲疾問:這社會怎麼了?到底是誰在作怪?那麼我告訴你,當然不會是我們自己,也不是外國人或外星人。我要大聲反問:到底是誰在領導我們?

這是個極簡單而又使人迷惑的問題。說它簡單,地球人都知道:共產黨。

三、障眼法對我們的干擾

可這樣回答,立刻使我們這些普通公民內部產生分歧。「共產黨領導下會這樣嗎?」有人表示反對:「是的,共產黨就壞」有人卻同意;這人說它好,那人說它壞,總之,老百姓意見不一。無論你坐車旅行、街頭散步,還是平時閒聊、網上議論,都會聽到這種分歧。它的存在如此廣泛而深刻,以致鬆散了我們的團結,削弱了我們的聲音,瓦解了我們的力量。

對這個回答我們不滿意。因此,很多人作了進一步的思考,提出了其他答案,比如,說他們是共產黨右派、變質共產黨、官僚、官商乃至馬教、邪教等等。可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各有道理,卻莫衷一是。結果,他們還是穩穩當當地披著共產黨外衣,繼續當領導;而我們自己內部倒是爭論開了。

他們也沒閒著:電視裡、報紙上不斷地、反覆地傳達著同一個聲音──共產黨好。請看《新聞聯播》,「三個代表」在基層,天天為民服務,黨員先進性教育,日日湧現感人事跡;再看《XX日報》,甲領導把關農民增收,乙領導親抓工人就業;又建和諧社會,又講八榮八恥。逢年過節,他們還及時將轎車駛進偏巷或農村,只見其在攝像機鏡頭前,咧嘴笑著講著,手裡還拿著紅包、提著水果大米──瞧,扶貧來了。這樣,底層老百姓也爭論開了:「他們也行善,到底是共產黨」,「不,他們是偽善」。

只因披著共產黨的外衣,使得相當一部分人對於他們到底是誰,本來能看得一清而楚,現在卻如同霧裡看花;對於他們的話,本來能明辨真假,現在卻將信將疑。

四、我們的自由思考

其實真正的答案總是簡單而明晰的。所以覺得迷惑,是因為從一開始,我們便進入了別人早已設下的文字遊戲的誤區。黨、派、階級等都只是抽像名詞,其本身從來沒有一個固定的標準。說領導我們的是某個黨、某個派、某個階級或某個教,都可以,都正確,因為至於它們到底是什麼或應該是什麼,到底是好是壞,千萬不能按照那個名詞本身,人云亦云,或望文生義想當然地推理;而要實事求是,根據該事物現階段的實情加以定義,使之名實相符。即不要以名推實,要以實釋名,以實正名。否則,就要成為某些人玩弄文字遊戲、實行愚民政策的對象。自此也可發現,我們內部分歧著的各方其實並無分歧,只是同一名詞各自內涵不同,是某些人設的文字障眼法造成了混亂。

因此,最好不要使用那些已被下了死定義的抽像名詞,來揭示事物內涵和本質,尤其是對一個有生命的群體。那樣做一則會落入他們的邏輯,使自己內部產生爭論,二則也容易被對方反駁。比如某君為官不法,喪失人性,卻有張黨證。這時如果你按他們的定義,指責他是偽黨員或變質黨員;而你的此時正在批駁整個共產黨的朋友,出於他的論點,就不得不跟你辯論:「做好事時是黨員,做了壞事就不是,天下誰沒做過壞事,那該黨黨員數只能是O個,而事實上超過了7,000萬。黨證便是鐵的物證,該君是如假包換的真黨員。」另一方面,盡管該君做盡壞事,但為了證明你在造謠,硬是公開做了幾件好事。那樣,你反陷入了被動。

對於某個黨乃至一切事物,過去好不等於從來就好,必然就好,只能是因為它過去做了好事;過去好更不等於現在就好,一切皆變,是變得更好還是變壞,只能依據它現在的行為,跟過去毫無關係。在此提醒那些腐敗官僚,不要以為穿了馬甲別人就不認識你;也提醒CCTV,反覆重播過去的「光輝」歷程總不是辦法,多乏味。

轉自《民主論壇》(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7-31 9: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