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179)

吴承恩
  人氣: 22
【字號】    
   標籤: tags:

第九十回   師獅授受同歸一 盜道纏禪靜九靈(下)

  卻說孫大聖出了那九曲盤桓洞,跨祥雲徑轉玉華州,但見那城頭上各廂的土地神只與城隍之神迎空拜接。行者道:「汝等怎麼今夜才見?」城隍道:「小神等知大聖下降玉華州,因有賢王款留,故不敢見。今知王等遇怪,大聖降魔,特來叩接。」行者正在嗔怪處,又見金頭揭諦、六甲六丁神將,押著一尊土地,跪在面前道:「大聖,吾等捉得這個地裡鬼來也。」行者喝道:

  「汝等不在竹節出護我師父,卻怎麼嚷到這裡?」丁甲神道:「大聖,那妖精自你逃時,復捉住捲簾大將,依然捆了。我等見他法力甚大,卻將竹節山土地押解至此。他知那妖精的根由,乞大聖問他一問,便好處治,以救聖僧賢王之苦。」行者聽言甚喜,那土地戰兢兢叩頭道:「那老妖前年下降竹節山。那九曲盤桓洞原是六獅之窩,那六個獅子,自得老妖至此,就都拜為祖翁。

  祖翁乃是個九頭獅子,號為九靈元聖。若得他滅,須去到東極妙巖宮,請他主人公來,方可收伏。他人莫想擒也。」行者聞言,思憶半晌道:「東極妙巖宮,是太乙救苦天尊啊。他坐下正是個九頭獅子。這等說——」便教:「揭諦、金甲,還同土地回去,暗中護祐師父、師弟并州王父子。本處城隍守護城池,走出去來。」眾神各各遵守去訖。

  這大聖縱觔斗雲,連夜前行。約有寅時分,到了東天門外,正撞著廣目天王與天丁、力士一行儀從。眾皆停住,拱手迎道:

  「大聖何往?」行者對眾禮畢,道:「前去妙巖宮走走。」天王道:

  「西天路不走,卻又東天來做甚?」行者道:「因到玉華州,蒙州王相款,遣三子拜我等弟兄為師,習學武藝,不期遇著一夥獅怪。今訪得妙巖宮太乙救苦天尊乃怪之主人公也,欲請他為我降怪救師。」天王道:「那廂因你欲為人師,所以惹出這一窩獅子來也。」行者笑道:「正為此!正為此!」眾天丁、力士一個個拱手,讓道而行。大聖進了東天門,不多時,到妙巖宮前,但見:彩雲重迭,紫氣蘢蔥。瓦漾金波焰,門排玉獸崇。花盈雙闕紅霞繞,日映騫林翠霧籠。果然是萬真環拱,千聖興隆。殿閣層層錦,窗軒處處通。蒼龍盤護神光藹,黃道光輝瑞氣濃。這的是青華長樂界,東極妙巖宮。那宮門裡立著一個穿霓帔的仙童,忽見孫大聖,即入宮報道:「爺爺,外面是鬧天宮的齊天大聖來了。」太乙救苦天尊聽得,即喚侍衛眾仙迎接。迎至宮中,只見天尊高坐九色蓮花座上,百億瑞光之中,見了行者,下座來相見。行者朝上施禮,天尊答禮道:「大聖,這幾年不見,前聞得你棄道歸佛,保唐僧西天取經,想是功行完了?」行者道:「功行未完,卻也將近。但如今因保唐僧到玉華州,蒙王子遣三子拜老孫等為師,習學武藝,把我們三件神兵照樣打造,不期夜間被賊偷去。及天明尋找,原是城北豹頭山虎口洞一個金毛獅子成精盜去。老孫用計取出,那精就伙了若干獅精與老孫大鬧。內有一個九頭獅子,神通廣大,將我師父與八戒並王父子四人都銜去,到一竹節山九曲盤桓洞。次日,老孫與沙僧跟尋,亦被銜去。老孫被他捆打無數,幸而弄法走了,他們正在彼處受罪。問及當坊土地,始知天尊是他主人,特來奉請收降解救。」天尊聞言,即令仙將到獅子房喚出獅奴來問?」那獅奴熟睡,被眾將推搖方醒,揪至中廳來見。天尊問道:「獅獸何在?」那奴兒垂淚叩頭,只教:「饒命!饒命!」天尊道:「孫大聖在此,且不打你。你快說為何不謹,走了九頭獅子。」獅奴道:「爺爺,我前日在大千甘露殿中見一瓶酒,不知偷去吃了,不覺沉醉睡著,失於拴鎖,是以走了。」天尊道:「那酒是太上老君送的,喚做輪迴瓊液,你吃了該醉三日不醒。那獅獸今走幾日了?」大聖道:「據土地說,他前年下降,到今二三年矣。」天尊笑道:「是了!是了!天宮裡一日,在凡世就是一年。」叫獅奴道:「你且起來,饒你死罪,跟我與大聖下方去收他來。汝眾仙都回去,不用跟隨。」

  天尊遂與大聖、獅奴,踏雲徑至竹節山,只見那五方揭諦、六丁六甲、本山土地都來跪接。行者道:「汝等護祐,可曾傷著我師?」眾神道:「妖精著了惱睡了,更不曾動甚刑罰。」天尊道:

  「我那元聖兒也是一個久修得道的真靈:他喊一聲,上通三聖,下徹九泉,等閒也便不傷生。孫大聖,你去他門首索戰,引他出來,我好收之。」行者聽言,果掣棒跳近洞口,高罵道:「潑妖精,還我人來也!潑妖精,還我人來也!」連叫了數聲,那老妖睡著了,無人答應。行者性急起來,輪鐵棒,往裡打進,口中不住的喊罵。那老妖方才驚醒,心中大怒,爬起來,喝一聲「趕戰!」搖搖頭,便張口來銜。行者回頭跳出。妖精趕到外邊,罵道:「賊猴!那裡走!」行者立在高崖上笑道:「你還敢這等大膽無禮!你死活也不知哩!這不是你老爺主公在此?」那妖精趕到崖前,早被天尊念聲咒語,喝道:「元聖兒!我來了!」那妖認得是主人,不敢展掙,四隻腳伏之於地,只是磕頭。旁邊跑過獅奴兒,一把撾住項毛,用拳著項上打彀百十,口裡罵道:「你這畜生,如何偷走,教我受罪!」那獅獸合口無言,不敢搖動。獅奴兒打得手困,方才住了,即將錦韂安在他身上,天尊騎了,喝聲教走。他就縱聲駕起彩雲,逕轉妙巖宮去。

  大聖望空稱謝了,卻入洞中,先解玉華王,次解唐三藏,次又解了八戒、沙僧並三王子,共搜他洞裡物件,逍逍停停,將眾領出門外。八戒就取了若乾枯柴,前後堆上,放起火來,把一個九曲盤桓洞,燒做了烏焦破瓦窯!大聖又發放了眾神,還教土地在此鎮守,卻令八戒、沙僧,各各使法,把王父子背馱回州,他攙著唐僧。不多時,到了州城,天色漸晚,當有妃後官員,都來接見了。擺上齋筵,共坐享之。長老師徒還在暴紗亭安歇,王子們入宮各寢。一宵無話。

  次日,王又傳旨,大開素宴,閤府大小官員,一一謝恩。行者又叫屠子來,把那六個活獅子殺了,共那黃獅子都剝了皮,將肉安排將來受用。殿下十分歡喜,即命殺了,把一個留在本府內外人用,一個與王府長史等官分用,把五個都剁做一二兩重的塊子,差校尉散給州城內外軍民人等,各吃些須:一則嘗嘗滋味,二則押押驚恐。那些家家戶戶,無不瞻仰。又見那鐵匠人等造成了三般兵器,對行者磕頭道:「爺爺,小的們工都完了。」問道:「各重多少斤兩?」鐵匠道:「金箍棒有千斤,九齒鈀與降妖杖各有八百斤。」行者道:「也罷了。」叫請三位王子出來,各人執兵器。三子對老王道:「父王,今日兵器完矣。」老王道:「為此兵器,幾乎傷了我父子之命。」小王子道:「幸蒙神師施法,救出我等,卻又掃蕩妖邪,除了後患,誠所謂海晏河清,太平之世界也!」當時老王父子賞勞了匠作,又至暴紗亭拜謝了師恩。

  三藏又教大聖等快傳武藝,莫誤行程。他三人就各輪兵器,在王府院中,一一傳授。不數日,那三個王子盡皆操演精熟,其餘攻退之方,緊慢之法,各有七十二到解數,無不知之。

  一則那諸王子心堅,二則虧孫大聖先授了神力,此所以那千斤之棒,八百斤之鈀杖,俱能舉能運,較之初時自家弄的武藝,真天淵也!有詩為證,詩曰:緣因善慶遇神師,習武何期動怪獅。

  掃蕩群邪安社稷,皈依一體定邊夷。九靈數合元陽理,四面精通道果之。授受心明遺萬古,玉華永樂太平時。那王子又大開筵宴,謝了師教,又取出一大盤金銀,用答微情。行者笑道:「快拿進去!快拿進去!我們出家人,要他何用?」八戒在旁道:「金銀實不敢受,奈何我這件衣服被那些獅子精扯拉破了,但與我們換件衣服,足為愛也。」那王子隨命針工,照依色樣,取青錦、紅錦、茶褐錦各數匹,與三位各做了一件。三人欣然領受,各穿了錦布直裰,收拾了行裝起程,只見那城裡城外,若大若小,無一人不稱是羅漢臨凡,活佛下界,鼓樂之聲,旌旗之色,盈街塞道。正是家家戶外焚香火,處處門前獻彩燈,來至許遠才回,他四眾方得離城西去。這一去頓脫群思,潛心正果。才是:無慮無憂來佛界,誠心誠意上雷音。畢竟不知到靈山還有幾多路程,何時行滿,且聽下回分解。(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卻說孫大聖同八戒、沙僧出城頭,覿面相迎,見那伙妖精都是些雜毛獅子:黃獅精在前引領,狻猊獅、摶象獅在左,白澤獅、伏狸獅在右,猱獅、雪獅在後,中間卻是一個九頭獅子。那青臉兒怪執一面錦銹團花寶幢,緊挨著九頭獅子,刁鑽古怪兒、古怪刁鑽兒打兩面紅旗,齊齊的都布在坎宮之地。
  • 噫!這正是物見主,必定取,那八戒一生是個魯夯的人,他見了釘鈀,那裡與他敘甚麼情節,跑上去拿下來,輪在手中,現了本相,丟瞭解數,望妖精劈臉就築。這行者、沙僧也奔至兩山頭各拿器械,現了原身。三兄弟一齊亂打,慌得那怪王急抽身閃過,轉入後邊,取一柄四明鏟,桿長鐏利,趕到天井中,支住他三般兵器,厲聲喝道:「你是甚麼人,敢弄虛頭,騙我寶貝!」
  • 卻說那院中幾個鐵匠,因連日辛苦,夜間俱自睡了。及天明起來打造,篷下不見了三般兵器,一個個呆掙神驚,四下尋找。只見那三個王子出宮來看,那鐵匠一齊磕頭道:「小主啊,神師的三般兵器,都不知那裡去了!」
  • 那三個小王子急回宮裡,告奏老王道:「父王萬千之喜!今有莫大之功也!適才可曾看見半空中舞弄麼?」老王道:「我才見半空霞彩,就於宮院內同你母親等眾焚香啟拜,更不知是那裡神仙降聚也。」小王子道:「不是那裡神仙,就是那取經僧三個丑徒弟。一個使金箍鐵棒,一個使九齒釘鈀,一個使降妖寶杖,把我三個的兵器,比的通沒有分毫。我們教他使一路,他嫌地上窄狹,不好支吾,等我起在空中,使一路你看。他就各駕雲頭,滿空中祥雲縹緲,瑞氣氤氳。才然落下,都坐在暴紗亭裡。
  • 話說唐僧喜喜歡歡別了郡侯,在馬上向行者道:「賢徒,這一場善果,真勝似比丘國搭救兒童,皆爾之功也。」沙僧道:「比丘國只救得一千一百一十一個小兒,怎似這場大雨,滂沱浸潤,活彀者萬萬千千性命!弟子也暗自稱讚大師兄的法力通天,慈恩蓋地也。」
  • 那郡侯同三藏、八戒、沙僧、大小官員人等接著,都簇簇攢攢來問。行者將郡侯喝了一聲道:「只因你這斯三年前十二月二十五日冒犯了天地,致令黎民有難,如今不肯降雨!」郡侯慌得跪伏在地道:「老師如何得知三年前事?」行者道:「你把那齋天的素供,怎麼推倒餵狗?可實實說來!」那郡侯不敢隱瞞,道:
  • 大道幽深,如何消息,說破鬼神驚駭。挾藏宇宙,剖判玄光,真樂世間無賽。靈鷲峰前,寶珠拈出,明映五般光彩。照乾坤上下群生,知者壽同山海。卻說三藏師徒四眾,別樵子下了隱霧山,奔上大路。行經數日,忽見一座城池相近,三藏道:「悟空,你看那前面城池,可是天竺國麼?」
  • 卻說那老怪逃了命回洞,吩咐小妖搬石塊挑土,把前門堵了。那些得命的小妖,一個個戰兢兢的,把門都堵了,再不敢出頭。這行者引八戒,趕至門首吆喝,內無人答應。八戒使鈀築時,莫想得動。行者知之,道:「八戒,莫費氣力,他把門已堵了。」八戒道:「堵了門,師仇怎報?」行者道:「且回,上墓前看看沙僧去。」二人復至本處,見沙僧還哭哩。八戒越發傷悲,丟了鈀,伏在墳上,手撲著土哭道:「苦命的師父啊!遠鄉的師父啊!
  • 話說孫大聖牽著馬,挑著擔,滿山頭尋叫師父,忽見豬八戒氣呼呼的跑將來道:「哥哥,你喊怎的?」行者道:「師父不見了,你可曾看見?」八戒道:「我原來只跟唐僧做和尚的,你又捉弄我,教做甚麼將軍!我捨著命,與那妖精戰了一會,得命回來。師父是你與沙僧看著的,反來問我?」
評論