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先有知識,再叫我創意第一名

李家同
【字號】    
   標籤: tags:

在我們鼓勵同學們勇於冷靜分析,勇於獨立思考和勇於創新之餘,仍要同學們有很好的知識,知識不夠的人,是沒有資格談這些奢侈品的。

根據國際教育成就調查委員會的調查報告,我國國中生在數學和科學上的程度相當好,數學排第三,科學排第一。這一則好消息卻引起了一些學者的質疑,他們的問題是:我國國中生數理程度真有這麼好嗎?如果真的如此之好,為什麼我國沒有一位本土的數理諾貝爾獎得主?

首先我們須弄清楚,這一項調查僅僅在說,我國國中生的數理平均程度相當不錯,沒有說我們國家有頂尖的天才型人物。諾貝爾獎得主,一定是個天才,這項調查絲毫沒有觸及到這個問題。

我們辦教育,的確有兩個目的:一、提高學生普遍程度,二、培養頂尖學生。對於絕大多數的老師來說,達成第一個目標,是他們唯一所能做的。對於整個國家社會而言,第一個目標更加重要。我國國情非常特殊,我們自然資源非常貧乏,我們之所以能夠有競爭力,完全是因為我國平均人力相當不錯的緣故。如果台積電和聯電找不到程度很高的技術工人,台積電和聯電是不可能有如此好業績的。

因此我在此提出一個建議:政府當局必須重視提高全民教育程度,一旦我們失去了這種優勢,我們一定會面臨很大的危機。

問題是:儘管我們國中生看上去數理程度不錯,會不會他們並不擅於獨立思考,而只是解題高手而已?這的確是值得我們注意的問題。學生會解題,絕對不表示將來他們會成為頂尖的科學家,頂尖科學家除了會解題以外,一定還有其他的特色:極端冷靜的分析能力,超乎常人的創新能力等等,都是頂尖科學家所必備的條件。如果我們要想培養出這種科學家,我們必須鼓勵孩子們能分析,能創新。

但是我們辦教育的人,也同時要記住,「創新」必須建築在「知識」之上,我們千萬不能發現了一個很有才華的小孩子,就一再去鼓勵他去創新,而忘了他的知識其實根本不夠,所謂「創新」,也不過是「reinven the wheel」(重新發明了輪子)而已。舉例來說,也許有一位中學生很會寫程式,也能想出一個對他而言全新的點子,不幸的是:他的想法,國外早就有了,等到他寫出了這個軟體,才發現這不算創新。

再以分析能力而言,如果我們過分重視孩子分析的能力,孩子只會感到無比的挫折。國小五、六年級的學生,最傷腦筋的數學是有關分數的加減,我們老師無論怎麼解釋,絕大多數的小孩子是不可能懂得為什麼分數加減以前,必須要先求分母的最小公倍數。我們惟一的辦法,是讓孩子們反覆練習分數加法,他們長大以後,會忽然瞭解先求分母的最小公倍數的必要性,如果在他們小的時候,就要他們懂得為什麼要如此做,只有使絕大多數的孩子對數學嚇得半死。

因此我們不能在教小孩的時候,過分強調分析和創新這些事情。對百分之九十九的學生而言,我們目前的教法,可以改善,但千萬不能揚棄,我們一定要承認大多數小孩子小的時候糊里糊塗的(我就是其中之一),我們壓迫他們多做些習題,只要題目不太難,對他們是有很大益處的。

但是這種為全民設計的教育方式,當然不可能創造出頂尖的科學家,我們的確應該有更活潑、更注重分析和創新的教育方法,容我在此大膽提出幾個建議。

我們不妨常常做個案分析,美國的中學生,常由老師給他們一個假想的謀殺案,也告訴學生檢察官正準備起訴某某殺人嫌疑犯,學生應該根據各種證據,判斷檢察官起訴的理由是否充份。

我們應該鼓勵學生看偵探小說以後,找出其中的漏洞,根據我的經驗,即使有些經典名著,都有嚴重邏輯上的錯誤,找出這些錯誤,絕對有助於學生推理能力的建立。

我們應該鼓勵學生冷靜地分析時事。舉例來說,我們不妨鼓勵同學們注意我國各銀行的股價都非常之低,有的只有五元左右,同學們應該看看別的國家的銀行股票,看看他們的股價如何,有沒有跌到如此低的現象;又如我們的民意調查,對民意代表的表現極不滿意,我們就不妨鼓勵同學去研究一下英美這些國家國會是如何運作的。

我們應該鼓勵同學對於現有的儀器設備不滿意,同學們使用外國人所發展出來的軟體,常常感到不順手,但永遠默默地忍受,很少人會自己發展出一個比較好的系統。所以我們眼看外國繼續不斷地推出又新又好的軟體。如果我們不敢向現有的事物提出挑戰,我們永遠不可能有創新的。

我仍要在此強調,在我們鼓勵同學們勇於冷靜分析,勇於獨立思考和勇於創新之餘,仍要同學們有很好的知識,知識不夠的人,是沒有資格談這些奢侈品的。@(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