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武能: 保護人類遺產 為格林童話正名

——斥所謂「原版格林童話」

楊武能

人氣: 4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11日訊】在世界文學的百花園裡,產生自德國的格林童話可謂一株美麗、挺拔和生命力旺盛的大樹。自其誕生至今已快兩百年,這株枝葉扶疏的綠色大樹周圍始終聚集著、成長著一群群孩子——全世界不同種族、不同膚色、不同階層的一代代孩子;在它的蔭庇下,孩子們做著自己溫馨、青純、甜蜜、美麗的童夢。

因此毫不奇怪,今年7月21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把原題名為《兒童與家庭童話集》的德語格林童話,宣佈為了世界文化遺產,稱讚它是「歐洲和東方童話傳統的劃時代彙編作品」,同時還把它列入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記憶」項目。也就是說,由格林兄弟搜集、整理、加工、彙編並以他們的名字命名的這部童話集,已經權威地認定為了我們全人類共同的珍貴遺產,共同的不滅記憶!

然而,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偏偏就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作出上述宣佈的前後,繼2000年那次惡炒歪書、黃書《成人格林童話》的邪風,海內外的各大中文網站又兇猛地刮起陣陣所謂「原版格林童話」的惡風,什麼「集兇殺欺騙之大成的原版格林童話」呀,什麼「還原血淋淋的原版格林童話」呀,什麼「原版格林童話鮮血淋淋充滿兇殺欺騙和性暗示」呀,等等等等,一篇一篇,舉不勝舉,單單在「古狗」上能搜索到的有關「格林童話原版」或「原版格林童話」的帖子就達7萬多條,真可謂來勢洶洶,大有要將《格林童話》這棵秀木吹折、顛覆、連根拔起之勢!

筆者作為格林童話中文本的譯者,忍不住點開幾個帖子來看了看,一看立刻發現它們內容大同小異,而且幾乎都是一個名叫「雜木清音」者的帖子的重複或轉貼。此人在他的化名前加了一個by 字,以強調自己的原創性和知識產權,很可能就是這場侵襲格林童話之惡風邪風的始作俑者了。

再認真讀幾個帖子,便可斷定「雜木」一夥所炒賣的內容仍舊來自是六年前筆者已經揭批過的《成人格林童話》,也就是以日本人桐生操的《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為藍本拼湊成的那個「中譯本」。因此也可進一步推斷,這一次在暗中死足勁兒颳風、鼓風的,仍是同一夥為了賺取暴利而喪盡天良的不法書商。不同的只是,他們這一次更加狡猾,更加歹毒!他們抹去了「成人」和「令人戰慄」這些容易露出馬腳的字眼,換成了「原版」這個含義曖昧、讓行外人不甚了了的稱謂,因此更具迷惑性和欺騙性,不但誘使更多的好奇者、好事者去轉貼他們的臭「文章」,還想讓更多的無知者上當受騙,掏出錢來購買他們的所謂「原版格林童話」。

為捍衛我們人類共同的遺產,共同的記憶,不能不再一次為格林童話辯誣,為格林童話正名!

本人是建國後《格林童話》第一個全譯本的譯者,手裡掌握的各種德語原文版本、研究資料以及格林兄弟的傳記相當豐富,在此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大家:所謂格林童話,指的僅僅是經由格林兄弟採集、彙編和加工、整理,最後才結集成書的德國民間童話集,也就是分別在1812和1815年出版了第一卷和第二卷的德語《兒童與家庭童話集》,除此之外根本不存在什麼「原版格林童話」!

具體地講,在它問世之前,儘管德國、歐洲乃至東方都會有無數的民間童話可能與格林童話的內容大同小異,但它們充其量只能是供格林兄弟進行挑選、採集和加工的素材,而稱不上什麼「原版」;素材中可能有這樣那樣的雜質、毒素,但卻與格林童話無關。至於在問世之後,世界各國出現的數不勝數的形形色色與格林童話有關的文藝作品,包括美國迪斯尼的電影《白雪公主》等等,包括各種語言的翻譯本、編譯本、縮寫本、繪畫本等等,都不過是德語《兒童與家庭童話集》的演譯本,也沒有任何一種稱得上是「原版」;至於被不法書商們拿來冒充原版的《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原版格林童話》之類,更是等而下—下—下之,只能稱為惡毒、下流的篡改本!稱它們和他們惡毒、下流,是其無恥地盜取格林童話的美名,玩弄魚目混珠的伎倆,用所謂「原版」刻意地欺騙心地善良的家長和天真無邪的兒童。

什麼是原版?對於留傳廣泛、影響深遠、彌足珍貴的格林童話而言,真正意義的原版,確定無疑地只能是格林兄弟在1812和1815年出版的那兩卷德語《兒童與家庭童話集》,而不是之前之後的任何其他本子。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莊嚴宣佈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加以保護的,明白無誤地也正是德語的《兒童與家庭童話集》這個格林童話唯一的、真正原版。

在此順便提醒一下熱愛格林童話的中國讀者,提醒一下中國千千萬萬的家長和小朋友:你們購書時一定要先弄清楚,你們手裡拿著的格林童話是從什麼語言、依據什麼版本翻譯的;要盡量挑選從上述《兒童與家庭童話集》的德語原文版譯出的本子,這樣才有可能讀到真正的、地道的格林童話。

2006年8月8日於德國北威州

附錄:格林童話辯誣——析《成人格林童話》

  2000年春節過後不久,一位學友從北京打來長途,問在我翻譯過的格林童話裡有沒有夾雜著露骨的色情內容。我當即予以否定,並對這怪問題的提出表示不解和驚訝。學友解釋說,他也是有媒體問起而自覺回答沒有把握,才來「請教」我這位專家。他還告訴我,提出這問題是因為近日坊間出現了一本冒用《格林童話》之名的黃書。

多半又是惟利是圖的文痞和書老闆幹的好事,我當時想。只要能掙大錢,這幫傢伙什麼損招都想得出來啊!

事過一月,終於在《成都晚報》的「大千世界」版讀到一篇題名《〈成人格林童話〉觸目驚心》的報道,才知道這本鄙鄉稱為「歪書」的非法出版物或不良出版物,「黃」得有多厲害,「歪」到了什麼程度。一句話,真正叫「觸目驚心」!

在這本歪書中,據轉載自3月1日《齊魯晚報》的報道披露:美麗、善良的白雪公主原來「驕傲自大」,欲害死她的繼母則從繼母變成了生母,生母欲對她下毒手,竟是因為她與自己的父王「亂倫」,招致了母親的刻骨嫉恨。還有《睡美人》中那位勇敢、仁愛的王子,他拯救中了魔法而長睡不醒的公主,竟是因為他有性變態的「戀屍癖」,如此等等。一句話,在相當於「兒童不宜」的「成人」二字掩護下,原本清新、純美的民間童話故事已篡改得惡俗不堪,面目全非。

然而,就是這樣一本醜陋的歪書,「原作者仍然署名為’格林兄弟’」!

還不只此吶!為了加大挑逗性和誘惑力,使炮製者心中的「賣點」更加耀眼,《成人格林童話》公然在封面上印著:這是「每個母親念給女兒聽時,會不由得羞愧臉紅的故事集」。注意,這兒單單只提母親、女兒,把父親、兒子等等排除在外,再清楚不過地反映出了這伙男性「策劃者」潛意識中對女性的淫邪心態。

為了以假充真,蒙騙讀者,歪書的炮製者煞有介事地宣稱:近兩個世紀以來風行於世的是什麼「經過了格林兄弟再三刪改的’格林童話第七版’,而最原始的格林童話卻充斥了性和殘暴,《成人格林童話》則是編譯者透過史料而建構格林童話最原始面貌。」

完全一派胡言!本人是建國後《格林童話》第一個全譯本的譯者,手裡掌握的原文版本至少五、六種,格林兄弟的傳記和研究資料也不在少數,可以負責任地告訴讀者:所謂格林童話,指的僅是由格林兄弟採集、整理和結集出版的《兒童與家庭童話集》中的德國民間童話,除此根本就不存在什麼「最原始的格林童話」,更談不上所謂的「再三刪改」。因為,對內容和總體風格的忠實,乃是他們在做艱苦的搜集和記錄工作時所信守的準則,即使因此不得不保留某些不適合兒童閱讀的內容,如以牙還牙的殘酷復仇,殺人、食人的血腥描寫等等。其後主要由弟弟威廉。格林承擔的整理和加工,只是對文字作了必要的潤色,以使全書具有統一的、娓娓動人的童話語調,並且提高它的文學價值罷了。這,就是將格林兄弟1810年的手抄稿和1812年出版的第一卷作了對比研究以後,德國學者所得出的結論。也就難怪赫爾曼。黑塞在談到格林童話時,會特別強調:「那在記錄它們時所表現的忠誠,我們盡可以心安理得地寫進德國人的光榮冊中去。」

特別要指出,格林兄弟搜集、整理、出版這些民間童話的目的,誠如威廉所說,「原本是希望它成為一本有教育意義的書,因為我再也想不出什麼更富有教益、更天真無邪、更令人心曠神怡的讀物,能比它適合於兒童的心性與能力了」(H. Gestner: 《格林兄弟評傳》,德文版第43頁)。同樣的表白還很多,例如在致歌德的信中威廉講,這些童話沒有參入任何雜質,完全體現了「民眾固有的思想意識和文藝觀點」(同上),等等。

試問,抱著如此嚴謹的態度和高尚的追求搜集、整理成的格林童話,可能收入上述成人「黃話」那些污七八糟的內容嗎?

實際情況是最近一些年,凡銷勢好的書都免不了遭到不法書商的作踐。《格林童話》堪稱德語讀物中印數僅次於《聖經》的大熱門,在我國同樣十分受歡迎,僅以譯林版的拙譯為例,93年問世以來已出過精裝本、平裝本、普及本、帶插圖的選本等十種左右不同裝幀和封面的本子,年年重印,年年旺銷。這樣的一本書,自然在劫難逃!君不見有些先生不懂德文,不,豈只不懂德文,甚至連搜集者格林兄弟的名字都鬧不清楚,卻在書商的慫恿下炮製出一個又一個的「新譯本」嗎?對於諸如此類的現象,我已見慣不驚。但是,面對《成人「黃」話》這樣惡俗不堪的歪書,我仍然吃驚又納悶。

正在百思不得其解之時,又接到《北京青年報》讀書版記者尚曉嵐的長途。她告訴我:《成人格林童話》是山西古籍出版社的正規出版物 ——真沒想到!——,原作者系兩個日本人,日文原著和台灣的中譯本都很暢銷,於是前不久中國大陸也弄出來個本子,且作者的署名改成了格林兄弟本人。她問我此書與格林兄弟和格林童話是否真有關係?我本人對出版這本《成人格林童話》有何看法看法?

上面講過的不重複了。在進一步瞭解情況後我只想重申,這本掛羊頭賣狗肉的「黃話」是本地地道道的非法出版物,既盜用和玷污了格林兄弟的名聲,又侵犯了日本原作者的署名權,是否應受到追究、查處,該由有關部門去考慮。

至於與格林兄弟和格林童話有沒有關係的問題,可以補充的只是,在格林童話很快風行於世以後,確曾引起學術界的重視,因此出現了各式各樣的研究著作,也有學者以弗羅伊德的心理分析和容格的潛意識理論,從性心理的角度對其中的某些篇進行闡釋。所謂《成人格林童話》的日文本,多半是拾人余唾而已。可儘管如此,它要是作為一種學術研究與探索,原本無可厚非,即便其結論未必正確,未必能為我們認同。現在的問題是我們這兒有人魚目混珠,把它包裝成大眾讀物拋上書攤,蒙騙讀者特別是那些對格林童話情有獨鍾的少年兒童及其家長,毒害他們的心靈,污染社會的文化氣氛,其危害就遠遠超過洋垃圾的走私、偷運和販賣者了。

筆者從事德語文學的譯介已經40年,譯著曾不只一次遭到見利忘義之徒的侵權和作踐,但沒有哪次像眼下得知格林童話慘遭褻瀆一樣感到忿恨。筆者為自己的譯文寫過無數的引言和譯序,惟有給《格林童話全集》的是一首詩「代譯序」,詩名《永遠的溫馨》,因為在我的心目中,在全世界億萬兒童和也曾為兒童的成人的心目中,格林童話原本就是一首長長的詩,一首無比奇妙而又溫馨的詩。現在有人竟用一本《成人「黃」話》來冒充它,詆毀它,破壞它留給我們的溫馨詩情,給我們心中的聖地潑污水,是可忍,孰不可忍!!!

2000年春於成都

──原載《民主中國》(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8-11 9: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